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評論 美國獨立日 寰球共慶時

美國獨立日 寰球共慶時

分享

【新三才網訊】今天7月4日,又是美國的獨立節了。每年的這一節日,世界上每個善良而誠實的人都會感到喜悅和光榮。自從世界上誕生了這個新的國家——美利堅合眾共和國 ——之後,民主和科學才在自由的新世界裡種下了根基。自從1776年以來,二百三十三年,每天每夜,從地球最黑暗的角落也可以望到自由女神手裡的火炬光芒 ——它使一切受難的人感到溫暖,覺得這世界還有希望。

從年幼的時候起,我們就覺得美國是個特別可親的國家。我們相信,這該不單因為她沒有強佔過中國的土地,她也沒對中國發動過侵略性的戰爭;更基本地說,中國人對美國的好感,是發源於從美國國民性中發散出來的民主的風度,博大的心懷。

曾經在中國,每個小學生都知道華盛頓的誠實,每個中學生都知道林肯的公正與怛惻,傑弗遜的博大與真誠。這些光輝的名字,在中國曾經是一切美德的象徵。他們所代表的,也早已經不止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榮譽了。馬克·吐溫、惠特曼、愛默生教育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國人。是他們使年青的東方人知道了人的尊嚴,自由的寶貴。這一切以心傳心的精神道德上的寄與,是不能用數字和價值來計算的。

中國人感謝着“美麥”,感謝着“庚款”,感謝民國以來的一切一切的寄贈與援助;但是,在這一切之前,之上,美國在民主政治上對落後的中國做了一個示範的先驅,教育了中國人學習華盛頓、學習林肯,學習傑弗遜,使我們懂得了建立一個民主自由的中國需要大膽、公正、誠實。我們相信,這才是使中美兩大民族不論在民國,一定能夠永遠地親密合作的最基本的成因。

兄弟見過不少體育明星,都很喜歡美國的平淡生活。說以前在國內時,困擾太多,上街都得戴墨鏡,還常被領導強迫入黨。反正美國人最喜歡體育,偶而有點失落,只要講一聲自己曾是某年某項的世界冠軍,聽者一定大呼小叫,虛榮心依然充份滿足。

成對比的是,某些畫家覺得投錯了地方。有誰說得出活着的美國著名畫家嗎?普通人只知道報上畫漫畫的。畫家們流落紐約街頭為遊客描肖像;而他們在國內,就算輪不到在北京開展覽,也會被各地旅遊局請去吃土產拿紅包。雖有丁紹光、陳逸飛那樣畫出了幾百萬美金豪宅的,但這是極個別極個別。

中美兩國之間,存在着很大的文化差距。但美國是一個如此張揚個性、如此開放的國家,你可以反對西方文化,可以反對美國政府的外交政策,要反對美國的生活方式,卻實在有點難。因為不管你想過什麼樣的日子,在美國都能如願以償,只要你自身條件還算湊合。這包括吃中國菜、讀《人民日報》國內版(還不是海外版)、看CCTV中文台(還不是英文台)。

如果你想過有文化的高雅日子,美國雖然出全世界最爛的書、最爛的電影,美國卻也有全世界最好的書、最好的電影。電影大家網上看得到,談小說吧。在美國,就算隨手拿本上不得文學殿堂的通俗作品,比如 Elmore Leonard (他的《Get Shorty》曾拍成電影《黑道當家》)的罪案小說,裡面的槍手,對人性的深刻認識,都要遠遠超過咱們主旋律作品裡的省委一把手。

如果想過閑適的家常日子,即使是紐約這樣的大都會,開車一個多小時,就到了新澤西的農莊。橡樹林里小溪旁,扒堆樹葉生個火,烤起牛肉、雞塊,闔家吃野餐。頭上知更鳥在歌唱;腳邊蹲有小松鼠,傻呼呼望着你;一百米開外,鹿媽媽帶着孩子們走來走去。

或許中國現在更容易發財,或許中國人的政治抱負只能在中國施展,或許這片土地與中國人的生命底色更匹配。從美國回來的人,忙碌之餘,回憶起新大陸的自由時光,卻是難免有所懷念的,不管交還移民局I94入境卡時如何堅定。即使那些曾在他鄉受過心靈創傷的人,也是如此。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