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國回首 中國最早的攝影、發電與電療...

中國最早的攝影、發電與電療技術

分享

清朝道光、咸豐、同治時候,有一個叫周壽昌的湖南名儒。《清史稿(第486卷)》有他傳,評價他“精核強記,雖宦達,勤學過諸生”。關於周壽昌,最詳細的介紹是他弟弟周禮昌寫的《誥授光祿大夫內閣學士兼禮部侍郎銜周公荇農府君行狀》(見清繆荃孫葺錄《續碑傳集(第80卷)》),說周壽昌任內閣學士時,跟曾國藩、毛昶熙、郭嵩燾等官場名儒“咸在京邸以文章道義相砥礪”。

周壽昌對漢史有專門研究,精於詩詞。周禮昌說他的才華“名徹中外”。所謂的“外”,例證是高麗,也即朝鮮。有高麗國相李裕元請周壽昌寫“嘉梧室記”, 高麗侍讀閔翰山請周壽昌為自己的詩集做訂正。周壽昌有一個弟子叫王先謙,是清末民初湖南儒林的主要領袖。不過,以我看來,真正可以令周壽昌雖千年後仍能名垂青史的,並非這些,而是他不經意間記錄的一段文字。

周壽昌個人詩文彙集為《思益堂集》,其中《思益堂日札(卷十)》記錄他在道光丙午年(1846年)去廣東三個月的所見所聞:“道光丙午,薄游粵東,淹留三月,耳目所及,間有撰述。日記中存數條,錄之:……奇器多,而最奇者有二:一為畫小照法。坐人平台上,面東置一鏡,術人從日光中取影,和葯少許塗四圍,用鏡嵌之,不令泄氣,有頃,鬚眉、衣服畢見,善畫者不如。鏡不破,影可長留也。取影必辰巳時,必天晴有日。一為葯雷。木匣一,徑尺余,寬數寸,內藏藥水,外置木柄二,鐵絲系之。人左右手握其柄,則周身震動,雖力大者不勝,放一手即止。置三人其前,左者握左柄,右者握右柄,中一人以兩手挽二人手,環守之,則三人俱震動。以次加至十人、百人,皆然。能治風攣諸疾。“(《周壽昌集》。王建、田吉校點。嶽麓書社,2011年。P374、377。)

這段文字對於中國極其重要,一是第一次記錄了西方攝影術,二是第一次記錄了發電裝置及電療法。

攝影術的發明現在一般認為是在1839年的法國,由法國人尼埃普斯和達蓋爾的技術為代表。1844年8月法國官員朱爾斯·伊捷埃(Jules Alphonse Eugène Itier,大陸現代一般翻譯為于勒·埃及爾或于勒·埃迪爾)來到中國,第一次將攝影術帶來,但相關的記錄並不是中國人自己。周壽昌1846年所記錄的畫小照法,正是當時的“達蓋爾攝影法”,對於中國攝影史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證明1844年之後,顯然是西方攝影師開始接踵而至,活躍在了香港、廣東等地區,中國有了商業攝影活動。

周壽昌所記的葯雷,實際是一種剛從西方傳到中國的發電術。中國人本來就有電的概念,但沒有科學的發電裝置發明。西方發電裝置的發明始於1820年英國科學家法拉第,之後1834年左右德國人雅可比發明直流電池,1838年已經試驗用直流電池驅動小船。周壽昌1846年所見,顯然是一種直流電池裝置。當時中國人以為類似雷電,故以“雷”名之,又以此治療中風之類風症,故又以“葯”冠之,稱之為了“葯雷”。

周壽昌的兩件記錄對於鴉片戰爭後西方科技傳入中國的歷史有着很大意義。這種傳入並非簡單輸入,從“葯雷”治療風症來說,應該屬於一種中國化運用,可能也是世界上第一次記錄了電療法。周壽昌關於攝影術的記錄已經受到攝影史家的注意,但對於發電裝置及電療的記錄,則還沒有被科技史家充分注意,比如在盧嘉錫主編、戴念祖著的權威性《中國科學技術史:物理學卷》,關於晚清西方物理知識和技術傳入中國的章節中,便沒有引用周壽昌這一極其重要的記載。

(責任編輯:石振麟)

(文章來源:騰訊大家)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