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三地 轟炸機遭鳥群撞擊 飛行員冷...

轟炸機遭鳥群撞擊 飛行員冷靜處置安全返航(圖)

分享

【新三才網訊】夜裡,大型轟炸機飛臨靶場上空,彈艙已開,轟炸總開關已接通,訓練彈一觸即發……突然,戰機遭遇鳥群撞擊,前艙擋風玻璃、左機翼、左側水平尾翼、左發動機一級導向器葉片葉背等多處嚴重受損,第一領航員負傷。南空航空兵某團秦軍機組臨危不亂、密切協同、成功處置這一空中特情。

4月18日,南空航空兵某團黨委研究決定,為正確處置夜間鳥撞飛機空中特情的秦軍機組進行獎勵,並為機長秦軍報請一等功。

本報記者昨追蹤采防這一空中驚險一幕……

4月16日晚,戰機轟鳴的江南某機場,南空航空兵某團組織的跨晝夜飛行訓練接近尾聲。

16日19時30分,飛行一大隊副大隊長秦軍駕駛戰鷹呼嘯而起,實施最後一個架次的夜間轟炸針對性訓練課目。戰鷹按計劃抵達指定空域。3分鐘後,秦軍駕駛戰機下降高度至826米,以每小時485公里的速度進入轟炸航路。第一領航員曾超群打開彈艙,接通轟炸總開關,檢查設定數據。投彈轟炸一切準備就緒。

秦軍駕駛的戰機距離靶標越來越近。曾超群抬頭目視尋找夜幕下的燈光靶標,只要輕輕一按投彈按鈕,彈艙內的訓練彈將從天而降。然而,就在此時,一起毫無徵兆的空中特情不期而至。

只聽“砰”的一聲巨響,秦軍感到腦袋一震,戰機劇烈抖動了一下,正前方和左前方的擋風玻璃出現了一道道血漬和細小裂紋。幾乎就在同時,曾超群面前厚達一厘米的機頭擋風玻璃突然破碎,隨着一陣猛烈的強風,一團團黑乎乎的物體帶着腥味撲面而來,他感到左眼和右肩一陣劇痛,臉上、脖子上、飛行服上粘滿了動物的殘骸、皮毛和鮮血。

“撞鳥了!”曾超群大喊一聲,腦海中隨即浮現出空中特情處置預案。望着機翼下燈光點點的村莊,他迅速關閉彈艙和轟炸總開關,斷開繼電器,防止鳥的殘骸飛進機艙撞擊到一觸即發的投彈按鈕。

上升高度,避免可能出現的鳥群再次撞擊;減速,減少氣流對飛機和機組人員的損傷。20時23分,有着2400多小時飛行經驗和4次成功處置空中特情經歷的秦軍,按照操作程序駕駛戰機避開村莊後返航,並鎮定自若地指揮機組成員檢查飛機發動機參數和其他設備工作狀況。在他的指揮下,機組人員迅速恢復冷靜,像平常飛行一樣各司其責,密切協同。

“一號,我撞鳥了,左風擋和正風擋,比較嚴重。”完成一系列空中特情處置後,秦軍向塔台飛行指揮員、師副參謀長譙建報告發生的險情。

20時29分,根據塔台飛行指揮員的指揮,秦軍一邊保持戰機平穩飛行,一邊命令右座飛行員張立岩解開安全帶、脫下降落傘,並使用機上自動駕駛儀穩住飛機狀態。隨即,他解開安全帶、脫下降落傘,離開座位與張立岩調換位置並接過駕駛桿,小心翼翼地駕駛受傷的戰機。

夜風通過玻璃破損處不斷灌入機艙,處在第一領航員位置的曾超群感到左眼和右肩越來越不適。特別是右肩劇痛無比,漸漸無法用力和正常舉起。他一邊監控面前的各類儀錶,一邊繫緊飛行帽、按緊飛行帽上的喉結送話器,把這一情況報告給機長秦軍。秦軍立即指揮第二領航員張文匯與曾超群互換位置,其他機組人員繼續監控飛機發動機參數和其他設備的工作狀況。

遭到鳥撞的受傷戰機距離機場越來越近。看到夜空中一個亮點由遠而近,地面上的工作人員忙碌起來,牽引車、消防車、救護車各就各位,官兵們不約而同地仰望星空,期盼戰鷹安全返航……

放起落架,三轉彎,四轉彎……20時40分,燈光明亮的機場跑道映入秦軍的眼帘。秦軍柔和地駕駛戰機緩緩下降高度,一系列動作一氣呵成。對正跑道後,戰機由於受損氣動布局改變,不停地右偏,操控困難。秦軍雙手緊握駕駛桿,不停地向左修正方向。距離跑道10多米時,戰機終於對正跑道中心線,穩穩地降落在跑道上,剎車,減速,退出跑道,關車……

20時43分,傷痕纍纍的戰鷹穩穩地停在跑道上。經機務人員初步檢查發現:第一領航員位置前方擋風玻璃破碎,艙內有大量鳥毛和血肉模糊的鳥殘骸;左座飛行員位置前方擋風玻璃外層破碎;左發動機一級導向器葉片葉背28片打彎;左機翼多處損傷,被撞出一個40cm×40cm的破損洞;左側水平尾翼被撞出一個50×30cm的破損洞;另有十多處機身蒙皮破損……

6名機組人員離機後,醫務人員檢查發現:除曾超群左眼角膜輕度損傷,右肩關節軟組織挫傷外,其他人員均未受傷,所有人員心理狀況良好。

事後,有關部門專家現場察看戰機受損情況後說,鳥群夜間撞擊戰機造成如此嚴重的大面積損壞,實屬罕見,秦軍機組沉着應對這一險情創造出我國空軍應急處置空中特情的又一奇蹟。如果不是機組人員沉着冷靜、心理素質過硬、技術精湛、協同默契,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來源 揚子晚報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