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華回顧 林彪不會“政變”的八大理由...

林彪不會“政變”的八大理由

分享

圖為林彪一家。自左至右分別為林豆豆、葉群、林彪、林立果。

1971年9月13日凌晨,林彪的專機墜毀在蒙古溫都爾汗,包括林彪、葉群和林立果在內的9名乘員全部喪生。林彪在機毀人亡後,被中共定性為“叛黨叛國”的敵人。林彪事件徹底動搖了中共的根基,事實上宣告了文革的破產,毛澤東從此被拉下“神壇”。

近日大陸官媒披露林彪生命中最後七天的生活,稱其“盡享天倫之樂”;並稱林彪本意是否要逃已不得而知。與此前中共官方定調林彪叛逃說法大不相同。

文革時期,邱會作曾任中共軍隊副總參謀長兼總後勤部長,1969年被選為中共政治局委員,長期在林彪手下,1971年林彪事件將他推向了政治深淵。兒子程光(邱承光)受到株連,兩次被關押,歷經艱辛。2011年2月,《邱會作與兒子談文化大革命:心靈的對話》在香港由北星出版社出版。邱會作於2002年7月去世。

邱會作說:“1972年5月初向我宣布了審查意見以後,到76年年底,近五年時間裡無人問津,我只能苦悶地消磨日子,過着幾乎與世隔絕的生活。”“我反覆思索的還是九一三事件。”“現在也還時常想,‘兩謀’(謀殺毛澤東和謀劃政變)令人難以置信呀!我提出的證據和理由很多:

“第一,林彪沒有政變奪權的理由。1958年林彪就是中共中央副主席,地位排在總書記鄧小平前,是最年輕的領袖、毛的接班人之一,1966年八屆十一中全會後成了唯一的接班人,被寫進了黨章。合法、程序化地繼承政權是林彪最期盼、最有利的。毛年近八十歲,身體不好,親自視事最多不過幾年,外人對此不知,林彪完全了解,他有必要那麼急不可待嗎?

“第二,林彪想控制局勢不必政變。1971年8月中旬毛南巡了,北京是“真空”。林彪想幹什麼,沒必要武裝政變,堂堂正正地指揮就是了。”

對於周恩來還在北京,他說:“對這個我就不予評論了。什麼張春橋、姚文元呀,用幾個警衛員就夠了。當然,林彪若這樣做也不是一點風險都沒有,但總比武裝政變的風險小多了。”

“第三,林彪沒有非分之舉。林彪在軍隊威信很高,他真要搞軍事政變,為什麼不“直接指揮”?為什麼不動用軍委辦事組,不動用軍區司令員呢?至少也要動用一個軍長或師長吧!可是都沒有啊!林彪信任軍委辦事組,為什麼在自己生死存亡之際又不動用?”

而指揮軍隊是有程序的,他說,“只要一動,我們就會知道,可是沒見到林彪一點動靜。” “要政變,不找軍委辦事組‘辦事’根本不可能!把1969年軍委下達的預防蘇軍突襲的戰備“一號令”說成是林彪“反革命政變”的“預演”。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政變是隱蔽性、突發性極強的行動。古今中外,從來沒有政變前還要“預演”一下,事先打“廣告”的。連這種事也列作林彪政變的主要證據,豈不成了笑話。

“第四,林彪是沉穩、從不輕舉妄動的人。林彪一生帶兵,深知軍事手段的厲害。政變是特殊的軍事戰鬥,這個利害關係,他能不知道?武裝政變要有計劃、部署、部隊、指揮官。這些都沒有,怎麼政變?”

而且,邱會作說:“我根本不知道有武裝政變,林彪沒有通知我,也沒有任何人通知我做好行動的後勤保障和武器準備。黃永勝也沒有通知任何部隊做準備。政變不是一兩個人可以搞得了的呀!手裡沒有部隊,沒有周密的組織指揮,搞什麼政變?那不是胡扯?林彪會放着軍委辦事組不用,反而讓林立果找來幾個毫無軍事指揮常識的空軍機關政工人員和秘書去搞政變,那不是胡鬧嗎?林彪是個打仗、辦事無十分把握不行動的人,他能不顧一切地做出如此荒唐之舉嗎?

“第五,沒有任何政變的跡象。9月12日是“政變”關鍵的日子吧?那是個星期天,黃、吳、李和我被說成政變的關鍵人物,都在家中休息,像是要政變的樣子嗎?”邱會作表示:“我知道林彪從北戴河走了,是13日早上聽周恩來在政治局會議上說的。除了北戴河林彪那兒發生的事,全國都很平靜,沒有響過槍,沒有部隊動,哪裡像是發生過了武裝政變啊?!如果發生了,總會有或大或小的軍事行動吧!可是一點動靜都沒有。”

第六,事後也沒有政變流產的騷動。邱會作表示:“9月13日後十天里,各地的軍情公文是呈軍委辦事組報中央的,我們沒有接到任何部隊相關的報告,就像沒那回事兒一樣。9月14日,我們根據中央指示,下令陸軍管制空軍。全國所有的機場,陸軍都住入一個連或營。不是說空軍參加武裝政變了嗎?還說有什麼使用轟炸機之類的事!但是他們受到陸軍的管制,也是乖乖的!沒有任何反應嘛!”

第七個不可能有“兩謀”的考慮,指責林彪武裝政變失敗後才“外逃”,邱會作認為,不能那樣推導。林彪真要“外逃”,應該早於毛主席回到北京之前,那才合乎邏輯,但相反,他“外逃”恰恰晚於毛主席回到北京十幾個鐘頭。

第八,也是很重要的理由,至今沒有看到公布任何真憑實據的武裝政變證據。從1971年到1981年公審,是十年,到現在,又二十年過去了,都三十年了,沒有看到過這方面的材料。如果有,那可是打林彪的“原子彈”,對他是致命打擊呀!當年中央下發的文件,說林彪提議設國家主席是“反動政治綱領”,是為政變服務的,這也算“證據”?完全不能成立嘛!

“九一三”後,林彪、葉群,黃、吳、李、邱身邊工作人員被拘留審查的數百人,沒有一個人揭出有“政變”的事。那麼多人在林彪和你們身邊,總會看出蛛絲馬跡吧?可是一點也沒有。

邱會作最後說:“林彪死了,無法說話了,我們又被封了口,這種手段在一定時間內是起作用的。但是,假的總是假的,特別是我們這一批人還活着,是懂得內幕的人嘛!相關的證據也不可能全部毀掉吧!總有存留下來的嘛,否則封鎖得那麼死幹什麼?所以,用隱瞞手段不能長期起作用,真相總要大白於天下。”

邱會作認為,林彪是毛逼走的,沒有毛的南巡談話發難,就不會有林彪的出走。

林彪為中共建政打下三分之二江山,文革中為毛澤東站台捧場,最終落得命喪異國,墜機燒毀的下場。

(責任編輯:肖凡)

(文章來源:網絡轉載)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