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萬象 正評論:G7峰會,美、德之...

正評論:G7峰會,美、德之爭為哪樁?

分享

【新三才獨家首發評論】近日剛落幕的G7峰會,最受矚目的戲碼之一,就是美國與德國之間對貿易、北約與所謂「西方價值」之間的歧異,透過美國總統川普與德國總理梅克爾的交鋒而更為突顯。

首先,我們來看看貿易的爭端。德國2016年貿易順差達到了2970億美元,超越中國成為世界第一大貿易順差國,其中,德國2016年對美國的貿易順差達到649億美元,也就是說,德國2016年貿易順差中,有22%都來自對美國貿易順差的貢獻。

雖然川普將此一結果的背後原因指為匯率因素(歐元兌美元相對弱勢),然而,德國強勁的經濟表現,可能部分是得力於德製產品的高品質(如寶馬、賓士汽車等)廣受消費者喜愛,以及德國大力推動工業4.0等現代化高效率的生產製造所創造的競爭力。因此,川普要解決美、德貿易逆差的問題,恐怕也得落實並加強美國本土製造生產的競爭力才是未來縮小美德貿易逆差的關鍵要素之一。

接著,看看北約(NATO)議題的爭論吧。在北約峰會上,川普向北約28個成員國中的23個國家,包括德國在內,公開討要國內生產總值(GDP)2%的國防軍費;也就是說,雖然北約規定成員國需要貢獻國內生產總值(GDP)2%的國防軍費,但實際上有遵守此一約定的國家,目前只有美國、英國、希臘、波蘭與愛沙尼亞五個國家。德國目前只有貢獻GDP 1.2%的國防軍費,在整個28個成員國中排名第15名,顯然不符合其歐盟領頭羊與歐洲最大經濟體的地位。

面對川普的質疑,梅克爾後來的公開回應非常令人玩味。她說:「我們能夠完全依靠別國的時代,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已經結束了。」言下之意,也就證實了德國長期以來享受著這種「完全依靠別國」來負擔責任的狀態,而這個所謂的別國,更精確地講,主要就是「美國」。因此,當川普積極要求德國面對與承擔北約的責任(GDP 2%的國防軍費)時,梅克爾才會有感而發講出這樣的話來。

而其他所謂的「西方價值」,包括對難民議題、對氣候變遷議題部分,川普確實也都與G7其他六國的意見不同。然而,難民議題確實得因各國國情不同有所考量與因應,因此歐盟國家的情勢,與美國的情勢確實有不一樣的特點,要強制要求大家以一樣的政策來處理難民問題,恐怕有違實際國際現實。至於氣候變遷議題,主要是所謂的《巴黎協議》,美國至今尚未點頭支持,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川普當局認為影響全球氣候變遷的主因,恐還有待釐清與證實。而若因此就泛指美國與歐洲的「西方價值」不符,也是有過分簡化問題的疑慮。

這場美、德之爭,看起來不會在短期間落幕,然而,在眾多媒體紛雲的報導中,能釐清背後真正的爭議原因,才有辦法了解個別領導人後續的相應反應,而不會只見樹不見林。

(評論/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獨家首發評論)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