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才有道 中國被交易的義務教育:小升...

中國被交易的義務教育:小升初考試及擇校黑市(圖)

分享

   

  擇校黑市:被交易的義務教育

誰家擁有一個即將“小升初”的孩子,家長的內心一定是“鴨梨山大”。—-一位家長在微博上發出這樣的感嘆。

現如今,“小升初”已被媒體並成為與中考、高考並列為“人生三大考”。雖然教育部早已三令五申,反對各種形式的“小升初”考試。但在實際上,“小升初”的各個主體:學校、家長、培訓機構早已對一切“潛規則“心知肚明……每個主體都熟練卻又無奈地圍繞着這一塊領域團團轉,其中的內幕,眾人皆知,卻難以更改。

而受教育的主體——孩子——卻被放在了最後一端,這樣畸形的一個怪圈,何時能結束?

家長: “無畏”也無奈

“小升初必須依法免試”,教育部一位官員在曾接受記者採訪時明確表到。,但這一命令似乎早已名存實亡。

據《南都周刊(微博)》今年5月報道:小升初共有“占坑”、“自選”、“推優”、“特長生”、“共建生”、“子弟生”、“雙擁生”、“定向生”、“直升”、“寄宿”、“私立生”、“隨班就讀生”、“條子生”,以及“電腦大派位”等方式,而據其他媒體總結出的,小升初共有16種升學方式之多。

其實很多家長發現,電腦派位、就近入學的“合法”方式卻成了一種墊底的升學辦法。“落後就要想辦法。”家長們經常是在嘗試了所謂的推優特長之後,才無奈不甘地等待“命運抉擇”。

由於優質教育資源的高度集中,北京等一線城市是“小升初”熱度最高的地區。

在北京一些知名的“小升初”論壇上,記者就發現關於特長生、共建、推優、點招、各種培訓機構的相關話題一年到頭熱度不斷。有意思的是,家長們還研究出了一套“黑話”,用拼音字母代替那些心儀的“名校”:比如,rdf就是“人大附中……家長們為了順利“小升初”,疲於奔命的架勢早已拉開。

論壇里也經常有人士進行經驗交流,如:“五年級下學期必須準備,否則到時候一定會抓瞎。”

記者仔細瀏覽論壇發現,論壇上更多出現家長們的牢騷聲:“教委應該容許所有學校公開海選。什麼所謂就近入學,什麼所謂義務教育,不都已經名存實亡了嗎?”

“年年多少家庭為小升初花費財力物力精力,看看有娃小升初的家長哪個安心工作?”

“看看孩子們身心被小升初摧殘的樣子,教育改革是進步了還是倒退了?”

可無奈的是,牢騷之後,他們卻繼續着無畏着開拓着孩子的“小升初”之路。

學校早已“變味”為教育機構?

記者通過採訪多位家長發現,在“小升初“怪圈之中,學校似乎成為了一個奇怪的主體。在許多家長看來,本來應該均等的教育機會,在激烈的社會競爭和政策的縫隙之下被打亂,“小升初”似乎成了權力尋租的手段。

無論是“學區房”還是“擇校費”,都是這種尋租之下的怪象。“學校看起來也不那麼像個義務教育的機構。”眾多家長評價道。

“資源分配不均等”是一些家長談到“小升初”的最深感受。李小姐對記者表示,政策本意是說就近上學,電腦派位,但在師資、資源教育資源分配嚴重不足的情況下,大家都想上個好學校,誰願意自己的孩子接受差的教育?於是想盡辦法買好學校周邊的房子,比如西城、海淀。在她見過的裡面,有人單單為了上小學、初中給孩子買套房,上完直接把房子賣掉。“房子的流動率太高了,這不是正常現象。學區房房價奇高這種現象就不難理解了!”最後這些地區的住戶裡面小學生迅速膨脹,教育資源越發緊張。

經常會有人上教育論壇來詢問北京某一學校的共建“價碼”,(註:所謂共建生就是政府機關和企事業單位為了滿足員工子女入學,通過單位贊助錢或物的方式與知名中學建立“共建”關係。)記者看到,這些價碼號稱少則3萬,有的甚至多則十幾到二十萬。

這樣的現象在全國各地也都存在着。

廣西桂林的梁女士稱,當地跨地區上學的孩子必然需要交“擇校費”,少則1萬,多至3萬。但是這樣的價碼只存在於坊間,依舊是個傳說。許多人都表示他們曾經交過錢,卻沒有得到任何的收據或憑證。

教育部在1999年曾對這一現象明令禁止,就是為了防止義務教育內產生的差距和不公平。但是為了追逐小升初的“暴利”,一些中學另外辦小學部也成為提前培養“苗子”的手段。

“破解小升初的亂象,主要在於監督政府履行投入責任。”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表示,按照《義務教育法》,義務教育階段的學校應實行免試就近入學。遏制擇校熱,最關鍵的是推進義務教育均衡,縮小校際之間的差距。但是這樣的口號已經喊了多年,“小升初”的現象卻依然沒有得到依法治理。

“我朋友說,今年小升初可能更嚴了。有錢你都沒地方交去,好學校的話,‘關係’更重要,錢當然也得交。”李小姐說。

坑爹的“坑班”、培訓機構:賺得盆滿缽滿

目前好多家長熱衷於將孩子在假日送進五花八門的興趣班,其實很多人真正目的卻是為了特長或推優“加分”。

“那我讓孩子去考個深水證好了。這個容易,我娃喜歡游泳。”

“聽說海淀可以加2分。”……

記者了解到,無論是興趣班,還是奧數、英語補習班,本質是一樣的:為“小升初”多做準備,多拿一項是一項。而傳說中神秘的“坑班”也在媒體的曝光之下浮出水面,所謂“坑班”就是某些教育機構與“牛校”合作辦班選苗子,而裡面的老師就有在“牛校”內部執教或者退休的人!

這就導致只上押寶類型的班依舊不夠。有家長曾痛心疾首地表示,只上了“坑班”,沒上補習班,孩子不習慣做難題,最後還是吃虧,所以,一個也不能少!據熟悉內情的人士透露,“占坑班”和名牌初中“暗中”的考試難度是非常高的。大部分考試就是奧數,這就是很多家長不得不上培訓班的原因,因為不上就會跟不上“牛校”的步伐。

中央教育科學研究院的調查結果顯示,北京成為中小學學生參加課外補習班比率最高的地區,佔到了學生總數的80%以上,而針對中小學的各類補習機構也達到了10000多家。至於這些“班”收入自然是相當可觀。

據《中國青年報》2011年8月報道,90%以上的“占坑班”一年費用在8000元以上,多數占坑的學生都會選擇2至3個“坑”。而“占坑班”費用僅是“小升初”花費中較小的一部分。一些家長4年的實際花費可達10萬甚至10多萬元。 同一時期,一教育機構所做調查顯示,家長在孩子“小升初”擇校準備階段的花費平均為4.4萬元,而北京地區的家長高達8.7萬元。

政策探索:回歸公平

旨在“着力解決人民群眾反映強烈的突出問題”的《治理義務教育階段擇校亂收費的八條措施》,由教育部在今年3月出台。

記者仔細分析發現,這八條措施也許依然做不到“最嚴厲”,因為它中間依然有縫隙存在的痕迹。比如:要將優質普通高中的招生名額按不低於30%的比例合理分配到區域內各初中;除省級教育行政部門批准的可招收體育和藝術特長生的學校以外,義務教育學校一律不得以特長生的名義招收學生。

這幾條措施雖然看似嚴格,卻依然保留了“推優”“特長生”的空間。而這些政策早已被家長視作“擇校”的靈丹妙藥,比例再小,依然有人想盡辦法往裡鑽。也會依然存在覺得“不公平”的家長和孩子。

有疲於奔命的網友甚至留言說,乾脆小學也像高考“一考定終身”,省得家長操心;更有極端者支持這一想法,認為義務教育還存在不公平的情況下,所謂素質教育也會淪為變相應試,素質教育就是為滋生腐敗開口子,不如不考。

“小升初”這一早已變味的“義務教育”何時才能回歸公平公正?有專家談到,“上海經驗”可以作為參考。

同樣作為大城市的北京和廣州的“小升初”,沒做到公平公正,上海卻做到了,還是因為上海對於“教育平等”貫徹得徹底,不許擇校,不許辦初中部,名額公開透明,全都做得比較完善。

也許“小升初亂象”的癥結仍舊在於:沒有回歸義務教育的公平本質。

來源:中國新聞周刊 (標題有改動)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