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評論 中日上演完美“貨幣大戰”?...

中日上演完美“貨幣大戰”?(圖)

分享

【新三才首發】據最新消息報道,日本大舉批評中國大舉購買日本國債、致日元升值堅挺達15年來之最的聲音還沒有消失,而又有新數據顯示,中國在8月份不是增購日元而是拋售了它在上半年吃進的幾乎全部日元債券。中國現在幾乎沒有了日元任何債券,這一買一賣中國到底是想幹什麼?能幹什麼?為什麼?

日本政府10月8日數據公布,日本國債8月份的買賣數據讓關注日元的各方人士大吃一驚:中國拋售了兩萬億日元的日本政府債券,約合美元250億。而9個月份,日本公布7月份國債買賣數據之後,日本官員高調批評中國大規模購買日本國債,對日元快速升值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這個消息藉着中日釣魚島爭端而迅速傳遍世界。人們在猜,現在(指9、10月份)中國幾乎又拋空了原來吃進的日元債券,難道是釣魚島撞船事件埋下了禍根?這一買、一賣,可以說中國盈利都有少少可喜,因為自9月中下旬以來日元升值達到了15年以來的空前之最,但中國上半年吃進的日元國債並非是日元最高值時期拋空。

在2010年前七個月,中國連續增持日本國債,而且數量逐步增加。6月份購買53億美元,7月份更達到70億美元。總持有量超過兩百億美元。按慣例,資本市場的任何 “吃進”和“賣空”,都被定為“善意”與“惡意”之區別。日本官方認為,中國這個世界最大的外匯儲備持有者購買日債的行為加劇了日元升值的勢頭;也有外國評論認為,中國的做法包藏禍心,意圖通過推高日元幣值來打擊日本出口,增加中國對日出口。而中國拋售日債與菅直人9月勝出、第一天就大量投放日元干預貨幣如出一轍,與日本政府採取了一個方向的策略。

但有着名國際問題學家認為:中國如此大規模雙向的資本“大進大出”,實乃61年以來不曾有過,也是絕無僅有,這是中國進入國際資本市場真正意義上的“一次小試牛刀、一次資本大演練”,也可能攜帶着因釣魚島事件“發酵”而引發的一些“雜念”。但是,全球公正的資本市場是不可能拿一個國家的資本、帶着“邪惡”之念來“大進大出”的。否則,你稍微動腦略加一想,若是一個小的經濟體或是一個較小的國家,“大進大出”250億美元完全可致一個小國經濟體崩潰、陷入一派混亂。曾記否,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1997年底,中國外匯儲備為1400億美元,到1997年底香港外匯儲備928億美元,而1997年美國當年GDP為80834億美元),索羅斯與港府賭了一把港元,差點把香港拖進全球第一次的金融危機之中(見北京2001年總第二期《銀行家》雜誌第112-117頁《金融危機速寫》作者鞏勝利)。事後,有尖端研究論述:政府“干預”的遊戲是“非常可怕”,若是當年的克克林頓政府支持索羅斯與香港政府“玩一把”,那麼中國、香港政府的外匯總額2400多億美元全搭進去,怕也不及當年的微軟一家公司(當年微軟公司約5000億美元)……一國政府“干預”的遊戲,要堅決的“阻玩”!否則,一些“超級大國”可以用國家資本任意將它國“玩弄”於掌握之中。

“大進大出”–國家資本250億美元、2500億美元、25000億美元……,是不可能用這樣的國家資本來玩“遊戲”的。因為這樣來玩着資本“遊戲”,若非要一個國家這樣“來玩”,那麼:可以致全球90%以上的國家金融、經濟而毀於一旦。這是與資本市場“惡意”收購、“海盜”同樣的毀滅性意義。這種遊戲是“禁玩”的,因為任何國家的這種遊戲都將被嚴重監管,國家也不允許有這樣的開支。

回頭來看,在2010年9月9日,日元兌美元匯率是83.85比1,是1995年以來至今的最高點。而這一番指責在8月份的數據出來之後顯得非常缺乏說服力。中國在日元漲勢最尖端時候,不僅沒有助娼為孽的繼續吃進日元國債,反而將中國今年吃進的絕大部分日債全部拋了出去,這是對日元升值是最有力的幫助和支持。但事與願違、許多評論者說,是中國在推動日元走上了一個又一個的高峰。事實顯現是,中國拋售日債之後,日元還相當強勢。看來中國的動作並沒有對日元匯率產生什麼大的影響,這與日債市場龐大、進入者也龐大至關重要。拋光日債的中國,再沒有日債可拋出的境況下,中國也無奈地背上了“罵名”。

這是全球不爭的事實,因為中國擁有全球各國第一巨大的“外匯儲備”,被廣泛認為是中國外儲多樣化的一個開始。當然,中國國略源頭是更應該減少外匯儲備、少吸引外資,以“打平”為根源策略。中國2010年前七個月購買的日債數量超過去年的五倍,但8月份又全部拋了出去,這也不是長久之計。美元持續十多年貶值,對中國持有的2.5萬億外儲構成非常很大的威脅。中國當局一直在嘗試如何減少美元比例,增加其它幣種的比例,但至今收效甚微,何不把“外匯儲備”用以各級地方政府的“招商引資”?這正是個矛盾的天謎。

中國最大的麻煩是,資本找不到出路,特別是公民私人手中不多的資本找不到任何出路,這對全球第二大資本國非常危險。中國資本市場–股市、債市及其它市場,與中國經濟向相發展、如稀泥糊不上牆,中國房地產投資陷入最大死地,本人投資產業可以得到投資回報的理念和實踐,成為中國資本的水中月亮……巨大的資本找不到出路,就四面八方亂出擊,黃金、綠豆、生薑、大蒜、玉石等等等都是資本要去的地方,還不知道中國資本在哪裡可以靠岸……中國資本市場休克、停止不前、不能以主流渠道吸引這個國家最大的資本流量,資本自然要尋求自己的出路,中國資本還不知道要去哪裡去創造奇蹟?

倘若日元不是中國外儲多樣化的目標,那麼中國為什麼在今年大幅度增加日債持有量,而然後又突然拋出呢?有分析認為,中國這樣做是出於短期目的,可能是看準了日元升值的趨勢,而加大了購買日債的力度。在日元幣值升高的時候再全部出手,從中也拿到一筆不小的利潤。眼前的確是美元損失它來補的一個現實。還值得一提的是,頭七個月中,日元兌美元的匯率平均在90比一之上,而出手日債的時候,也就是8月份,匯率在85比一左右。價差還是不小的。

中國外匯儲備巨大、全球之最,中國的國際、國內的投資市場都非常非常有限,暴利產業、股市、房地產、一些大財富產業都沒有百姓的投資機會,只有像美元、日元和歐元這少數幾個債市才有能力吸收中國的外儲投資;但這幾個市場都不是很理想,日元市場受日本經濟基本面影響而不利於長期投資;美元市場在美國經濟走軟,美元長期貶值之下,美聯儲量化寬鬆的貨幣政策繼續擴展的前景下而看跌不看長;其實,歐元是一個非常值得進入、債務遠小於美國、市場健康的大市場,但歐元市場“法制化”很高,中國至今還不適應高度“法制化”進程,所以長期以來避諱歐元,但避諱歐元則讓中國在國際市場很難走得更遠。歐元市場不是個小問題。歐盟已經成為中國的第一大貿易夥伴,不過中國總理溫家寶最近展開了歐元的攻勢,但與歐元、歐元區“你親我愛”,怕中國還需要“法制化”深入的跟進。歐元區取得投資的張進,中國要擴大它所持有的歐元資產規模,給歐盟國家以支持,還要有歷史的根源建樹才行。

中國外儲多樣化說起來容易,做起來比登天還難。要真講解決中國外儲安全問題,最好的辦法就是加快匯率制度的根源改革,與美元、歐元通行,先學歐元成為一種自由貨幣,再學美元成為國際貨幣。否則,與美元、歐元衝突,總要有一天“匯率操縱國”之劍還要殺將出來……而人民幣長期遊離於美元、歐元之外,與美歐元衝突,人民幣殺出一條血路,可能付出的代價更慘重、更大麴折、更沒有出路……也許,對全球近一半30億人使用的美元、歐元、中元(註:中元,是人民幣、台幣、港幣、澳門幣如歐元結構的一種“合體”)來說,“三元鼎立”是今日世界的唯一出路,但需要遊戲規則的“玩法”。

(作者系國情內參首席研究員)

【新三才首發 轉載請註明新三才】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