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文學 鴛鴦蝴蝶派(圖)

鴛鴦蝴蝶派(圖)

分享
20090711art

鴛鴦蝴蝶派是清末民初出現的一個的文學流派。這一流派曾廣受大眾讀者歡迎,也曾廣受新文學界的批判,其影響非常廣遠,甚至於到了今天,還有人在批評所謂“媚俗、低級文化”時仍將他拿出來作為代名詞。

鴛鴦蝴蝶派的命名最早是周作人和錢玄同提出來的。周作人於1918年4月19日在北京大學演講時說:“現代的中國小說,還是多用舊形式者,就是作者對於文學和人生,還是舊思想;同舊形式,不相抵觸的緣故。” 他在舉例時,提到了“《玉梨魂》派的鴛鴦蝴蝶體”。在1919年1月9日,錢玄同在《黑幕》書》一文中指出:“其實與‘黑幕’同類之書籍正復不少,如《艷情尺牘》,《香閨韻語》及‘鴛鴦蝴蝶派的小說’等等。”接着在1919年2月2日,周作人在《中國小說里的男女問題》一文中說:“近時流行的《王梨魂》雖文章很是肉麻,為鴛鴦蝴蝶派小說的祖師,所記的事,卻可算是一個問題。”到三十年代初,魯迅又對該派的命名問題作了回顧,他說:“這時新的才子十佳人小說便又流行起來,但佳人已是良家女子了,和才子相悅相戀,分拆不開,柳陰花下,像一對蝴蝶,一雙鴛鴦一樣……”
 
該流派的作者群先後多達兩百餘人,分散在江蘇、浙江、安徽、江西一帶,後來集中到上海、天津、北京幾個大城市。開始沒有固定的組織,後來成立了青社與星社。包天笑為這一派的主持者,重要的代表人物有徐枕亞、張恨水、吳雙熱、吳若梅、程小青、孫玉聲、李涵秋、許嘯天、秦瘦歐、馮玉奇等。這些作家、寫手所創作的作品題材廣泛,包括才子佳人戀愛小說,鐵馬金戈的武俠小說,撲朔迷離的偵探小說,揭秘獵奇的社會小說……都是他們的拿手的題材。“鴛鴦蝴蝶”是以形象化的名稱來指謂民初的才子佳人的言情小說派別,但是由於這一流派的作家不僅僅是寫才子佳人的戀情小說,因此用鴛鴦蝴蝶派命名已無法概括眾多題材的特色,於是,有人取該派最有代表性的刊物《禮拜六》名之,取其休娛、消閑功能而稱為《禮拜六》派。

在中國現代文學發展過程中,湧現過許多文學流派,鴛鴦蝴蝶派是其中重要而且特殊的一個派別。說其重要,是因為在“五四”前後的文學革命的時代大潮流中,他們是屬於重繼承和多保守的一個文學流派,屢遭新文學界的批判。在新文學營壘與該派的論爭和交鋒中,使新文學在文壇中擴大了自己的影響,日益茁壯成長。談及新文學運動就不可避免地牽涉到該派別。說其特殊,是因為由於受到新文學各派的的指責,使其中的有些作者長期以來不原承認自己是隸屬於該流派的成員,突出的例子是其代表作家之一的包天笑否認自己是鴛鴦蝴蝶派。他曾說:“近今有許多評論中國文學史實的書上,都視我為鴛鴦蝴蝶派……我所不了解者,不知哪幾部我所寫的小說是屬鴛鴦蝴蝶派。”。該派有的作者只承認自己是《禮拜六》派,而否認自己是鴛鴦蝴蝶派,他們通常所持的一個理由是,鴛鴦蝴蝶派是僅限於徐枕亞,李定夷等少數幾位作者,只有民初那些寫四六駢儷體言情小說的才是名實相符合的鴛鴦蝴蝶派。

鴛鴦蝴蝶派小說曾是新文化運動前文學界最走俏的通俗讀物之一。代表作之一徐枕亞的《玉梨魂》,曾創下了再版三十二次,銷量數十萬的紀錄。著名作家張恨水的《嘀笑因緣》也曾先後十數次再版,其五大作家“張恨水、包天笑、周瘦鵑、李涵秋,嚴獨鶴”的作品在報紙連載時,曾出現市民排隊等候報紙發行的場面。

來源:中國華文教育網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