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萬象 新三才精華回顧: 正在崩潰...

新三才精華回顧: 正在崩潰的歐洲 還能再次走向成功嗎?

分享

【新三才編譯首發】你相信歐洲正在沒落嗎?從北約組織內持續的爭吵,不當的移民管制,及東歐日益增長的專制主義跡象表明,歐洲正在走向沒落。

有人說沒有失敗哪會有成功。是的,過去70年來歐洲一再失敗著,而這些失敗一直都成為了歐洲成功的基石。但今天情況有所不同。這一次的失敗可能會導致歐洲徹底崩潰。

當今的歐洲可以分為:1945年二戰後的歐洲,1968年後主張人權的歐洲,以及最終冷戰後形成的歐洲。這三個階段的歐洲在今天看來都面臨著挑戰。

以二戰後的歐洲為例,當時的歐洲還可以清楚的記得第二次世界大戰所帶來的災難,因此他們決心要防止下一場戰爭(即核子戰爭)。儘管大多數人普遍認為歐洲大陸將不可能發生重大戰爭,但是當1990年南斯拉夫陷入混亂時,歐洲人再一次陷入了恐慌。

從上不難看出,二戰後的歐洲已經已經變得不堪一擊。對於年輕的一代來說,二戰已經成為了一個古老的歷史。法蘭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是對的,他說:「我們正處於歷史的盡頭,過去對現在來說無關緊要。」歐洲的年輕一代被動學習著歷史,卻沒有在歷史上思考。在互聯網時代,國家也失去了對公民教育的主導;通信技術的革命可以說一把雙刃劍,雖然年輕一代的溝通比上一代更為頻繁,但他們卻主要與同齡人交談,不能從上一代人中吸取經驗,這樣的溝通可以說是毫無意義的。

另外兩個因素也同樣破壞了今天歐洲對二戰記憶。首先,戰爭倖存者已經逐漸消失,其次,對於從歐洲大陸以外來到歐洲社會的大多數難民和移民來說,第二次世界大戰不是他們的戰爭。在談到「戰爭」時,對敘利亞難民只意味著阿勒頗的毀滅,而不是華沙或德累斯頓的毀滅。

當世界變的越來越危險,美國也不再對歐洲進行保護,歐洲也將面臨崩潰,因為歐洲人還在幼稚的相信世界是和平的。儘管有人已經提出忠告,但布魯賽爾堅持認為軍事實力已經過時,軟實力才是最重要的。這種轉變的戰後思想使得歐洲變得越來越脆弱。今天戰後的歐洲已經不能再視為是一個和平的力量,它逐漸成為了一個無法自衛的歐洲。(對於掌握這一現實的德國來說是非常痛苦的。)

另一個歐洲也同樣失敗了,它便是1968年後的人權歐洲,一個強調少數族裔權利的歐洲。1968年最主要的成就就是歐洲開始用最底層群眾的眼光去重新審視這個社會。這種意識轉變主要源於民主意識的全球擴張。如果要用一個詞來形容當時的歐洲那邊是——包容。

近幾十年來歐洲社會戲劇性的人口和社會變化已經威脅到了那些多數人——那些擁有一切,因此害怕失去的人,他們構成了歐洲政治的主要力量。這些受威脅的多數群體在投票時,他們開始會想像一個未來,即他們將成為他們自己國家的少數群體,他們的文化和生活方式也將從此受到威脅。如果自由主義者完全忽視或嘲笑這些恐懼,那將是一個重大的政治錯誤。因為在民主社會中,認知力是非常重要的。

今天許多越來越受歡迎的政治運動都非常關注多數人的權利,特別是他們的文化權利。多數民族堅持認為,他們有權決定政治團體人員並保護自己的文化。在這方面,2015年的移民危機是歐洲民眾看待全球化的轉捩點。它標誌著1968年後人權歐洲的結束以及1989年後歐洲某種觀念的失敗,因為人們正在目睹一場共識的崩潰。

與此同時,難民危機是歐洲的911事件。如果說911事件推動了美國人對美國的看法,那麼移民危機則迫使歐洲人質疑他們之前對全球化的態度。

難民危機也引發了對1989歐洲共同體的質疑。這不僅是因為東,西歐不同立場,而是因為它揭露在種族和文化多樣性以及移民問題上存在著兩截然不同歐洲。

諷刺的是雖然在20世紀初,中歐和東歐是這片大陸中最多樣化的部分,但現在它卻變得極為一致。與此同時,儘管今天的西歐正專注於如何整合越來越多生活在他們國家的外國人,中歐人卻正在盡力改善年輕人為了生活向西遷的趨勢。當西歐正在努力處理多元化的問題,東歐人則正在努力應對人口減少。這裡不妨讓我們參考一下一些資料,在1989年至2017年間,拉脫維亞人口減少了27%,立陶宛23%,保加利亞21%。人口老齡化、低出生率和無休止的外遷是中歐和東歐人口恐慌的最終根源。實際上,由於2008年金融危機,東歐人前往西歐的數量要遠大於敘利亞戰爭中的難民數量。

然而,歸根結底,中歐自由主義崛起的核心不在於對移民態度的差異,而在於拒絕一味模仿。

在1989年之後的20年裡,後共產主義中歐和東歐的政治哲學可以概括為一個方針:模仿西方!這個過程有著不同的名稱——民主化、自由化、擴大、融合、歐洲化——但後共產主義改革者追求的目標很簡單:他們希望他們的國家變得像西方一樣。這涉及學習自由民主制度,運用西方政治和經濟方法,以及支持西方價值觀。人們普遍認為模仿是通向自由和繁榮的最短途徑。

歐洲不再被共產主義者和民主主義分開。它被模仿者和被模仿者分開。但是通過模仿西方模式來進行經濟和政治的改革存在著很多道德和心理上的缺陷。模仿者的生活不可避免地混雜著不足、自卑、依賴、失去認同的感覺。模仿者永遠不會是快樂的人,因為他們從不擁有自己的成功。

第一個歐洲,戰後的歐洲,正在失敗,因為戰爭的記憶正在消退,因為它促成了一個無法自衛的歐洲。第二個歐洲,1968年後的歐洲,也正在失敗,因為它是少數民族的歐洲;它仍然試圖找到一種方法來解決多數人的要求和保護他們的文化,而不將民主變成排斥的工具。1989年後的歐洲失敗了,因為東歐人不再想模仿西方或被西方評判,他們想建立一個自己的模式。

歐洲的失敗意味著歐洲的崩潰是不可挽回的嗎?這我們還難以判斷。但這確實意味著歐洲應該投資其軍事能力,並停止將美國的安全保證視為理所當然。同時,就像20世紀70年代和80年代的歐洲自由民主國家在消除極左翼和滿足主流民眾要求方面取得成就一樣,它也應該像極右翼一樣採取措施。

七十年前,歐洲奇跡般地將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破壞變成了和平基礎。它成功地將1968年反體制憤怒轉變為政治進步。它在歐洲統一不到20年的時間裡取得了成功,相隔50年的冷戰。如果歐洲能夠將這麼多失敗變成成功,那麼我們是否也要相信它也同樣能再一次獲得成功?

(編譯:金葉)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編譯首發)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