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生活 孔子的溝通哲學(圖)

孔子的溝通哲學(圖)

分享

 

孔子在論語里有很多關於如何說話,如何來聽的論述,說與聽是溝通的兩大主要工具,如果這兩個方面做好了,就能有效的提升溝通的效率。那如何來說如何來聽呢?說的時候應該注意什麼?聽的時候應該注意什麼?

武則天說:“嘴巴好比一道管卡,舌頭好比射箭的弩機。一句不妥當的話說出去,即使使用四匹馬拉一輛車那麼快的速度也不可能追回來”。嘴巴和舌頭猶如一把雙刃劍,一句話說的不恰當,就會反過來傷害自己,因為話是你說出去的,具體別人怎麼想、怎麼去說不是我們控制的,帶來的影響也不是我們所控制。像蘇東坡、劉墉這樣的名士都吃過大虧。三國里的楊修他的心地是善良的,初心是好的,就是因為他管不住自己那張嘴才招來的殺身之禍。

孔子說的溝通哲學:

子曰:君子恥其言而過其行。孔子說:“一個君子對自己的言過其行要感到恥辱。”我們在溝通的時候,不能通過自己的吹噓和耍嘴皮子去站上風,一個老是在說話中站上風的人是沒有朋友的,也很難與別人建立良好的關系,因為你是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的。在這一點孔子給出了一個結論:智者善聽,愚者善說。
子曰:君子欲訥於言而敏於行。孔子說:“一個君子你看他表面說話好像很遲緩很笨拙,不會說話,但是做起事情來卻很敏捷。”這句話用現在的話來說,一個人要先了解對方,讓對方說,然後再提出自己的觀點,很多事情做起來就會很快。
話不能太多,凡事最好理說三分。你若有理,聰明人一點就通,你講三分就夠了。對於鉆牛角的人,你怎麼說他都聽不進去,不如假以時日慢慢的跟他溝通。對於蠻不講理的你就是講到十二分也起不到任何的作用,對於這種人還不如說三分點一下他,他能聽就聽不聽就算了,就像兩夫妻吵架吵得很兇的時候,誰有道理誰沒有道理已經失去意義了。
子曰:可與言而不與之言,失人;不可與言而與之言,失言。知者不失人,亦不失言。孔子說:該提醒別人的時候,你話沒說到,這是失人;不應該說的時候你說了,這時失言。一個智者既不會失人也不會失言。孔子的這句話是很有藝術的。該說的時候就說,不該說的時候不說。如果我們知道前面是懸崖,而不告訴別人看著別人從懸崖上掉下去,這是害人。我們對他人明知道他這樣下去會出大問題,而不去提醒他,讓他知道了我們就會失去這個朋友。不該說的時候說了就是失言,你的同事正在犯一個嚴重的錯誤,如果你當著大家的面去指責他的錯誤,這是失言。因為你說話的場地不對,你應該私下裡給他說而不是當眾給他說。作為一名溝通高手我們既不能失人,也不能失言。
孔子聽的溝通哲學:

子曰:道聽而途說,德之棄也!孔子說:從路邊(他人)聽來的話,不問其真實性,就到處傳播,這樣的人是不道德的。

孔子告訴我們在聽的時候,要進行判斷,看對方說的是真是假,說話的水分是多少,不要以訛傳訛,人云亦云,如果不經過判斷就說出去了帶來的危害是很大的。三人成虎,眾口鑠金,謊言千遍成真理。據說孔子的學生曾參住在鄭國的時候,一個與他同名的人殺了人,有人跑去告訴他母親說:“可不得了啦,曾參殺人了!”曾母不信,只管織布。一會兒,又有一個人來告訴曾母:“曾參殺人了!”曾母還是不信。可是,等到第三個人來說同樣的話時,她便立即起身而逃了。這就是讒言三至,慈母不親的來源。
那我們怎樣來辨別別人說話的真偽呢?蘇格拉底給了我們一個方法。有一次,蘇格拉底的一位門生匆匆忙忙地跑來找蘇格拉底,邊喘氣邊興奮地說:“告訴你一件事,你絕對想像不到的……”
“等一下!”蘇格拉底毫不留情地制止他。
“你告訴我的話,用三個篩子過濾過了嗎?”
他的學生察覺情況不妙,不解地搖了搖頭。
蘇格拉底繼續說:
“當你要告訴別人一件事時,至少應該用三個篩子過濾一遍!”
第一個篩子叫做真實,你要告訴我的事是真實的嗎?”
“我是從街上聽來的,大家都這么說,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那就應該用你的第二個篩子去檢查,如果不是真的,至少也應該是善意的,你要告訴我的事是善意的嗎?”
“不,正好相反。”他的學生羞愧地低下頭來。蘇格拉底不厭煩地繼續說:
“那麼我們再用第三個篩子檢查看看,你這么急著要告訴我的事,是重要的嗎?”
“並不是很重要……”
蘇格拉底打斷了他的話:“既然這個消息並不重要,又不是出自善意,更不知道它是真是假,你又何必說呢?說了也只會造成我們兩個人的困擾罷了。”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