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評論 英媒:如何從絕望的阿薩德手...

英媒:如何從絕望的阿薩德手中拯救敘利亞?

分享
隨着自己獨裁政權的崩潰,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德似乎已經無計可施了。有指控說,他對試圖推翻他的反對派武裝使用了化學武器。英國《金融時報》近日發表署名文章稱,雖然這一指控目前還沒得到完全確認,但是敘利亞衝突的目擊者確信,阿薩德已經這麼做了,其目的是為了測試外界的容忍度:他運用屠殺的方式維護政權的路還能走多遠。
文章說,在過去,當面對武力威脅時,阿薩德和他已故父親,前敘利亞總統哈菲茲•阿薩德一樣,傾向於緩和。然而這次戰爭已經延續了兩年還沒分出勝負。阿薩德家族的殘暴早已為世人所知。他們一再宣稱自己統治敘利亞的“皇權”。他們準備着,如果不能掌控敘利亞及其人民,就進行破壞。他們還準備着,在怒潮湧動的敘利亞引發戰火,他們也一直威脅着要開火。
如果美國及其盟國對於阿薩德這次小規模使用沙林神經毒氣不加理會,那麼阿薩德政權就會在戰爭中運用更多的化學炮彈。相反,如果西方國家和其他阿拉伯國家對此進行更加強硬的干涉和介入,那麼阿薩德政權可能會把化學武器作為最後的抵抗方式。
文章認為,對於這場悲慘的衝突,並沒有一定成功的解決方案,但是有不同的方案可供選擇。如今,西方國家可能要介入敘利亞衝突,那麼首先的問題就是:阿薩德政權為什麼要冒天下之大不韙,使用化學武器?
在阿薩德的小算盤中,一定想到了奧巴馬總統會對再次捲入一場中東地區的戰爭心存顧慮,也想到了俄國由於支持他而在聯合國安理會造成的分歧。即使在被指控使用神經毒氣之前,阿薩德政權的種種邪惡伎倆,就已經顯示出其陷入絕望的境地。該政權的“安全方案”沒有湊效。
在兩年的衝突後,阿薩德政權已經失去了半壁江山。如今,該政權正在為了大馬士革市中心的地盤苦苦支撐。不斷有消息稱,自從去年7月,阿薩德的安全內閣在一次轟炸中炸得粉碎後,阿薩德一直靠着伊朗人保護着他。
在一系列的攻勢中,阿薩德政權已經用盡了武器庫中的每一件武器。該政權現在看起來不像個國家,而更像一個龐大的民兵組織,他們必須保持霍姆斯(敘利亞西部城市)通往西北沿海和山區中心地帶的道路暢通,以留條後路。那裡是准什葉少數派阿拉維派的聚集地,他們建立了自己的勢力範圍。
這個政權現在還有兩個阿拉維派的精英分支,但是它已不再相信軍隊,因為這支軍隊可能徒有虛名。比如說,為什麼裝備精良的空軍用直升機把裝滿炸藥的石油桶投放到叛亂地區進行轟炸呢?因為這些飛行員大多是屬於敘利亞遜尼多數派,阿薩德政權懷疑這些飛行員的忠誠。
目前,一個主要由當地阿拉維派民兵組成的全國性網絡正在取代敘利亞軍隊,其中還包括例如基督教派的少數派,他們對遜尼多數派中伊斯蘭激進分子的興起很緊張,他們得做出“合作或對抗”的殘酷選擇。和阿薩德民兵組織一起戰鬥的還有黎巴嫩真主黨,該什葉派准軍事組織與伊朗和敘利亞結盟,現在,真主黨和民兵組織正在清除霍姆斯通往黎巴嫩邊境的道路。
如果這些都不起作用,阿薩德政權可能會用化學武器恐嚇當地的民眾以清除道路。一個阿拉維派大部落的首領表示,霍姆斯附近忠於阿薩德的軍隊擁有化學武器,並且將使用它們。
過去,在敘利亞問題上,美國及其盟國含糊其辭,俄國表現出強大的政治影響,現在,兩個陣營必須攜手對付敘利亞。因為之前的旁觀政策讓極端主義有了可乘之機:與基地組織掛鈎的聖戰主義正在興起並發動叛亂,同時,伊朗在阿薩德政權,黎巴嫩,伊拉克和其它地方進行勢力滲透。
文章呼籲,美國和歐洲需要儘早行動,為目前還是多數派的敘利亞反對派提供武器,以應對阿薩德政權的飛機和裝甲車,並在解放區建立一個臨時政府。這將最終摧毀敘利亞的空軍和防空部隊,同時可能還要派遣特種部隊佔領或破壞阿薩德政權的化學武器庫。
還必須使用“智取”,即運用胡蘿蔔加大棒的戰術對付看起來胸有成竹的獨裁者,例如塞爾維亞的斯洛博丹•米洛舍維奇和利比亞的穆阿邁爾•卡扎菲:用攻心戰動搖其效忠者。與此同時,敘利亞反對派及其國際支持者需要作出可信的保證,以確保少數派的安全,尤其是預防遜尼派聖戰者的叛亂。
最後且同樣重要的是,俄羅斯必須在外交上有所擔當。雖然在普京的眼裡,戰爭過後的阿勒頗(敘利亞北部城市)和霍姆斯看起來應該像第二次車臣戰爭後的格羅茲尼那樣一片瓦礫(這是奪取政權的代價),然而使用化學武器應該是俄羅斯和美國總統的一個共同底線。如果聯合國安理會不能趕快回到這個底線,那就別在安理會浪費時間了。
瀟明編譯報道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