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名作 文藝復興時期意大利北部女藝...

文藝復興時期意大利北部女藝術家

分享
豐塔娜繪《馬塞利家族的肖像》(Portrait of the Maselli family)

【新三才編譯首發】文藝復興時期,意大利北部的女性藝術家蓬勃發展。1600年代,該市300名活躍的畫家中,約25名是女性,比意大利其他城市都要多。舉例如下:

豐塔娜(Lavinia Fontana, 1552 – 1614)要求未婚夫在1577年交換戒指前簽署一份不尋常的婚姻合同。豐塔娜不會像其他意大利城市人那樣提供嫁妝。相反,來自意大利北部博洛尼亞(Bologna)的女藝術家會盡力為丈夫提供經濟支持,只要他們同意住在她父親的屋簷下,她就可以繼續在自家工作坊裡繪畫。她的丈夫同意了。有充分的理由證明:豐塔娜獲得巨大的成功。她被認為是活躍於歐洲各城市的第一位職業女藝術家。在開放藝術市場上,她與當代男性競爭,為其它女藝術家鋪平了職業道路。

豐塔娜的父親Prospero Fontana教她繪畫。儘管當時大多數女性只限於畫肖像和靜物(可以輕鬆在家中作畫),但豐塔娜的110幅畫中,就有23幅公共祭壇畫。不過,在大多數情況下,她主要是因繪製貴婦們委託的個人肖像畫而受到追捧。

豐塔娜的職業生涯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她以繪畫來養活自己、丈夫和11個孩子。雖然,她也從家鄉得到一些外援。

△ 西拉妮繪,《波蒂亞傷了她的腿》(Portia Wounding Her Thigh)

為什麼博洛尼亞這個城市對女性藝術家如此接納?藝術史教授博恩(Babette Bohn)說,因為該市有不尋常的政治結構和多樣性的藝術贊助,以及在文化領域已有一些成功女性的先例。

博洛尼亞不僅僅由一個強大的梅迪西斯(Medicis)家族統治,而是由70個貴族家族的參議院所統治,他們全都負擔得起,並且希望提升藝術。博洛尼亞的觀眾也很多樣化,有來自中下階層及高階的人們,包括理髮師、藥劑師、屠夫和大學教授,都在購買藝術品。

長期以來,博洛尼亞的婦女都有受教育的機會。該市的大學成立於11世紀,從13世紀開始招收女生。(豐塔娜就擁有博士學位。)

由於這些條件,博洛尼亞與專業的女畫家一起蓬勃地發展。1600年代該市300名活躍的畫家中,大約有25名是女性,比意大利任何其他城市都要多。其中一些藝術家是在家庭工作室學習的,例如豐塔娜,以及後來的西拉妮(Elisabetta Sirani, 1638 – 1665)。從1600年代中期開始,與畫家無關的女性可以上西拉妮在修道院外建立的第一所女性藝術學校。西拉妮的12名左右的學生並沒有畫花卉或女姓肖像,而是像她們老師一樣,專門研究歷史繪畫,這是被認為是最具智力挑戰的,是過去女性無法勝任的類型。

豐塔娜、西拉妮和隨後一系列博洛尼亞的女畫家中,首推修女維格里(Caterina Vigri)。她在1400年代中期所畫的縮小模型畫,至今仍在她的修道院內。維格里的名聲不僅迅速在修道院外傳開,更傳到外地。使她在1710年被定為博洛尼斯藝術學院(the Bolognese art academy)的讚助聖徒。這種榮譽不僅促進當地文化發展,也鼓勵接納女畫家的觀念。

△ 德羅西繪,《約瑟夫和波提乏的妻子》(Joseph and Potiphar’s Wife)

繼維格里之後是德羅西(Properzia de’ Rossi, 約1490–1530),她是1500年代初期意大利唯一知名的女雕塑家。她的職業生涯始於在桃核中雕刻複雜的圖案,後來發展為公共委託的大理石雕塑。她是藝術史學家瓦薩里(Giorgio Vasari, 1511-1574)在其《藝術家的生活》(Lives of the Artists)初版中唯一專門講述其傳記的女性藝術家,而其浮雕《約瑟夫和波提乏的妻子》(Joseph and Potiphar’s Wife)至今仍然陳列在博洛尼亞主廣場的聖白托略大殿(the San Petronio basilica)。

德羅西為豐塔娜的崛起奠定了基礎,而後者又為西拉妮營造一種廣為接納的氛圍。西拉妮去世時年僅27歲,但在她長達10年的職業生涯中,她創作了約200幅畫作,並專門從事雄心勃勃的歷史畫作。這位疑是神童出身的女畫家,從17歲起就開始製作公共祭壇畫。據報導,多位抱持懷疑態度的人參觀她的工作室後,確認是她在創作這些作品,而不是出自她的父親。傳記作家馬爾瓦西(Carlo Cesare Malvasia, 1616–1693)在西拉妮的長達23頁的傳記中對她稱讚不已,稱「她從不像女人那樣工作,而更像個男人。」

△ 西拉妮繪,《慈善、正義和審慎的寓言》(Allegory of Charity, Justice, and Prudence)

西拉妮的個人作品包含為98位不同顧客作的195幅畫;這些捐畫者有85位是男性,20位來自博洛尼亞以外的地方,但她卻從未離開過城市。

西拉妮開設了一所學校,該校有Lucrezia Scarfaglia、Lucia Casalini Torelli和Teresa Muratori等藝術家參加,但是後來聲譽不佳。

來自博洛尼亞的女藝術家除了上述之外,還有許多被遺忘的名字和故事。當年,佛羅倫薩、羅馬、威尼斯通常作為意大利的重要藝術中心而備受關注,並發展為販運重鎮,但是博洛尼亞卻一直是藝術中心,在歷史旅程中與踽踽獨行。

在2019年12月起,在西班牙馬德里(Madrid)的普拉多博物館(Prado Museum)將舉行豐塔娜與宮廷女畫家安吉索拉(Sofonisba Anguissola. 1532 – 1625)兩人的作品展。

(作者:Karen Chernick)

(編譯:白丁)

(文章來源:新三才編譯首發)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