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萬象 社會主義摧毀昔日南美富國委...

社會主義摧毀昔日南美富國委內瑞拉

分享

【新三才首發】委內瑞拉曾經是南美洲最富有的國家,但近年來,在社會主義政策頒布和政府扣押私營企業之後,數百萬人在大規模飢荒和暴力中逃離該國。

現在,由於委內瑞拉人正在與該國目前的獨裁者作鬥爭,美國一些委內瑞拉流亡者正拚命警告美國人不要再走上這條路。

「社會主義不僅剝奪了人們獲得基本食物和藥品的機會,而且還創造了一個無價值的生活環境。」2016年逃離委內瑞拉但仍與激進組織合作的Giannina Raffo向媒體表示。

儘管委內瑞拉因為社會主義而出現了這種情況,但民意調查顯示,近年來美國人對「社會主義」一詞的態度正在升溫。然而,這些逃離國家的委內瑞拉人警告說,他們國家的歷史正在向世人警告不要再重蹈覆轍。

委內瑞拉的災難之旅始於1992年,當時委內瑞拉一名軍官烏戈·查韋斯(Hugo Chavez)領導了軍隊參與政變。超過100人在戰鬥中喪生,但他的政變被打敗了。然而,以民族團結的名義,政府在兩年後將查韋斯從監獄釋放出來。

查韋斯在被釋放後積極推動社會主義,並前往古巴進行革命準備。四年後,查韋斯出來競選委內瑞拉總統。在他的競選中,他淡化了他以前的激進主義,他告訴人們他既不是「野蠻的資本主義,也不是社會主義,也不是共產主義」。相反,他聲稱支持「第三條道路」——介於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之間的路線。

後來查韋斯贏得大選。據逃到美國的委內瑞拉人瑪麗亞特雷莎羅梅羅說,查韋斯的言論更加溫和,一切都是為了奪取政權。「查韋斯公然說謊欺騙了人們。」她表示。

查韋斯在1998年贏得總統職位後,首要任務就是改寫憲法。1999年他直截了當地告訴委內瑞拉國會說:「憲法,以及40年前它誕生的政治制度,必須死亡。」

查韋斯成功地重新制定了憲法,憲法賦予了政府提供的免費醫療保健、大學和「社會公正」等新的權利。新舊憲法的基本結構遵循美國模式——總統、立法部門和最高法院三權分立。

然而,在幾項最高法院裁決反對查韋斯之後,2004年,他通過法律增加12名新法官來制衡。在查韋斯控制了法院後,立法機構開始全面推進社會主義政策。

「一系列變化開始向我們展示了可怕的事實。」Giannina Raffo說。「對私有財產的持續攻擊,實施非常有害的經濟政策、異議的刑事定罪、審查制度等。」

2006年,查韋斯參加了一個公開的社會主義平台選舉,在他獲勝後不久,他開始大規模緝獲私人財產。成千上萬的私營企業被國有化——包括媒體、石油和電力公司、礦山、農場、銀行、工廠和雜貨店。

通過國有化,查韋斯的政權還因此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約瑟夫斯蒂格利茨等美國人喝彩。最初,查韋斯在減少貧困方面取得了一些進展——專家們認為可以通過支出委內瑞拉龐大的石油財富來實現這一目標。「他們能夠通過石油獲得大量資金,但當石油價格下跌時,其他經濟體已經被破壞。」Atlas Network執行副總裁Tom Palmer表示。

專家說,雖然美國距離委內瑞拉式的悲劇還有段差距,但民意調查顯示,37%表示支持「社會主義」的美國人實際上大多想到歐洲的那些慷慨福利國家,而不是傳統的「生產國有化」社會主義。

然而Giannina Raffo親身經歷了查韋斯的經濟政策,這些政策導致了大規模的短缺和惡性通貨膨脹。「就在2016年1月來到美國之前,我和我的家人過去常常需要用超過8小時的時間來購買民生必需品。」

食物是她最大的擔憂。「這和古巴的情況一樣——基本上你每週只能買一定量的食物(2份麵食、2份牛奶、1份雞肉等)。」她指出,通常情況下,甚至沒有這個數額。調查顯示委內瑞拉人平均減掉了24磅。

她跟家人很幸運能夠搬出這個國家。她仍然是一名活動家,並試圖幫助來自美國的委內瑞拉親自由團體。「我對人們,特別是對年輕人的建議,就是永不停止為自由而戰。永遠不要讓你的國家被『查韋斯』或任何人毀掉。」她說。「不要讓別人用荒謬的社會主義思想毀掉你的下一代。盡可能地教育和傳播自由觀念。」

(編譯:王明真)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首發)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