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廣場 《敦煌》— 第一集 探險者...

《敦煌》— 第一集 探險者來了 Part4

分享
{flv}Video/Wei/089{/flv}
 
 
 
 
十個月後,王道士迎來了第二批外國人——伯希和的法國探險隊。

伯希和,這一年才二十九歲,精通十三國語言,法國人誇他英俊優雅,有點兒軍人作風。他的一口流利的漢語很快贏得了王道士的好感。他還帶來一名專業攝影師,對莫高窟進行了第一次全面的拍攝。

 
 
這是當年破敗的莫高窟,這個小牌坊和古漢橋如今早已不存在了。而今天的莫高窟最著名的九層樓在當時也只有五層。幾個月前,當伯希和在新疆時,他看到一本佛經,這是公元八世紀的寫本,出自一個叫藏經洞的地方。於是慢條斯理的他直奔敦煌而來。
 
 
在莫高窟,他對洞窟進行了第一次詳細的編號。“自從人們從這一藏經洞中淘金的八年來,我曾認為該洞中的藏經已大大減少。”在西方狂歡節的最後一天,伯希和進入藏經洞。
 
 
 
 
這張由攝影師努埃特拍攝的照片,是今天我們了解當年藏經洞洞內狀況唯一的影像資料。透過這一人高的經卷,我們甚至能看到在牆壁上隱隱約約的壁畫。
 
 
“當我置身於這個寶庫,三側都布滿了一人多高的卷子,您可以想象我的驚訝。”原本他非常擔心斯坦因將寶貝搜羅一空,但很快他發現,因為不懂中文,斯坦因給他留下了許多。
他說:今天是個節日!他決定要將全部經卷翻閱一遍,在燭光下,他用了整整三個星期的時間來完成這項工作。前十天,他每天拆開近一千捆卷子,創下了每小時打開一百捆的記錄,他戲稱這是汽車的速度。
 
 
1908年5月27號,伯希和離開敦煌,他用五百兩銀子換得七千卷藏經洞文物。離開敦煌的第二天,就是伯希和的三十歲生日,這肯定是他一生中所能得到的最珍貴的生日禮物。
1909年9月4日,北京的六國飯店,在京的學界名人幾乎全都參加了招待伯希和的宴會。會上,他將隨身攜帶的一箱敦煌寫本精品公開展覽出來。使得著名學者羅振玉等人大驚不已。當時中國的宋版書已很稀少,忽然有人帶來了從未見過的六朝隋唐古寫本,整個北京學術界震動了。
1909年冬天,清政府下令,押送剩餘的經書進京。經書並沒有裝箱,只用草席草草遮蓋。從敦煌到北京,一路都有經卷丟失。
 
 
這是北京的廣化寺,1910年藏經洞文物運抵北京時,這裡開始興建中國第一座近代的國家圖書館。中國的國家圖書館比日本晚了四十年,比法國晚了一百二十年,比英國晚了一百六十年。但是押運的官員竟直接把大車開進了自己的家裡,挑選精美的經卷據為己有。因為怕被人發現,他們將萬張的經卷一撕為二。

這是藏於中國國家圖書館的藏經洞文物,後人總結說,藏經洞文物藏於英國者最多,藏於法國者最精,藏於俄國者最雜,藏於日本者最隱最秘,藏於中國者最散最亂。

 
1924年,美國人華爾納來到敦煌,粘走壁畫26方,取走唐代彩塑一尊。俄國人奧登堡,拿走敦煌文文物三百件,日本大谷光瑞考察隊購得四百件。今天,敦煌藏經洞的文物散落於世界上十多個國家。
這是春季的敦煌,這時距離敦煌藏經洞文物流失已經過去整整一百年了“敦煌者,吾國學術之傷心史也。”當時著名國學家陳寅恪曾這樣感慨。
道士塔
“我的兒子今年十歲了,有一次他看一個電視節目,介紹一些來自吐魯番敦煌的壁畫,和雕塑等文物是怎麼被分割裝箱運到柏林的,我的兒子說,我不能理解他們為什麼可以這樣做。”

“我曾經給王道士贈送了七十五兩銀錢,可是被誇大到十萬兩,村民們要求和他分享這筆錢。他當然拿不出,只能裝瘋賣傻,才躲過了這場災難。”在華爾納寫給斯坦因的信中,有好名聲的王道士卻因藏經洞晚節不保。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