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國回首 一聲長嘆 這些原本屬於中國...

一聲長嘆 這些原本屬於中國的10大城市(組圖)

分享

歷史上曾經屬於中國的城市,如今讓人一身嘆息。

海參崴(符拉迪沃斯托克)

遺憾指數10

痛心指數10

綜合評定10

不僅因為失去這座珍貴的海港,更是因為在這件事情中我們民族眼光的短淺和觀念的落後。海參崴無疑是整個日本海沿岸以及整個東北地區海岸線上最好的港口。今天的該市有一座作為城市象徵的9288紀念碑,用來表示這裡到達莫斯科的距離——俄國人為了這座“遠東的天堂”一路狂奔了半個地球;而我們離得如此之近,所做的卻是因此丟掉了從蒙古高原到日本海的幾乎所有祖產。

俄國人在這片新領土的最南端薄薄的割掉了中國在東北的全部海岸線,然後又滿意地在圖們江口修了一座足夠矮的橋。從此,這裡的中國人習慣於隔着友邦的領土抬手一指:“看,大海!”然後轉過身,把機器、木材和糧食裝上火車,向幾千里以外的南方港口出發……

尼布楚(涅爾琴斯克)

遺憾指數6.5

痛心指數7.5

綜合評定7

中學歷史教科書中唯一的“平等條約”還是使中國讓出了一大片土地;只不過因為是自願的,所以就“平等”了。也許康熙皇帝和他的大臣們有一萬個理由這樣做,但這並不能掩蓋在軍事上擁有絕對優勢的情況下籤訂這樣的條約是一種醜聞;而尼布楚被當成某種光榮被中國人記住,則是更大的恥辱。

尼布楚的喪失使中國人失去了斡難河兩岸乃至整個貝加爾湖以東富有森林和礦藏的地區;從此,“蘇武牧羊的北海變成了俄國人的貝加爾湖”。在西伯利亞大鐵路貫通以前,這座被俄國人稱作涅爾琴斯克的小城一直是這一地區的中心,這也是俄國人在翻越興安嶺以前能夠找到的最好的基地,這為後來他們進一步向東和向南的滲透創造了很大的便利。

平壤

遺憾指數10

痛心指數9

綜合評定9.5

也許韓民族覺得平壤那座鋼混結構的“檀君”陵墓是如山的鐵證,但並不能否認平壤是周代一個諸侯國國都的事實——而這是目前唯一一個流落海外的中國古代諸侯國,後來漢武帝在此建立了樂浪郡。但是一個叫做高句麗的滿洲部族,選擇向南發展進入半島(很有個性),利用晉末的動亂奪取了樂浪郡,並將此作為都城。

但當中國再次統一後,隋唐兩代都致力於收復這塊失地,最終,668年,名將薛禮消滅高句麗,平壤城成為了安東都護府的治所。然而結局出乎意料,半島南部小國新羅卻成為了唐朝軍事行動的大贏家。

676年,新羅利用唐軍疲於西北的機會奪取平壤,但大同江北岸仍為中國土地,只是北方游牧民族的崛起再次割斷了這裡同中原的聯繫,為新羅以及後來的高麗奪取這部分土地提供了機會。明朝立國後,李成桂翻出了“朝鮮”這個古老的國號以示願為藩屬,朱元璋最終確認了這一既成事實。

烏蘭巴托(庫倫)

遺憾指數9

痛心指數8

綜合評定8.5

從大興安嶺到阿爾泰山之間的廣大草原地區,很難找到一個令人非常滿意的城市,所以庫侖是作為這一地區的代表而非一座城市本身而被列在這裡。

俄國人先是從我們手裡奪去了“遠東的天堂”,然後又對我們說:“我們去遠東的唯一道路離你們邊境太近了,這很危險,我們之間要有一個緩衝區。”於是整個漠北蒙古連同庫侖、烏里雅蘇台、科布多便像一大塊梅肉一樣被剜了出去。

對不起,還有那個幾乎被遺忘了的唐努烏梁海。外蒙古的丟失不僅大大惡化了我國北方地區的戰略態勢,而且開創了大片地區整體地分離的先例。也許這在古代算不上什麼,但外蒙古的獨立完全是我國建立起現代國家之後的事情,這不禁讓人想起了《大腕》里傅彪的精彩表演:“就差一步,就差一步啊……”

達旺(Tawang)

遺憾指數7

痛心指數8

綜合評定7.5

從目前的形勢來看,印度人幾乎是鐵了心的吃定整個藏南了,想通過和平的外交手段要回麥克馬洪線以南的地區簡直是與虎謀皮。政府也很務實,對整個東線大片地區的要求似乎也僅僅限於達旺一城。從現實的角度說,這一地區的位置相對比較重要,有很大的經濟和交通價值。

站在歷史的角度上,全面接管所謂我國政府確實有充足的理由佔有達旺,因為這裡一直都處於印度地方政權的有效管轄之下,程度要比麥線以南的其他地區深得多,而且藏傳佛教的六世達賴也出生在這裡(儘管這位領袖有點非主流)。而印度控制這一地區則是印巴分治以後的事情。但若想空手套白狼地索回達旺比較困難,相對現實的結果是要向印度支付某種形式的對價。

交州(河內-北寧)

遺憾指數8.5

痛心指數7.5

綜合評定8

紅河下游地區在秦代就已經納入到了象郡的轄區,漢武帝消滅南越趙氏政權以後,該地被劃入了交趾刺史部管轄;東吳時交州與廣州分立,交州治龍編(河內以東之北寧),至隋代遷至羅城(河內),這座城市遂成為北越地區的中心。

遺憾的是,在民族融合的過程中,當地越人的漢化很不成功;雖然由漢至唐中央政府一直對該地保持着有效的管理,但地方豪族反對政府的暴動此起彼伏。唐朝後期的割據局面為這一地區的最終獨立創造了絕好機會,938年,節度使吳權擊敗了南漢軍隊並稱王,越南國家正式建立。

然而在五代十國動亂時期藩鎮稱王也並不罕見,真正導致放棄越南的是981年宋王朝軍事行動的失敗,越南從此獨立於中央政權之外。後來明成祖雖短暫地恢復過對這裡的統治,但大勢已去,交州終於沒能成為第二個廣州。

咸興(沃沮城)

遺憾指數5

痛心指數6

綜合評定5.5

據考證,咸興古稱沃沮城,是漢代統治朝鮮地區的四郡之一——玄菟郡的第一個治所。儘管如此,客觀地說,歷史上我國政權並未對此地進行過有效管轄;這裡的原住民應該是滿洲的通古斯語系民族(比如粟末人,渤海國的南京據說也在咸興),而韓民族取得咸鏡道是蒙古帝國滅亡以後的事情。在這個問題上,一向喜歡和滿族人攀親戚的韓國學者似乎卻又忘記了本民族攻殺、驅逐女真人去開拓北方領土的光輝業績。所以,把這裡算作彙集了女真人的我國的故土也不為過吧。

多說一句,朱元璋本打算把鐵嶺衛設在這一地區,但最終將鴨綠江以南作為獎賞給了“識時務”的李成桂,並將鐵嶺衛遷至遼東一個叫銀州的地方,為後世增添了一座“大城市”。

日南郡(順化)

遺憾指數5.5

痛心指數6.5

綜合評定6

今天說起中國陸地領土的最南端,人們會毫不猶豫的想起天涯海角那一堆面朝大海的石頭。然而在它更南面大約一個半緯度的越南中部的順化一帶,曾經是漢王朝最南端的一個郡、建立於前111年的日南郡。日南郡治西卷(廣治省東河),順化則是當時它屬下的一個縣。在此後相當長的歷史時期內,中國的南方邊境一直維持在順化一線。

公元192年,當地的土着占婆人開始鬧事,到南朝梁陳之交徹底佔領了這一地區。總的來說,日南郡在實質上並未超出羈縻地區的範疇,由於遠離我國的中心地區,丟失也許是遲早的事情。但在那個漢民族生存空間尚不擁擠的時代,馬援將軍們的開拓向子孫們詮釋了什麼叫做漢唐精神。

碎葉(托克馬克)

遺憾指數7

痛心指數6

綜合評定6.5

碎葉城,多麼富有詩意的名字。在那條戈壁千里、黃沙漫天的絲綢古道上,註定了不會僅僅是一座軍鎮。正值盛唐的公元701年,中國歷史上最偉大的詩人之一(也許不必“之一”)李白就出生在這裡。與當時同屬安西四大軍鎮的龜茲﹑於闐﹑疏勒不同,唯有這座天山西麓的小城鎮守的是今天的西突厥斯坦地區。

從張騫到班超再到高仙芝,儘管該地區在歷史上幾度易手,但我國最後失去這一地區卻是相當晚近的事情:那個什麼中俄勘分西北界約記把新疆的西界一直推到了東邊的最後一道山脊,連整個伊犁河谷都差點搭了進去——自然沒人記得早已變成廢墟的碎葉小城,於是今天的詩仙也就擁有了新的戶籍:吉爾吉斯共和國托克馬克。

廟街(尼古拉耶夫斯克)

遺憾指數8.5

痛心指數9.5

綜合評定9

選擇是廟街還是伯力讓人很是一番為難:前者是明時的奴爾干都司,後者則是大唐黑水都督府。最終還是傾向了廟街,這個僅僅做了26年明代都司的城市,只因為它的遠:遠到與被俄國人佔領的眾多“斯克”不同,在今天很多版本的中國全圖裡,我們已經找不到它的位置了。

1409年,永樂皇帝在這裡設置了奴爾干都司。此後的二十餘年間,一位叫做亦失哈的女真族太監先後七次北巡奴爾干,並在此建立了那座後世大名鼎鼎的永寧寺,廟屯、廟街的稱呼也由此而來。

然而這位偉大太監的功績並沒有像他那位回族同行的航海事業一樣彪炳千古;1435年,宣德皇帝撤銷奴爾干都司,黑龍江口的小鎮像亦失哈本人一樣淹沒在了浩瀚的明史中,直到19世紀中葉,滿清的一位將軍像送掉半堆劈柴那樣把它送給了俄國的“發現者”們。

(責任編輯:文恩)

(文章來源:網絡轉載)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