精華回顧 新三才精華回顧:魏斯博士:...

新三才精華回顧:魏斯博士:前世今生來日緣(三)

分享

【新三才精華回顧】(續前文)

能量方為根本

記者:談到這裡,我有個問題,2005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麻省理工學院的弗蘭克.魏爾澤克(Frank Wilczek)教授,因其在對基本粒子夸克的研究發現而獲獎,他發現一件很有意思的事:百年前愛因斯坦提出了今天人們所熟知的著名的能量方程E=MC2,但事實上當年愛因斯坦在發表該文章的時候,這個公式並不是這樣形式的,它是M=E/C2,XXXX教授說從他今天的獲獎發現,他懂得了愛因斯坦最初的想法是:能量是比質量更為基本的物質來源,也就是說:物質是從能量產生的。魏爾澤克教授說,我們現在所認識到的宇宙連5%都不到,剩下的95%看不到的我們稱之為暗物質或暗能量。他也認為,能量是更為基本的東西,能量產生物質,對此,你如何認識?

魏斯博士:我對愛因斯坦總是充滿敬意。他是一個絕頂聰明,睿智超群,走在他的時代前面的偉人。當他自己的理論不能解釋世界時,他敢於承認無知並繼續探求;如果他的理論能解釋一些現象時,他又在想着更深的事情,今天的科學也證實了他還是正確的。他的廣義和狹義相對論中更正確之處,在於他對自己不能解釋的暗物質,他知道還有另一種力量的存在,即便他還不知道那是什麼,但我認為他已經預見到了(在他的這個最初形式的能量方程中)。而且,他後來成為一個很深奧的人,一個追求精神世界的人。

記者:對於他的後半生走入更精神的層面去探索,人們認為他很孤獨,我卻認為他很偉大。

魏斯博士:我也認為他很偉大!我同意他的預見,我依然對他充滿敬意,我知道人們的確對他非常崇敬。當然我從來沒有見過他,但有意思的是,他在普林斯頓大學教書的時候,我也正在普林斯頓讀高中,那時從這個物質世界的角度看,我們也彼此很接近。這裡有愛因斯坦的一段話,我經常帶在我的隨身文件夾里。是愛因斯坦關於靈魂為光學幻象所迷的一段話。

(一邊交談着,魏斯博士一邊從他的文件架子里找出了一張印有引自愛因斯坦的紙,並扶了扶眼鏡,一字一頓念了下去)

我找到了,愛因斯坦是這樣說的:「一個人是我們稱之為宇宙的這樣一個整體的一個部份,局限在這層時間和空間的框框之中的一個部份。他在體驗,思想和感覺時,常常與整個世界脫離,生活在一個他自我意識所看到的光學幻象中。這幻象對我們來說如同監獄,它將我們囚禁在自己的個人慾望之中,便是有限的關愛也只給了離自己身邊最近的極少人。我們要做的就是必須從這樣的監獄中解放出來,將我們慈悲和關愛的範圍擴大到能容納所有的生命,整個自然」。這就是愛因斯坦。

如冰塊融化成水

魏斯博士:我想像在一定境界中,也許只有一個意識,一種能量,一個知覺,我們甚至沒有語言能描述那樣的境界。一切都是能量,難以言表。也許將來我們會有那樣的詞彙,也許物理學會發展到那一步。

但是,我認為也許在那個境界只有一種能量,一個靈魂,一個主體意識。做個比喻,我們人類就像一個個冰塊一樣:想像我們自己是有意識的冰塊,感覺上彼此獨立,堅硬固體,大小不一,形態各異。想像這些冰塊漂浮在冰冷的水上,冰塊們還是感覺到彼此分離,但是如果你用溫暖的能量去給水加熱,冰塊就開始融化,最終一切都融化成水,水從來就被比喻成精神。此時,冰塊不再感覺彼此分離,他們只是進入了另一種不同的生命狀態和振動形式。如果你繼續加熱,即便水消失了,變成了蒸汽,肉眼已經看不見了,但是我們知道哪些冰塊就在蒸汽中,因為你可以將蒸汽冷凝成水,放入大小形狀各異的容器中後,他們又會結晶成冰塊。蒸汽之外的,對我來說是接近神的世界,或更高智能的境界。我們還沒有語言詞彙能描述祂們,因為我們只是冰塊而已。我認為人類也像冰塊一樣,只不過升華的過程是用愛的能量,而不是熱能來促成。

因此,當我們離開這個身體的時候,我們就變成像水一樣,就如同冰塊融入了水中。但是當我們振動提升到更高的境界時,我們有如同蒸汽,在蒸汽之外,更外面更遙遠的所在,我們已經沒有語言能夠形容,因為那就是能量,能量是超出了蒸汽境界的。反過來也有一個過程,可以使得你的能量越來越小,越來越小,越來越小,最後就成了人。我們人類是最低能,最緩慢的振動,就像冰塊是水分子最慢的振動形式一樣。

記者:你是在比喻輪迴的過程?

魏斯博士:是這樣的。但是我認為同時也是一個探索自然的過程。我們不光是有物質身體,就像冰塊不只是冰一樣,冰塊還有可能變為水,化為汽,成為能量,甚至更深遠,你將水分子分解,你會得到氫和氧,如果你繼續分解,最終你會得到夸克,繼續分解下去,最終你會到達物質的另一極,或者是再回到冰塊。

歷經「黑暗時代」後萬物凈化昇平

這些年來,魏斯博士在自己佛羅里達的私人診所接待病人之外,還應邀到世界各地講座,其間許多奇妙的,生動的,似乎匪夷所思的,但又不令其意外的故事,無不在見證着前世,今生和來世的存在不虛。

魏斯博士在紐約曼哈頓短暫停留中,還為遠道慕名而來者,現場進行了的回溯與前瞻催眠,數百人中,竟有一半以上當場就進入狀態,或見其往生,或看到來世,甚至更大的看到了我們地球將來的命運。其中維樂敏·凱普(WillemijnKemp)女士是聽到消息後從荷蘭專程飛來的,在魏斯博士的回溯催眠之後,她流着眼淚講述了她的所見:

「我遇到了我某一世的母親。我們彼此握手,如同好久不見的樣子。再往前的某一世,我遇到了我那一世的女兒,在這一世是我的大女兒;也遇到了那一世的孫女,在這一世是我的小女兒。」再往前追溯,維樂敏說她體驗到了順着DNA雙螺旋結構狀的梯子在往下走,像是在體驗者她祖先的意識和記憶一樣。

在他的新書《一個靈魂,多個身體》中,魏斯博士通過前瞻療法,不僅使得許多病人消除了對今生的不安和恐懼,換以一積極的心態去面對未來,更是不約而同地談到了在不久的將來,我們這個星球上將會發生的巨變。在陸續到來的未來歲月,催眠者普遍看到的是,我們的地球會經歷如下的三個階段:

在第一階段里,基本上就是現在,「會有自然的或人為的各種災難,慘劇發生,但還不是全球範圍的。有毒的東西越來越多,地球上人滿為患,污染日劇,全球變暖,但人們還都活着,用斯蒂芬·桑德海姆(StephenSondheim)歌中的一句話來說,就是「我們還在那兒」。

在第二階段里,「人類第二次「黑暗時代」開始來臨,我不知道是什麼造成了這樣的黑暗,黑暗也許是凈化的需要,但是我們確實看到了巨大規模的人會死去。」「人類只有部份人可以轉生到那一時代。也許我們的主意識已經改變升華,因而我們將在另一境界,另外空間注視着那一切。我們也許已經不在地球上。我們有些個人的未來也許比地球的未來更走得遠而高級;我們中有些人也許會轉生在另外的空間與世界裡」。

然後便是第三階段,當那個階段來臨時,「一切都是那樣的令人迷醉般地純樸而簡單,萬物生機勃勃,世界成和平之鄉」。有些人看到了:需要穿過烏雲後才能看到那無比的光明,但無論如何,「他們(指被催眠者)全都看到了那種光明,他們都感受到了那種和平,他們都在被催眠後發生了身心的改變,(開始了一種積極向上的生活態度)」。

在對數千例病人的催眠治療中,魏斯博士發現,每個靈魂都是不朽的。地球就像雜亂無章的一間學校教室,各樣的靈魂在那裡轉生演化,目的是為了找到信仰、學會仁慈並由此超越恐懼和憤怒。

前世、今生、來世就像一條風貌各異的河,前世的傷痛與亂石,是今世的困擾與學習的功課,而來生,則充滿了各種可能,要轉向曲折的支流?或匯入平靜的海洋?一切,取決於當下的選擇。在《一個靈魂,多個身體》書中的最後,魏斯博士這樣寫道:

「斗轉星移,我認為當更多的人們都去嚮往和追求一個更加和平與純樸的世界時,那樣的世界將會到來。要做到這一點,我們每一個人必須記住:我們的來這裡的目的是為了永生。哎,太多的芸芸眾生或者並不知道這一點,或者,在每日的紛繁俗事中,已經忘卻了為何活在世上」。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

【新三才精華回顧,為您精選、品味精華、回顧精彩,轉載請註明新三才】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