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鈎沉 艾森豪總統影響美國的「隱藏...

艾森豪總統影響美國的「隱藏之手」

分享

【新三才編譯首發】德懷特·大衛·艾森豪(Dwight D. Eisenhower),曾在1953至1961年間任美國第34任總統,亦是美國歷史上的九位五星上將之一。他在1961年1月的告別演說讓「軍工複合體」(Military Industrial Complex)概念成為這場演講的歷史記憶。雖然艾森豪離開白宮後,歷史學家很快將他遺忘,轉而擁抱當時年輕富有魅力的自由民主黨總統約翰·肯尼迪(John F. Kennedy),但是,大多數民意調查繼續顯示出,艾森豪仍為當時美國最受尊敬的人。

事實上,艾森豪保留了他的「隱藏之手」——普林斯頓大學歷史學家弗雷德·格林斯坦(Fred Greenstein)後來在20世紀80年代初期對艾克(Ike,艾森豪暱稱)總統職位的開創性重新評估中使用的一個術語——在他的餘生中密切參與共和黨政治和國家事務。

艾克從不在公開場合批評他的繼任者。事實上,在肯尼迪1961年的豬灣入侵慘敗和1962年的古巴導彈危機之後,肯尼迪開始尋求艾克的建議。在1963年底肯尼迪遇刺後,民主黨總統林登·詹森(Lyndon B. Johnson)將艾克作為越南的秘密顧問。儘管美國在艾森豪和肯尼迪政府期間在越南有派遣過軍事顧問,但詹森總統卻是將美軍正式派上越南戰場的人。艾森豪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知名的諾曼地登陸D日的主設計者,他敦促詹森展示一場針對北越和越共的大規模軍事行動。然而,詹森卻選擇在兩年內緩慢增派美國軍隊,這讓敵人有充分時間得以調整,最終讓越南戰場成為美軍深陷其中的泥沼。

在國內政治方面,艾克最初在他的副總統理查·尼克森(Richard Nixon)在1960年總統選舉敗給肯尼迪之後感到沮喪。但在很短的時間內,艾克再次參與其中。1962年,在他的葛底斯堡農場,他主持了共和黨戰略會議,在他充分祝福的情況下,這場活動的紀錄者是一位正在崛起的政治明星——羅納德·里根(Ronald Reagan)。

艾森豪在保守派巴里·戈德華特(Barry Goldwater)和自由派納爾遜·洛克菲勒(Nelson Rockefeller)之間的1964年共和黨鬥爭中保持中立。艾森豪於1964年7月15日在舊金山大會上發表了講話。他的主題是,自民主黨富蘭克林·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三十年前首次當選總統以來,美國實際上經歷過的一黨專政必須結束。艾克強調林肯黨是出於抗議黑人奴役。它的小政府主題意味著「在所有那些公民可以為自己做得比他的政府更好的事情上,政府不應該干涉。」

艾森豪敦促美國恢復到「常理」(Common Sense)和負責任的政府。他反對任何進一步「增加華盛頓的權力集中度」。自由黨作家戈爾·維達爾(Gore Vidal)觀察到,在大會上,里根正在專心研究艾森豪的演講。

在1965年夏天,他在遇到詹森諮詢關於越南之後,里根也要求艾森豪就如何進入政界提出建議。在為里根制定了一個具體政治步驟的計劃後,艾克開始在國內政治和世界事務中指導里根。

在接下來的四年裡,里根和艾森豪親自會面四次,並有數次電話通訊,並交換許多信件和電報。當里根於1966年競選加州州長時,艾森豪是其關於競選戰略和策略的重要隱形導師。事實上,艾克使用那個最喜歡的術語「常理」也成為里根的競選主題。

里根於1967年成為加州州長之後,艾克將他對里根的指導擴展到了世界事務,包括如何在越南取得勝利,以及最終如何通過強大的美國軍事和經濟來擊敗蘇聯。

到了1968年7月,艾森豪已經病得很重。但是在1968年8月5日共和黨大會即將開始的時候,來自醫院的艾森豪最後一次向他的政黨和他的國家發表講話。

這次艾森豪沒有像1964年大會那樣處理國內政治,而是轉向影響美國的主要危險:國際共產主義。與艾森豪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和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看到的民族團結不同,現在艾克看到主要政客不支持打敗北越和越共的戰爭努力感到痛心。艾克是第一個頒布「多米諾骨牌理論」的人,他認為越南只是西方民主反對共產主義「擴張主義暴政」長達數十年的一場小型熱戰。艾克希望他的國家在越南贏得勝利,並最終在對抗蘇聯的長期冷戰中獲勝。

他看到美國的新事物是「越來越傾向於……忽略這些激進的舉動,低估明顯的威脅,實際上只尋求表面的和解。」艾森豪展望未來:「要求和平解決這場鬥爭是一回事。要求美國撤退是另一回事。後者是我知道為我們的孩子儲備悲劇的最佳方式。」他在結束講話時強調。

此後不久,艾森豪雖然一直住在醫院,但他已經看到他當時的副總統尼克森最終贏得了白宮。然而,在尼克森就職典禮後不久,他在1969年3月辭世。而最終,他的門生——里根,在沒有開槍的情況下擊敗了蘇聯共產主義。

艾森豪在擔任總統之後持續參與政治、外交和指導他的政黨在很大程度上被歷史學家所忽視。距離艾森豪的1968年8月5日最後一次演講50年後的今天,該是我們再重新評估這個被遺忘的艾森豪最好的起點了。

(編譯:王明真)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編譯首發)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