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健康 紐約市佳士得拍賣師的一天

紐約市佳士得拍賣師的一天

分享

【新三才首發】Tash Perrin 18年來一直是是世界上最大的拍賣行——佳士得的拍賣師,住在曼哈頓最富裕的街區。她的工作就像是「指揮管弦樂隊」一般,並且需要處理許多不同方面的事物,例如持續追蹤出價和「適時的演出」。

佳士得是全球最大的拍賣行,每年出售數十億美元的藝術品,珠寶和奢侈品。讓我們看看她的一天是怎麼過的。

Perrin在2007年重新加入紐約辦事處之前在倫敦的佳士得公司工作了七年,還擔任佳士得國際的資深副總裁兼信託、房地產和財富管理服務的資深總監,這意味著她得代表佳士得參加全國各地的會議,並協助客戶在全球範圍內進行重要的拍賣。

Perrin在每天早上5:45醒來。天氣晴朗的時候,她會沿著哈德遜河岸跑步。

Perrin說,「我有一個訓練師每週都會來找我幾次,所以我要嘛在我的大樓里和他見面 —— 他6點15分來,我會和他一起鍛練一個小時;或者是天氣好的特別日子,我可能會去 —— 獨自或帶著狗 —— 去哈德遜河公園跑步」。

Perrin居住在紐約市最富裕的翠貝卡區,但她在多倫多也有一個家,她和丈夫住在那裏,而大多數的週末也在那兒度過。

她每週要跑步三天。

「我覺得這是一種很好的方式,可以讓自己專注於為我當天所要做的事情找到一個正確的心態」,她說。

有時她的狗Ryndie會伴著她跑。

Perrin說,「她是一隻救難犬,我在2009年開始養,所以她差不多10歲了,如果她嘴裡不叼著東西,她就不離開家。」

早上7點,她回到公寓開始檢查電子郵件。

她還與倫敦的同事談論客戶對佳士得當天稍後拍賣的選擇。

Perrin是個「絕對要吃早餐的人」。她說:「我無法想像不吃早餐是怎麼回事」。

佩林總是在家裡吃早餐。

「有時它就是一個雞蛋,有時它是烤麵包塗花生醬,有時它可能是我製作的格蘭諾拉麥片和水果」,她說,「我也會在家裡喝咖啡,之後我會在上班途中準備一杯,可能在我上班的時候再喝杯咖啡。」

Perrin還經常利用早晨的時間與她的丈夫通電話,他主要住在多倫多的家中,而Perrin則在紐約工作。

「我的丈夫也常常因為工作出差」,Perrin說。「他多數到歐洲去,所以早上通常是我們通話的好時機,而這恰好也是他知道他能找得到我的時間,因為我還沒到辦公室。」

早上8點左右,Perrin從翠貝卡搭地鐵前往位於洛克菲勒中心的佳士得紐約辦事處。這段旅程大約要花25分鐘。

她說如果她早點出門,地鐵通常不會太擁擠。

依情況而定,她約在上午8點到9點之間到達佳士得。

「我到辦公室的時間取決於當天早上是否開會,我們是否需要參加某個討論或類似的會議而定。但一般來說,我在8到9點之間總是會到」,Perrin說。

Perrin在紐約常常以會議開始每天的工作。

今天,她在競標部門查看她上午11點拍賣的資料。

Perrin今天的拍賣會是一場設計品拍賣會,所以她下個會議將於上午9:30與設計團隊舉行。

本次會議旨在審查和討論對拍賣物件的興趣並為銷售做準備。

Perrin說:「拍賣師不僅是來這裡蜻蜓點水,僅僅是銷售後離開。這是一項非常需要努力的協調合作的事情,我認為這是任何銷售成功的關鍵。」

與此同時,Perrin喝了每天的第二杯咖啡。

「我一般非常注意使用可重複使用的瓶子和杯子」,她說。

Perrin的拍賣於上午11點開始。

這是佳士得拍賣行的設計品拍賣,包括鏡子、椅子、燈具、桌子、雕塑以及從20世紀初到現代的其他作品。

此次拍賣的總銷售額超過1400萬美元,其中一個亮點是 EugènePrintz 和Jean Dunand 的1937年的櫥櫃, 在「三個電話投標人之間的長期競標戰爭」之後,其售價接近550萬美元。Perrin說,最終的售價是估計價格的十倍。

Perrin說她的工作就像是指揮管弦樂隊一樣。

Perrin說,拍賣期間有許多不同的方面需要兼顧。

「有對數字嫻熟的運用,還要適時的演出」,她說。「我經常談論到它就像是管弦樂隊的指揮。你在各個不同的時間帶動房間的各種不同元素,讓每個人都感興趣,你必須對很多你正作的決定充滿信心,因為拍賣師負責整個流程,對當時在房間裡發生的事情負責。」

一個典型的拍賣持續一到三個小時,雖然有些時候得持續更長時間而且中間沒有休息。

「當你在那裡時,你就在那裡」,Perrin說。「當你在那裡拍賣的時候就是在那裡。所以你不一定要休息。」

Perrin表示,當在拍賣中出售價格特別高的物品時,你可以感受到人群之間的緊張氣氛。

她說,「好像你可以聽到房間裡一根針掉落的聲音」。

Perrin說,拍賣會在下午1:30左右結束,比預期還晚,因為拍賣非常成功。她錯過了她與客戶的午餐,但她通常吃來自Proper Food的烤鮭魚和混合蔬菜沙拉。

Perrin說她盡可能地在中午工作之餘用餐。

有些日子,Perrin幫助培訓她的同事成為拍賣師。在她的設計品拍賣會結束後的下午2點,她在一位經驗豐富的拍賣師Richard Lloyd的協助下,為佳士得的員工進行了培訓。

在拍賣會上,Perrin表示,她「了解我們將如何在房間內出價,或者如何使用公開的手勢而不是秘密的手勢,不是像你試圖阻止車輛時那樣舉起手來說『你在競標嗎?』 ……你應該用一個公開的手勢。」

Perrin說,拍賣師應該看起來很有參與感。

「如果他們運用他們的手臂,那麼讓人看兩個小時就會容易得多,而且看起來他們正在打手勢讓你參與拍賣,而不是就那麼僵硬的站著」,她說。

培訓結束後,Perrin又召開了一次會議,這次與她的同事一起在房地產評估部門主席的辦公室,以及印象派、現代派和裝飾藝術部門討論,完成了一項必須在當天結束前提出的建議。

「請注意桌上總是會有點心!」Perrin說。

她在下午5點舉行了最後一次會議,為即將召開的客戶會議做準備。

Perrin於下午7:30左右離開辦公室,與客戶見面喝酒 —— 她當天稍早時準備和他一起吃午餐。

他們去了洛克菲勒中心的夏日花園。

晚上8:30,她與朋友們共進晚餐。

他們去翠貝卡的Locanda Verde餐廳,Perrin說,「(這是)一個吃輕食的好地方」。

到晚上10點,Perrin回家了,她的狗Ryndie正等著她回來。

Perrin的丈夫Lorenzo每隔一周左右來到紐約,但當他不在那裡照顧 Ryndie時,Perrin僱人幫他遛狗,在Perrin回家之前來遛狗兩次。

在晚上11點與在澳洲出差的丈夫通話之後,Perrin上床就寢。

(編譯:心宇)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首發)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