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詞歌賦 葉上題詩欲寄誰?典故中的故...

葉上題詩欲寄誰?典故中的故事(組圖)

分享

一、桐葉題詩

唐代詩人顧況,春日與詩友遊覽宮城附近的苑林。他在橫貫宮城的小河中撿拾了一片桐葉。桐葉上題詩道:“一入深宮裡,年年不見春。聊題一片葉,寄與有情人”。

次日,顧況亦於一片桐葉上題詩道:“花落深宮鶯亦悲,上陽宮女斷腸時。君恩不禁東流水,葉上題詩欲寄誰?”

題罷,將之投入河中,任之緩緩流入宮牆。數日後,有人在河中又拾到一片桐葉,葉面上又有題詩:“一葉題詩出禁城,誰人酬和獨含情?自嗟不及波中葉,蕩漾春風取次行。”

顧況得知此詩後,為題詩者的紅顏薄命而深深嘆息。後來遂以“桐葉題詩”喻宮女幽怨,常用於詩文之中。

二、曉風殘月與大江東去

“唐宋八大家”之一的蘇軾是北宋傑出的文學家,所作散文汪洋恣肆,詩歌清新豪健、獨具一格。詞為豪放一派,對後世頗具影響。

蘇軾在翰林任職時,曾遇一善歌的幕僚,蘇問:我詞比柳詞何如?

對方答道“柳中郎詞,只好十七八女孩兒,執紅牙拍板,唱楊柳岸,曉風殘月;學士詞,須關西大漢,執鐵板唱大江東去。”蘇軾聽聞,為之絕倒。

“曉風殘月”為柳永《雨霖鈴》中句,“大江東去”為蘇軾《念奴嬌。赤壁懷古》中首句。兩句頗能代表柳,蘇兩家詞的不同風格。因此,後人論詞,議及“婉約派”與“豪放派”之不同特徵時,常用此典。典見《吹劍續錄》。

三、王孫春草

《楚辭》中有“王孫游兮不歸,春草生兮萋萋”之句,後代詩人遂常以“王孫春草”喻惜別、懷友之語。“王孫草”則代表着引發人懷具離愁的景色。

“王孫春草”的比喻,在南朝宋謝靈運《悲哉行》的“萋萋春草生,王孫游有情”、唐朝王維《送別詩》的“山中相送罷,日暮掩柴扉,春草明年綠,王孫歸不歸”、唐朝白居易《賦得古原草送別》的“遠方侵古道,晴翠接荒城。又送王孫去,萋萋滿別情”、杜牧《長安送友人游湖南》的“山密夕陽多,人稀芳草遠”等詩詞中,尤為著稱。典見《楚辭,招隱士》。

四、白雲蒼狗

唐太宗大曆初年,王季友在豫章郡幕府任職。詩人杜甫與王季友有交,憐憫他博學多才卻仕途失意,而且還遭遇妻子背離的不幸。因此作《可嘆》一詩抒慨:

天上浮雲如白衣,斯須改變如蒼狗。

古往今來共一時,人生萬事無不有。

近者抉眼去其夫,河東女兒身姓柳。

丈夫正色動引經,酆城客子王季友。

群書萬卷常暗誦,孝經一通看在手。

貧窮老瘦家賣屐,好事就之為攜酒。

豫章太守高帝孫,引為賓客敬頗久。

聞道三年未曾語,小心恐懼閉其口。

太守得之更不疑,人生反覆看亦丑。

明月無瑕豈容易,紫氣鬱郁猶沖斗。

時危可仗真豪俊,二人得置君側否。

太守頃者領山南,邦人思之比父母。

王生早曾拜顏色,高山之外皆培塿。

用為羲和天為成,用平水土地為厚。

王也論道阻江湖,李也丞疑曠前後。

死為星辰終不滅,致君堯舜焉肯朽。

吾輩碌碌飽飯行,風後力牧長回首。

首四句道:“天上浮雲似白衣,斯須改變如蒼狗。古往今來共一時,人生萬事無不有。”此詩以天上浮雲翻覆蒼黃的變化,比喻世事變化多端、人生榮枯沉浮無常。“白雲蒼狗”後用以比喻世事瞬息萬變。宋代詞人張元乾的《瑞鷓鴣‧彭德器出示胡邦衡新句次韻》中有:“白衣蒼狗變浮雲,千古浮名一聚塵”句。典見《杜工部集》。

五、鏡花水月

鏡中花,水中月,世人常以喻虛幻不可求得之物,但詩家常用以比喻朦朧空靈的意境。如宋代嚴羽以佛論詩,主張妙悟,他說;“故其妙處,透徹玲瓏,不可湊泊,如空中之音,相中之色,水中之月,鏡中之象,言有盡而意無窮。”

明代謝臻論詩云:“詩有可解不可解,不必解,若水月鏡花,勿泥其跡可也。”亦以“鏡花水月”比喻詩歌中不可言傳的妙境。

清代《紅樓夢曲》中的〈枉凝眉〉:“一個枉自嗟呀,一個空勞牽掛。一個是水中月,一個是鏡中花。”則以“水中月、鏡中花”來比喻虛幻的景象,“鏡花水月”最終只落得一場空而已。

六、吹簫引鳳

有簫仙者,生於周宣王十七年五月五日。宣王末年,史籍散亂,簫仙為文記述史事本末,以補正史之不足,人因稱為簫史。其人瓊姿閃爍,風神超邁,每引笛,能作鸞鳴鳳響。秦穆公之女弄玉,亦喜歡吹簫,公因以下嫁簫史。

夫婦伉儷相得,日以吹簫為樂。十數年後,弄玉也得簫史吹奏之妙,指開笛響,能作鳳凰和鳴之聲,引得鳳凰聞聲後,紛紛飛聚於屋頂上。秦穆公特修築鳳台一座。後弄玉乘坐鳳凰,簫史駕奴飛龍,雙雙升天而去。

後因以“吹簫引鳳”演技高妙神覺,復亦喻以鳳求凰,男女締結良緣,詩文小說中用為熟典。唐代李端《贈郭駙馬(暖)》詩云:“日暮吹簫楊柳陌,路人遙指鳳凰樓。”即用此典。

(責任編輯:文恩)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