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道德 專欄:男女之間性氾濫,已彷...

專欄:男女之間性氾濫,已彷彿失控的列車

分享

【新三才編譯首發】上大學的時候,我遇見了一個五年後成為我丈夫的年輕人。(不過又四年後,他成了我的前夫)當我們約會的時候——那是在20世紀80年代,當人們還有約會的時候——當我們遇到某個女孩後,他們互相問候的方式讓我覺得他們不僅僅是朋友。每遇到這樣的情況,我就會問說,「等等,你也和她一起上床嗎?」

他絕對不會回答我的問題,但如果他與我們剛剛擦身而過的女孩有性關係,他會笑得很明顯。當這樣的事情一直發生之後,我終於問他:「等等,你到底睡過幾個女孩?」以及「你有跟多少女孩一起出去?」在那個年代,「出去」意味著與某人拍拖一段時間。

他當然又再一次迴避回答。但是我很清楚記得他講了一句話:「什麼?這沒什麼大不了的。我們是朋友。」

「但朋友們不會互相跟對方上床。」我說。然後,他會看著我,彷彿我是一個可愛又天真的老骨董,把一起睡的人視為至少是一個長期的關係和有愛情成分在其中。的確,在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婚姻已經不再被視為性的「要求條件」,這個觀念已經存在了超過二十年。

我記得當時我告訴他,和他的女性朋友上床對他來說可能意義不大,但這對她們來說肯定是有意義的。我說她們不是出於同樣的原因而上床,然而他卻又一次認為這是個「可笑」的觀點。

我現在看到,當時我的前夫對性的態度並不代表當時的規範,至少在我和當時知道的其他人相比較的時候。但今天他會適應得很好。那些談話發生了二十五年後,美國經歷了一場變革,一場真正的革命,就是男女之間和性關係。FM網站編輯Larry Kummer指出:「在2014年美國關係調查中,男女關係常以性為開始,這意味著美國人男女之間最先發生性關係是最常見的事情。」

這根本就已經是以一種顛倒的方式來對待性——首先是性,再來才產生關係(或根本不發生關係),這把一切都改變了,也讓男女之間性別關係搞得一團糟,我把這形容為失控的列車。

有一個「失控列車」的很好例子,就是一位名為「葛瑞絲」(不是她的真實姓名)的女性對喜劇演員阿齊茲·安薩里(Aziz Ansari)的高度公開指責。葛瑞絲是一名23歲的布魯克林攝影師,與安薩里約會之後發生性行為。後來她把後悔的經驗和「被侵犯」 的感覺發表在網路上,原本是想藉此羞辱安薩里。

然而,這件事卻實際突顯了男女在性方面的鴻溝。安薩里對葛瑞絲記載他們約會的回應是:「一切似乎都很好,」他寫道,「從各方面來看,(他們的性行為)完全是你情我願的。」

這麼多人就是不明白。他們仍像我的前夫一樣相信,女人能夠在一夜情之後不受影響。

在性革命半個世紀之後,我們正在接受所謂的性自由苦果。但是,男人現在才正在學習,性不是自由的。正如紐約時報的編輯傑西卡·貝內特(Jessica Bennett)所解釋的那樣,女性仍然是一直以來渴望與對象有關係,直到現在她們才失去了拒絕的權利。

過去,每個人都知道女人與男人有所不同,而且不同之處不止一種,特別是在性方面。可是有了避孕藥之後,人們就以為把懷孕排除後,男女之間就是性平等的。

其實那些被指控傷害女人的男人,他們假設女人想要的跟他們一樣。不過,顯然他們本身就是個笑話。

註:原文作者Suzanne Venker是知名博客作家,也是福斯新聞撰稿人。

(編譯:王明真)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編譯首發)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