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文學 恢復你的生活美學 從吃開始...

恢復你的生活美學 從吃開始(組圖)

分享

用一道腌漬苦瓜,緩解假期焦慮

如果是在過年的時候,你會發現每一個朋友一方面大吃大喝,然後忙碌地拜年見朋友,一方面心裏又產生焦慮,覺得過完年了馬上要開始上班。在那個鬆散之後,立刻要進入很有紀律的上班打卡生活,其實是一種最困難而且最抗拒的心情。你常常覺得有些朋友在這時會生出工作恐懼症,因為放鬆了一段時間後,生活節奏一下子調適不回來。

我會在這個時候邀請朋友到家裡來,先煮一鍋稀飯。我會告訴朋友,住家附近不知道為什麼發展出一種做鹹鴨蛋的行業,而且特彆強調是祖傳的特別方法,切開鹹鴨蛋時,蛋黃部分紅紅油油的,特別的有滋味,配稀飯非常好。這是很容易取得、價錢又不昂貴的一道菜。

接下來我還會拿出自己配稀飯的一道絕活,就是苦瓜。

大家覺得苦瓜有什麼好吃的,其實正因為它本身的苦,需要用很特別的方法處理,就變成料理真正的考驗。

我是和一位朋友學到這道料理,最喜歡在過年時請朋友享用。先把苦瓜洗乾淨,對剖開用自己的手指掏掉種子和瓜瓤,你會感覺到苦瓜瓤和種子的一些質感,會有觸覺上很有趣的快樂。將苦瓜切成薄片,一片一片的苦瓜放進大口的瓷缸或玻璃瓶里。然後我開始用醋、水來調配腌汁,喜歡酸一點醋就多一點,喜歡淡一點水就多一點。加一點冰糖,然後很重要的是加入話梅,選擇比較好的話梅約八粒到十粒;最後切薄薄幾片嫩姜進去一起煮。水開後,就把湯汁澆進瓷缸或玻璃瓶里,用蓋子封好,冷卻後再放進冰箱冷藏,大概一天以後就可以拿出來吃了。

這道腌漬苦瓜有非常好吃的話梅的酸甜、冰糖的甜味、醋的酸味,混合成非常奇特的滋味,它爽口、清淡到驚人的地步。

我試過很多次,凡是大吃過油膩食物的朋友,都嘆為觀止。這道苦瓜,剛好是清洗油膩食物感覺的好東西,朋友吃完這樣的稀飯、吃完紅油心鹹鴨蛋、吃完苦瓜,就會有很開心的心情準備第二天要去打卡上班了。我覺得這是一個對朋友最好的關心。不需要語言,而可能是讓人從味覺開始體會到自己生命裏面非常美好的部分。你不需要再給他加重油膩的東西,反而能夠幫助他把油膩清除掉,所以他自己有更美好的空間去接納第二天繁忙的工作。

慢食的藝術

所有生活的美學旨在抵抗一個字——忙。我們一再重複地說,忙就是心靈死亡,就是不要再忙了——你就開始有生活美學。

所以你可以現在開始一個禮拜至少選擇一天,和自己的家人坐下來好好吃一頓飯。不一定是到很貴的大餐廳去,也可以一塊商量:“我們這一餐怎麼安排?我們怎樣去做一頓我們喜歡的食物?”

我有時在周休二日時會在家裡做一道菜。將蒜切成很薄很薄的蒜片,加上橄欖油爆得香香的,用你的嗅覺感覺到它已經熟透了,這時放進切碎的洋蔥,把洋蔥炒到金黃色,洋蔥的香味加上蒜爆香的香味……有些朋友大概已經知道我在做什麼菜了。接着把揉碎的月桂葉放進去,又有一種不同的香味飄出來……這時我把所有燙好、剝過皮的鮮紅番茄切碎放進鍋里,加水、加胡椒,我要做意大利海鮮湯。

這是我最近很喜歡做的一道菜,整個過程中我很快樂,因為我覺得自己在認識很多不同的植物:蒜、洋蔥、月桂葉、番茄、胡椒,每一種的味道都不一樣,混合在一起卻共同構成一種氣息。尤其是把爐火調小,開始熬——我們用“熬”這個字,“熬”是小火慢慢去燉煮,所以這一鍋湯會釋放出最美的顏色和氣味來,最後變成鮮紅色。

我要談的生活美學,是從這些過程去享受你的生命、去愛你的生活。

匆匆忙忙吃一頓飯的你,不會去愛你的生活;可是如果這樣去準備、去享用一頓飯,你會愛你的生活,因為你覺得你為生活花過時間、花過心血,你為它準備過。當然我們真的太忙了,不可能每一天都這樣費工,我只是建議朋友:是不是有可能一個禮拜的兩天,如周休二日那兩天,或者一天,或者一餐,坐下來跟家人好好吃一頓飯,恢復你的生活美學,從吃開始。

料理一道生命的菜肴

如果我們懷念一個地方,譬如說我懷念新竹,是因為那裡的城陛廟,因為城陛廟廟口的夜市,因為夜市的貢丸和米粉。就是在這個世界許許多多的角落裡,你會懷念幾個小小的市鎮,小小的一些街道,可能因為那個市鎮那些街道里,有你非常懷念的一些小吃。

我特別說是小吃,因為我一直覺得好像記憶裏面,你真正眷戀的並不是那些很貴的山珍海味或大飯店裡奇特的菜肴,而是一些在偏僻的巷弄里的小吃。為什麼是小吃?我後來在想,可不可能因為那些小吃里有人用他一生或者好幾代的時間,把心血全放進去了,所以我們會覺得他把那碗擔仔麵煮好,裏面有一種認真。我覺得,這就是食物美學裏讓我感動的部分。

當我沖泡一杯茶給朋友喝時,我會跟他解釋:這是最好的大吉嶺紅茶,要用幾度的溫水,可以加入其他何種味覺,然後能達到何種效果。譬如說有一段時間我喜歡在紅茶里放一片新摘下來的薄荷葉子,那是薄荷的嫩芽,放進燙水裡會跟茶香混合成另外一種清淡的味覺。

這個朋友可能上了一天的班非常疲累,或者今天被上司削了一頓,心情有一點不好。可是他坐在你的窗口,你給他泡了這杯茶,他可以感覺到這杯茶里包含着關心。

所以我常常覺得最好的關心有時候不一定是語言,而是一種味覺上的照顧。

你讓他坐在窗檯邊,看着外面河流的風景,你給他泡這杯茶,跟他解釋這茶的來源,然後放入一片綠色的薄荷葉,他會看到綠色的薄荷葉在燙水裡慢慢變成透明,然後釋放出薄荷清清淡淡的香味。這時好像他進門時跟你嘮嘮叨叨抱怨的那些生活里的不快樂,也隨着那一陣輕煙就散掉了。

這就是為什麼我會希望談生活美學的原因,生活美學其實是安慰我們自己、鼓勵我們自己一個最重要的方法。

我們並不需要一本講人生格言的書,或是沉重的哲學書,或者是很嚴肅的宗教儀式來讓自己快樂。我覺得:快樂可不可能建立在點點滴滴生活的一些小細節上?如果你選一個很好的瓷杯去泡一杯茶,放進一片薄荷葉子,這個過程本身會讓你快樂起來。所以生活美學有時候比宗教、哲學都還重要。很多朋友皺着眉頭讀一本宗教書、哲學書,希望有所開悟,讓自己生快樂起來;在跟這些朋友討論的時候,我並不是反對宗教或哲學,而是如果自己沒有關心生活細節,就還是離快樂很遠。我覺得快樂和開心在生活里非常容易體現,就是從生活的小細節做起。

(責任編輯:文恩)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