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彩丹青 水墨文字--畫枝條說(圖)...

水墨文字--畫枝條說(圖)

分享

《畫枝條說》 馮驥才作於1991年(89×96cm)

是日,做純理性思考。思考乃一奇妙的境界。各種思維線索,有如大地江河,往來奔突,縱橫交錯,看上去如同亂網,實則源流有序,涇渭分明。於是一時思得心頭大暢,抬手由筆筒取長鋒羊毫一枝,正巧硯池有墨,案桌有紙,遂將筆鋒飽浸墨汁。筆隨手,手隨心,心無所想,更無形象,落紙卻長長抒展出一根枝條來。這好似春風吹樹,生機勃發,轉瞬就又軟又韌伸出這好長好鮮的一條呵。

一枝既出,復一枝順勢而來。由何而來,我且不管。反正腕下如行雲流水,漫瀉輕颺,無所阻礙。枝枝不絕,鋪向滿紙。不知不覺間,已浸入並盡享一種自我的豐富之中了。

然而行筆之間,漸漸有種異樣的感覺。這一條條運行在紙上的墨線,多麼像剛才那思維的軌跡?

有時,一條線飄逸流瀉,空游無依,自由自在,真好比一種神思在隨意發揮;有時,筆生艱澀,腕中較勁,線條頓挫有力,躥枝拔節,酷似思維的層層深入;有時,筆鋒疾轉,陡生意外,莫不是心中騰起新的靈感?於是,真如樹分兩枝,一條線化成兩條線,各自揚長而去,紙上的境界為之一變。

這枝條居然都成了我思維的顯影。

一大片修長的枝條好似向陽生長,朝着斜上方擁去;那裡卻有幾條勁枝逆向而下,帶着一股生氣與銳意,把這片豐繁而瀰漫的枝椏席捲回來。思維的世界本無定勢,就看哪股力量更具生命的本質。往往一枝奪目出現,頓時滿樹沒入迷茫。而常常又在一團參差交錯、亂無頭緒的枝椏中,會發現一個空洞似的空間,從中隱隱透着蒙蒙的微明。這可不是一處空白,仔細看去,那裡邊已經有了淡淡的優雅的一枝,它多麼像一聲清明又鮮活的召喚!

我明白了,原來這滿紙枝條,本來就是我此刻思維的圖像。我第一次看見了自己的理性世界。在這往複穿插、層層疊疊的立體空間里,無數優美的思維軌跡,無數勇氣的涉入與艱澀的進取,無數靈性的神來之筆,無數深邃幽遠的間隙,無比的豐富、神奇、迷人!這原來都是我們的思維創造的。理性世界原來並不完全是邏輯的、界定的、歸納的、簡化的;它原來比生命天地更充溢着強者的對抗,新舊的更替,生動的興衰與枯榮;它還比感情世界更加變化無窮,流動不已,燦爛多姿和充滿了創造。

我停住筆,驚訝於自己畫了這樣一幅沒有感情色彩卻使自己深深感動的畫。原來人類的理性思考才是一個至美的境界。此外,大千萬象,人間萬物,誰能比之?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