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國回首 孫中山肝臟被盜 被漢奸藏了...

孫中山肝臟被盜 被漢奸藏了起來

分享

 【新三才訊】孫中山先生病逝後,為便於遺體保存,內臟被取出,並將肝臟留存。長久以來,孫中山肝臟的去向一直是個謎,各地報紙、檔案類節目以及歷史研究者都進行過相關研究,有的說被焚化了,有的說隨孫中山的遺體埋葬在中山陵;還有人說,國民黨到台灣時,被孫中山之子孫科帶到了台灣。眾說紛紜,無一定論。揚子晚報記者近日在查閱了南京市檔案館上千卷民國檔案資料後,又赴中山陵孫中山紀念館、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查閱原始檔案,以期解開孫中山先生病逝後其肝臟的去向之謎。

 

孫中山去世後,肝臟去向何處?
 
2011年4月,央視科教頻道播出《孫中山最後的日子》,該節目說,太平洋戰爭爆發後,孫中山的病理報告和肝臟切片標本在協和醫院被竊,失竊原因至今不明。在央視報道之前,國內已有很多媒體對孫中山肝臟及肝臟切片去向進行過追蹤。2009年《新聞信息報》報道稱,大漢奸褚民誼被捕之後,孫中山的肝臟、肝臟切片和臘塊標本均被追回,蔣介石下令將之送“總理陵園管理委員會”保管。1949年國民黨從南京撤退時,肝臟切片和臘塊標本被孫科帶走了。
 
而2007年《中山日報》的香山周刊上則刊登文章說,孫中山曾有遺囑要求死後將五臟做病理解剖,後來解剖時醫生髮現先生得的是肝癌,於是事後內臟單獨進行了火化,存放在紫銅棺內,與孫中山先生的遺體一道長眠在中山陵。文章稱,所謂汪精衛、褚民誼等從日本人手裡取回孫中山“遺臟”,其實是一場騙局。
 
事實上,有關孫中山肝臟等遺物均有檔案記載可查。揚子晚報記者日前在南京中山陵園肅穆的藏經樓中,發現中山陵史料彙編中的相關記載:1925年1月26日,孫中山病情嚴重,入北平協和醫院動手術。孫中山曾遺言夫人宋慶齡,對其遺體的處置,願意“按友人列寧保存遺體”的方法,用防腐方法保存。3月12日上午9:30,孫中山在北平鐵獅子衚衕29號病逝。北京臨時政府遵照孫中山的遺囑,病逝的當天正午,給遺體穿上大禮服,裹上陀羅經被,上蓋海陸軍旗幟,用病床送往協和醫院施行保存手術。
 
遺體整個防腐過程歷時兩天。可能當時考慮到取出的內臟日後會節外生枝,協和醫院對外界宣布,孫中山的內臟在進行醫學檢查之後,已經作火化處理。但實際上,由於診斷結果是孫中山患有肝癌,所以為了研究之用,協和醫院將取出的肝臟以及製成的肝臟病理切片和臘塊標本,經過藥水洗滌後,用玻璃瓶儲存著,收藏於該院病理研究室內。
 
此事對孫中山夫人宋慶齡及其子孫科以及在醫院照料的國民黨要員吳鐵城、鄭洪年等也是保密的,他們被告知,肝臟已焚化。
 
“檔案顯示,孫中山逝世後,肝臟確實留存於世。”南京市檔案局副局長王菡日前對揚子晚報記者說。王菡曾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整理館內資料時,從數萬卷民國時期檔案資料中,查到過孫中山的肝臟被盜一事,並進行過相關資料的整理研究工作。他回憶說,檔案記載,1942年初春,日軍強行進入美國人開辦的協和醫院時,發現該院研究室內藏有孫中山的肝臟、肝臟切片和臘塊等,其中還包括一冊總理的臨床記錄報告。日軍立刻嚴加防範,不準中國人觸碰和過問。兩名日軍軍官來到病案庫,取走了與孫中山相關的所有檔案資料。這一重大信息傳到南京汪偽政府後,汪精衛很是著急,他立即派偽外交部長褚民誼趕赴北平,與日大使館北平事務所及日軍侵華總司令岡村寧次商洽索回肝臟等事宜。經商妥,日軍交出肝臟、肝臟切片以及臘塊標本,由褚民誼帶回南京。王菡還說,孫中山肝臟被盜事件,甚至驚動了包括蔣介石在內的眾多“黨國”要人。
 
孫中山紀念館原館長范方鎮在向揚子晚報記者展示安放孫中山肝臟的檔案材料時說,當時汪偽政權為迎接孫中山“靈臟”,舉行了盛大的活動,其中關於“靈臟”從北京運到南京以及進行安放等情況,在《中山陵博集》以及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都有資料記載。檔案顯示,褚民誼於1942年3月29日到達浦口車站,然後赴中山陵,將肝臟等暫恭奉於孫中山靈櫬後邊;4月1日,正式舉行孫中山肝臟安放儀式,將其恭奉於靈櫬前面。肝臟標本先置於小玻璃瓶內,再置於玻璃櫃內,其上覆蓋紅綢布。而切片、臘塊及臨床記錄照片等物,經由汪精衛同意,交給上海雷錠醫院的醫生湯齊平醫師保管。湯齊平在比利時留學時,專攻癌症,把這些給他,是考慮到可以對肝臟病理切片、臘塊作醫學研究之用。
 
孫中山的肝臟和肝臟切片,終於有了歸宿。但抗戰勝利後,蔣介石卻聽到了一個驚人的消息:孫中山的肝臟被大漢奸褚民誼偷藏起來了!
 
1946年4月15日,汪偽政權第四號人物褚民誼被國民黨軍統誘捕並押解至南京,後送往蘇州江蘇高等法院接受審判。4月22日,江蘇高等法院判處褚民誼死刑。“孫中山肝臟被盜案,就是在褚民誼被判處死刑後浮出水面的。”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研究員王曉華在整理民國時期所有漢奸大審判材料時,發現了這一細節。
 
審判後,褚民誼被關在蘇州監獄內,他不甘心,說他願意獻出珍藏多年的寶物,以求將功贖罪。在重慶汪山療養的蔣介石得知褚民誼的行徑雖極為震怒,但又不敢大意,為了慎重起見,特將此事交給軍統局辦理。毛人鳳指派葉翔之和沈醉一同趕往蘇州監獄,追問褚民誼到底是什麼寶物。褚民誼寫下一封親筆信,交給葉翔之和沈醉,要他們到他南京的一個親戚家中去取此寶物。
 
記者從沈醉所作的《我所知道的戴笠》一書中,找到此事的印證答案。他在書中寫了自己急於“取寶”的心情。他說:“帶著萬分好奇心急忙趕回,下車後什麼也不幹,便先去取這件寶物。”結果沈醉到了褚民誼親戚家中取出寶物一看,原來是一副泡在福爾馬林中的肝臟。
 
孫中山的肝臟至此再次被找到。但此後的下落,記者並未找到相關的檔案材料加以證實。而據南京市檔案局副局長王菡介紹,上世紀八十年代,在研究“孫中山肝臟被盜案”中,尋訪到了孫中山的侍衛范良及中山陵園管理處的多位老人,均說被追回的肝臟最終進行了焚化。
 
在確認葉翔之和沈醉取出的是孫中山先生的肝臟後,褚民誼被再次提審,並供出了湯齊平保管肝臟切片與臘塊標本一事。軍統局頭目鄭介民隨即差人找到湯,收回孫中山肝臟切片與臘塊標本一盒、臨床記錄照片一冊。鄭介民為此邀功,蔣介石給予誇獎。
 
追回的孫中山肝臟切片及臘塊最終歸於何處?根據中山陵史料彙編,1946年6月20日,蔣介石致電陵園管理委員會:“陵園管理委員會鈞鑒:擬軍統局五月二十二日報告,齎呈總理遺體肝臟切片與臘塊標本共一盒,臨床紀念照片一冊前來,茲將原呈總理遺體切片與臘塊標本一盒及臨床記錄照片一冊抄同原報告一份隨電附發,希謹敬保管為要,總裁蔣中正(三十五)已巧,府軍義。附件如文。”
 
1946年7月,國民政府將已有17年歷史的“總理陵園管理委員會”改組為“國父陵園管理委員會”。7月15日這天舉行了“國父陵園管理委員會第一次常務委員會議”,討論了如何處理兩件珍品,一盒孫中山遺體肝臟切片和臘塊標本,一冊孫中山病危治療期間臨床記錄照片。經“國父陵園管理委員會第一次常務委員會會議”決定,發函衛生署:本會現保管之“國父”遺體肝臟切片與臘塊標本有無需要參考之處,請見復。但衛生署一直沒有函復,陵園管理委員會遂將孫中山的肝臟切片等繼續保管。
 
然而,除此之外尚未查到1946年7月以後的有關檔案,記載孫中山肝臟的切片和臘塊標本的最後去向,謎依然未解。
 
抗戰勝利前夕,時任汪偽政府“國父陵園管理委員會主任”的褚民誼,乘亂將存放於靈櫬前的孫中山的肝臟攫為己有,存放在南京的一個親戚家。他深知孫中山肝臟的重要性,他要為自己留一條後路。
 
在供出孫中山肝臟下落後,江蘇高等法院發表了對褚民誼的裁定書,認定褚保護“國父”“靈臟”及遺著“不能謂無功”,有再審的理由,獲准再審。法院通過傳媒詳細介紹了褚民誼如何與日本人交涉,如何獲得中山先生肝臟及文獻,有意為褚表功。但立刻引發輿論嘩然,許多國民黨元老級人物更是對褚民誼盜竊“國父”“靈臟”,攫為己有的行為,表示憤慨。在強大的外界壓力下,褚民誼最終被執行槍決。
 
責任編輯:文恩
 
來源:揚子晚報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