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音繞梁 古代音樂的“雅”與“俗”(...

古代音樂的“雅”與“俗”(圖)

分享

1978年夏,在湖北隨縣(隨州市)西北約擂鼓墩一座戰國早期曾侯乙墓葬中出土的編鐘。

我們常稱高雅的音樂為“陽春白雪”,通俗的為“下里巴人”。欣賞西方古典音樂比欣賞通俗音樂似乎是更高的修養,對於中國傳統音樂也是如此。其實,音樂的雅俗之分由來已久,而且不同時代也有不同的變化。

雅樂是古代祭祀天 地、祖先和朝會、宴享時所用的正統音樂。周代的雅樂有“六舞”,包括:(1)《雲門》,用於祭祀天神,相傳為黃帝時的樂舞,(2)《咸池》,用於祭祀地 神,相傳為堯時的樂舞,(3)《大磐》,又名《大韶》或《韶箾》,用於祭祀四方,相傳為舜時的樂舞,(4)《大夏》,用於祭祀山川,相傳為夏禹時的樂舞, (5)《大濩》,又稱《韶濩》,用於祭祀始祖姜螈,相傳為商代表現商湯伐桀武功的樂舞,(6)《大武》,用於祭祀祖先,為當時表現周武王伐紂武功的樂舞。前四種為文舞,後兩種為武舞。孔子評論《大韶》和《大武》,認為“《韶》盡美矣,又盡善也,《武》盡美矣,未盡善也。”(《論語•八佾》)他聽了‘盡善盡美’的《大韶》,竟至“三月不知肉味”。

《詩經》中 的風、雅、頌也大多是周代的雅樂。‘大雅’、‘小雅’用於朝會、宴享,“周頌”用於郊廟,“國風’也可用於卿大夫宴享士庶。春秋魯襄公二十九年(前 544),吳公子季札訪問魯國,聽了周朝的各種雅樂,對《詩經》十五國風中的十三國風、小雅、大雅、周頌以及‘六舞’中的《大武》,《韶濩》、《大夏》和 《韶箾》,都讚揚備至,但對《鄶風》和《曹風》則不加評議。

《詩經》中的十五國風都是各地的民歌,當時也屬雅樂之列,怛最正統的雅樂則是所謂“雅頌之聲”的雅和頌。十五國包括鄭和衛,但鄭國和衛國的民間音樂歷來受到儒家的排斥,被稱為“亂世之音”,成為雅樂的對立面。孔子和孟子都 “惡鄭聲之亂雅樂”(《論語•陽貨》及《孟子•盡心下》),但魏文侯卻對孔子的弟子子夏說:“吾端冕而聽古樂,則唯恐卧,聽鄭,衛之音,則不知倦。” (《禮記•樂記》)梁惠王也對孟子說:“寡人非能好先王之樂也,直好世俗之樂耳。”(《孟子•粱惠王下》)註:“謂鄭聲也。”可見鄭,衛之音是很優美動聽 的。從此“先王之樂”(雅樂)和“世俗之樂”(俗樂)就成了歷代音樂的兩大壁壘。但在隋、唐以前,還沒有明確區分雅樂和俗樂,宮廷宴享可用雅樂,也可用俗 樂。隋文帝始分雅、俗二部,俗樂統稱為燕樂,即宴享之樂。

隋、唐的燕樂包括漢族和少數民族的 民間音樂,前者稱“清樂”,後者稱“胡部”。歐陽修《新唐書•禮樂志》:“凡所謂俗樂者,二十有八調。”意指隋、唐燕樂所用的七均(七種調高)二十八調, 包括七宮,七商,七角和七羽。唐高祖時在禁中設置管理俗樂的內教坊,隸屬太常。唐玄宗精通音律,認為太常為禮樂之司,不應典倡優雜伎,遂設左右教坊二處, 由教坊使領導,並選樂工數百人,自教法曲於梨園,謂之皇帝梨園弟子。於是俗樂臻於極盛。

(責任編輯:肖凡)

(文章來源:網絡圖片)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