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音繞梁 琵琶曲之王:《十面埋伏》(...

琵琶曲之王:《十面埋伏》(圖)

分享

【新三才首發】琵琶本身是撥彈樂器之王,(從字面理解也是,琵琶二字都有兩個王)而這首《十面埋伏》又是琵琶曲中之王,可謂王中之王。對於曲子的題目,據說是當年的韓信使用十面埋伏的方法,大敗項羽。而到底是哪十面,沒有記載。
 
佛家有十方世界之說,十方是指四面八方加上上下,共十方。也許韓信就是這樣,布下天羅地網,使得項羽上天不得,入地不能,八方又被圍堵,最後只落得烏江自刎的結局。這才是最厲害的兵法。
 
今天就先分析一下這個上下及天地。其實四面八方根本就困不住項羽的,只要過了烏江,韓信也就無計可施。韓信明白這個道理,相傳在項羽退兵烏江之前,韓信早就派人到烏江邊,用糖汁寫了“霸王自刎烏江”六個大字,螞蟻嗅到糖的甜味,從四面八方聚攏來舔糖汁,使得項羽認為這是天意。常言道天意不可違,項羽便自刎而死。
 
這個“天意”,就是天地,就是人的內心也叫信心,韓信就勝在打擊了項羽的信心。所以韓信的十面埋伏是包括這個天地的,也就是我們常說的攻心戰。這才是十面埋伏的全部意義,史書上沒有記錄或許是我們後人不理解罷了。
 
這首琵琶曲《十面埋伏》可謂驚心動魄,緊張又威武,從氣勢上也是沒有任何的一首曲目可以相提並論的。以至於現在的武打片只要一遇到緊張的氣氛,就喜歡使用這首《十面埋伏》的開始部分來襯托,足以證明這首曲子,也是可以攻心的,也同當年的韓信一樣,真的是十面埋伏。
 
明代王猷定《湯琵琶傳》中,記有被時人稱為“湯琵琶”的湯應曾彈奏《楚漢》時的情景:“當其兩軍決戰時,聲動天地,瓦屋若飛墜。徐而察之,有金聲、鼓聲、劍弩聲、人馬辟易聲,俄而無聲,久之有怨而難明者,為楚歌聲;凄而壯者,為項王悲歌慷慨之聲、別姬聲。陷大澤有追騎聲,至烏江有項王自刎聲,余騎蹂踐爭項王聲。使聞者始而奮,既而恐,終而涕泣之無從也。”
 
《十面埋伏》全曲分十三個段落,都標題可歸三部分:
 
第一部分:(1)“列營”全曲序引,表現出征前的金鼓戰號齊鳴,眾人吶喊的激勵場面。音樂由散漸快,調式的複合性及其交替轉換,更使音樂增加不穩定性。(2)“吹打”。(3)“點將”主題呈式,用接連不斷的長輪指手法(但輪一句輪一拂輪)和“扣、抹、彈、抹”組合指法,表現將士威武的氣派。(4)“排陣”。(5)“走隊”音樂與前有一定的對比,用“遮、分”和“遮、劃”手法進一步展現軍隊勇武矯健的雄姿。
 
第二部分:(6)“埋伏”表現決戰前夕夜晚,漢軍在垓下伏兵,氣象寧靜而又緊張,為下面兩段作鋪墊。(7)“雞鳴山小戰”楚漢兩軍短兵相接,刀槍相擊,氣息急促,音樂初步展開。(8)“九里山大戰”描繪兩軍激戰的生死搏殺場面。馬蹄聲、刀戈相擊聲、吶喊聲交織起伏,震撼人心。先用“劃、排、彈、排”交替彈法,後用拼雙弦、推拉等技法,將音樂推向高潮。第三部分:(9)“項王敗陣”(10)“烏江自刎”先是節奏零落的同音反覆和節奏緊密的馬蹄聲交替,表現了突圍落荒而走的項王和漢軍緊追不捨的場面;然後是一段悲壯的旋律,表現項羽自刎;最後四弦一“劃”後急“伏”(又稱“煞住”),音樂嘎然而止。原曲還有:(11)“眾串凱”(12)“諸將爭功”(13)“得勝回營”
 
縱觀這首琵琶曲,真可謂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曲中之王。這首琵琶曲同當年的韓信一樣,流傳於世,萬古流芳。
 
備註:琵琶,被稱為“彈撥樂器之王”、“彈撥樂器首座”,撥弦類弦鳴樂器。木製,音箱呈半梨形,上裝四弦,原先是用絲線,現多用鋼絲、鋼繩、尼龍製成。頸與面板上設用以確定音位的“相”和“品”。演奏時豎抱,左手按弦,右手五指彈奏,是可獨奏、伴奏、重奏、合奏的重要民族樂器。琵琶, 是東亞傳統彈撥樂器,已有兩千多年的歷史。最早被稱為“琵琶”的樂器大約在中國秦朝出現。“琵琶”二字中的“珏”意為“二玉相碰,發出悅耳碰擊聲”,表示 這是一種以彈碰琴弦的方式發聲的樂器。“比”指“琴弦等列”。“巴”指這種樂器總是附着在演奏者身上,和琴瑟不接觸人體相異。在唐朝以前,琵琶也是漢語里 對所有魯特琴族(又稱琉特屬)彈撥樂器的總稱。
 
【新三才首發 轉載請註明出處】
責任編輯:新遠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