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萬象 國際評論:川普清理奧巴馬的...

國際評論:川普清理奧巴馬的伊朗危機

分享

【新三才編譯首發】雖然華盛頓的民主黨人和大部分新聞媒體都正沉迷於2020年的競選活動,並告訴全世界我們的總統如何不好,川普總統仍一直在處理一系列重大的外交政策挑戰,無論是被奧巴馬政府忽視或創造出來的。

ISIS佔領伊拉克及其跨十多個國家的滲透是其中一個。其他還包括處理中國在太平洋、非洲以及美國的網絡間諜活動中不受控制的經濟和軍事進逼。

利比亞的混亂仍然有增無減。

但奧巴馬與伊朗的甜心交易可能是他們中最蠢的。

批評人士寧願抨擊川普,也不願承認奧巴馬天真的伊朗綏靖策略是失敗的。

對於左翼所有川普非理性的主張,他明白你只能與理性的演員討價還價。伊朗不適合該法案。

川普本周明確表示,如果他們繼續目前的軌道,他願意與伊朗打硬仗。在執行前幾分鐘取消攻擊並非猶豫不決。這是一個有計劃的行動,旨在發出一個信息,即美國不會被一個有侵略歷史的激進伊斯蘭政府強行重新加入談判。

奧巴馬不惜一切代價想要他的伊朗交易,而且這些費用很高。它可以獲得超過1000億美元,結束大多數制裁,向外國投資開放國家,以及該政權的其他好處。

當然,這筆交易的一個關鍵組成部分意味著簽署十五年後,整個事情無論如何都要走出窗外,伊朗可以繼續他們的核計劃。

這是為了換取德黑蘭的薄薄保證,他們將鈾濃縮限制在3%,並將核計劃所需的離心機數量從19,000減少到6,000。本週證實伊朗將超過協議中規定的鈾庫存限額。

制定監督和問責制度以確保合規性從未足夠強大,無法發揮作用。專家們在談判期間反覆提出這一點,2016年甚至有十多位民主黨參議員(其中一些人現在競選總統)也提出過,但奧巴馬政府只是希望達成協議。

川普本週表示奧巴馬與伊朗達成了「絕望協議」。川普是對的。

川普總統的批評者將責備他對伊朗的恫嚇,以及他對伊朗的敵意和違反與談判涉及的其他大國達成協議的拒絕。這掩蓋了事實和歷史所暗示的幾個關鍵點,這些關鍵點沒有爭議。

首先,伊朗政權不是世界舞台上的善意談判者。伊朗仍然是恐怖主義的國家支持者。

自協議之初,伊朗就呼籲摧毀以色列和美國。由於長期以來對伊拉克的激進什葉派軍隊的支持,伊朗也對無數美國軍人在伊拉克的死亡負有責任。通過各種公開和秘密戰術破壞該地區穩定的其他努力在外交政策和情報界是眾所周知的。

出於某種莫名其妙的原因,這一點對前任政府來說都不重要。川普總統以更加理性和現實的方式看待伊朗。

第二,負責檢查制度的聯合國部門非常無能為力,並且有失敗的教訓。

奧巴馬對多邊機構的投入也使這筆交易不負責任。無論是沒有導致和平,無法解決侵犯人權行為的維和特派團,還是武器檢查,聯合國都沒有表現出處理與無賴國家達成協議的機構能力。

秘密的國際原子能機構因為拒絕向國際社會提供有價值的信息以及無法進行徹底檢查而受到批評,不能成為任何真正的問責制度的關鍵。

回憶當時在伊拉克,國際原子能機構就以提前告知薩達姆侯賽因政府,有時甚至提前檢查可疑武器地點而聞名。

在伊朗,國際原子能機構對檢查的反應遲緩已經導致人們指責伊朗正在玩弄該系統以打破協議。

第三,威權政府從未設法就武器計劃或非侵略性達成雙邊或多邊協議。

俄羅斯、朝鮮、德國、古巴、中國等等,都表明對此類協議缺乏忠誠。他們用它們來花更多的時間來推進他們的議程。他們利用它們來利用被認為的弱點或不願意在更加和平的民主國家的軍事上參與。

他們利用它們來強制談判他們的條款。奧巴馬為此而墮落。

這些國家根本不遵守與我們相同的規則和價值觀。

國會中的民主黨人和共和黨人需要承認,奧巴馬對待伊朗的態度使一個永遠不願意和平誠實的敵人更加膽大妄為。

川普總統試圖讓西方重新有能力有效地孤立伊朗並反擊其侵略,然後再進行任何形式的軍事衝突。

作者:湯姆·巴西爾(Tom Basile)是前布什政府官員,SiriusXM貢獻者,專欄作家和《艱難的銷售:伊拉克的媒體戰爭》(Tough Sell: Fighting the Media War in Iraq)的作者。

(編譯:王明真)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編譯首發)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