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國回首 抗戰中誰是祖國殉國第一將?...

抗戰中誰是祖國殉國第一將?(圖)

分享

抗日戰爭中,中國軍隊有近百位將軍為國捐軀,通常人們認為,1937年“七七”盧溝橋戰爭中犧牲的二十九軍副軍長佟麟閣、一三二師師長趙登禹,是抗日戰爭中最早殉國的將軍。然而,早在他們之前黑龍江省的江橋抗戰中,就有一位將軍為祖國獻出了生命,他的名字叫韓家麟。

韓家麟,號述彭,以號行,多稱他為韓述彭。

韓家麟祖籍山東省,韓家逃荒到吉林省梨樹縣小城子鎮河山鄉河山村。韓家到東北後,很快富裕起來,成為當地大戶。韓家麟1898年出生,幼年喪母,先就讀於私塾,後入高級小學讀書。讀完高小那年,一個騎兵團剿匪路過河山村。為了能讓家中出個當官的,韓家麟祖父請求讓16歲的韓家麟跟着隊伍當兵。騎兵連連長馬占山見韓家麟相貌端正,樣子精明,就收下了他。

16歲的韓家麟給馬占山當馬弁,因為機靈能幹,很得馬占山喜愛,馬占山收韓家麟為義子,並送他到瀋陽東北軍官養成所學習。因韓家麟學業優秀,學成後回部隊更得器重,先當文書,1923年,被提升為少校副官。1927年,任中校副官長,成為馬占山的得力助手。1930年,考入瀋陽東北高等軍官研究班深造。

1931年“九一八”時,正在瀋陽東北高等軍官研究班學習的韓家麟,堅決拒絕充當日本侵略者的幫凶,混在逃難人群中,冒死逃入關內,輾轉找到黑龍江省省主席、五十三軍軍長萬福麟。萬福麟欲留韓家麟在五十三軍任上校副官長,韓家麟卻堅持要回東北敵占區參加抗日戰鬥。當時萬福麟主席與黑龍江省已經失去聯繫,急於了解省內情況,就派韓家麟攜密信回東北。1931年10月下旬,受張學良、萬福麟委派,韓家麟化裝啟程經歷重重風險,回到黑龍江省城齊齊哈爾。日軍兵不血刃一路佔領遼寧、吉林後,向北逼近黑龍江省城齊齊哈爾。1931年10月13日,駐在白城一帶的漢奸張海鵬部三個團在日軍配合下,向齊齊哈爾南面的泰來嫩江哈爾葛鐵路橋進犯。省督軍署參謀長謝珂率部抗擊,擊退漢奸張海鵬部。江橋抗戰從此拉開了序幕。19日,馬占山將軍率一團兵力由黑河到達齊齊哈爾,黑龍江省的抗戰形成了新局面。11月4日晨,日軍第二師團步、炮兵1300多人,在飛機掩護下對我江橋陣地直接發起大規模攻擊。

馬占山當即下令還擊,聲震中外的江橋抗戰正式展開。

我軍在齊齊哈爾江橋一帶與日本軍隊作戰的生死關頭,韓家麟帶回萬福麟密信。正是用人之際,馬占山見受過正規軍事教育的韓家麟回來助戰,非常高興,當即委之少將參議兼黑龍江省政府機要秘書,參與謀劃江橋作戰方略。在韓家麟等人的協助下,馬占山指揮黑龍江省軍隊給日本精銳部隊多門師團以重創。

江橋抗戰失利後,韓家麟隨馬占山部隊退守海倫。馬占山又派韓家麟化裝潛行去北平向張學良、萬福麟彙報黑龍江省軍事情況,然後攜指令回省。日本進逼,海倫危急時,韓家麟安排馬占山等將領家屬秘密轉移到天津。1932年2月,他接任義勇軍參謀長職務,成為馬占山的得力助手。1932年4月初,韓家麟介紹共產黨員李繼淵到馬占山部隊,李繼淵被任命為少校(後提中校)秘書,馬占山部隊在海倫以東的羅圈甸子被日軍重重包圍,李繼淵隨衛軍營營長及全體戰士一起英勇奮戰,最後全部壯烈犧牲。李繼淵犧牲時年僅25歲。

在日軍松木師團強敵壓迫下,馬占山抗日部隊節節失利。1932年7月,部隊轉戰小興安嶺一帶深山老林,行至慶城縣(今慶安縣)東山張河白礆子山口時,突然日軍伏兵四起,馬占山部隊被千餘日軍包圍。抵抗至第三天,士兵犧牲過半,馬占山受傷,彈藥消耗殆盡。

7月22日,抗日部隊分兩路突圍,馬占山與軍長邰斌山、參謀處長容聿群以及隨從衛隊42人向###圍,奔深山;韓家麟、連長於俊海帶官兵百餘人、馬50多匹向北突圍,吸引敵軍掩護馬占山。敵軍見向北突圍的人數較多,以為必是馬占山之所在,即以重兵尾追不舍。

戰至28日,韓家麟的手下僅剩二十幾人,疲憊已極,行至海倫縣羅圈甸子南一個叫七八道林子的地方,見敵人追兵已遠,恰有一民房,飢勞過度的戰士便在民房中倒頭睡下。7月29日清晨,屋裡人還在酣睡,突然槍聲大作,日軍已將這所小房團團包圍,敵人對屋內喊話,意思是:你們這幾個人已經無路可逃了,趕快投降。韓家麟當 即組織還擊,明知決無生路也誓死不降。日寇見已入絕境的中國人竟然拒不投降,惱羞成怒,頃刻之間,機槍齊發。韓家麟等二十幾人壯烈犧牲,其中有少校參謀佟玉衡、少校副官劉景芳、少校連長於俊海。

韓家麟將軍身中數彈,臉部被子彈打得血肉模糊。因他身着將軍服裝,嘴上留着鬍鬚,身材酷似馬占山,身上還帶着馬占山的名片和一枚馬占山的印章,敵人又在戰場搜到馬占山的玉質鑲金煙具一套,誤以為這人就是馬占山。關東軍司令本庄得知馬占山已被擊斃的消息,興奮異常,立即向東京陸軍省和天皇報功請賞。於是,日本開動宣傳機器,大肆宣揚馬占山已被擊斃,通電各地報捷請功。日寇殘忍地將韓家麟首級割下,懸于海倫城頭“示眾”,後送至日本首都東京,並在東京舉辦展覽會慶祝“擊斃”馬占山的“勝利”。我國多家報紙也報道了馬占山犧牲的消息。因韓家麟等人的掩護,馬占山部突出重圍,進入小興安嶺深山老林。馬占山收集余部不到百人,潛入大青山,以草根樹皮充饑,歷盡千辛萬苦,在密林中輾轉了五十多天,脫離險境,到達龍門縣。不久,馬占山抗日的大旗重新出現,日本人為之大吃一驚。

雖然日本人明知戰死的不是馬占山,但還是不肯放棄宣傳,依然在報上吹噓“戰果”,說“馬匪軍已被消滅”、“馬占山已被皇軍擊斃”。日本靖國神社“游就館”的玻璃展櫃里擺放出馬占山的印章、錢包、煙具、馬大洋、照片,還有“馬占山”的血衣。

來源:深圳新聞網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