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萬象 辯論中的美國的大規模槍擊和...

辯論中的美國的大規模槍擊和精神疾病的關係

分享

【新三才首發】由於美國人在周末遭到兩次大規模的槍擊事件,導致至少33人喪生。因此,這些悲劇是否起因於獲取槍枝的方式、未經檢查的精神疾病或無數其他因素的結果的問題再次引起立法者、專業醫療人員和政治權威人士之間的歧見。

川普總統週一迅速地稱大規模槍擊案的兇手為「精神病的怪物」,強調這是「精神疾病和仇恨扣動了板機」,這話隨後立即引發了反擊。

「責備精神疾病導致我國的槍枝暴力是最簡單且不正確的,它違背了現有的科學證據」,美國心理協會的執行長阿瑟埃文斯(Arthur C. Evans)在一份聲明中說。「估計世界上有6.5億民用槍枝,而美國人擁有其中將近一半的數量。獲得這種最終的致命工具意味著無論是在大規模射擊還是在某人自己的家中,死亡的發生率都會更高。」

大部分針對事發經過的描述,都否定了精神疾病是事發原因的見解,而是認定太容易取得槍枝方為正解。

德州大學醫學分會的行為健康研究人員在今年早些時候發表了一項研究,其結論是「與公眾認知相反,大多數檢查過的精神健康症狀都與槍枝暴力無關。相反,獲取槍枝才是罪魁禍首」。研究人員表示,只能找到在大規模槍擊與精神疾病之間關係緊密的「微小證據」。

美國聯邦調查局對2000年至2013年的63起主動射擊事件進行的研究,只能證實25%的主動射擊事件兇手已被診斷出患有任何類型的精神疾病,並推測「正式確診的精神疾病對於任何類型的暴力事件而言不是一個非常具體的預測因子,更不用說是有針對性的暴力了」。

此外,許多人還認為,患有精神疾病的人更有可能成為暴力事件的受害者,而不是加害者。

「阻止大規模槍擊事件最明顯的解決方案是防止使用攻擊性武器。完全停止使用」,佛羅里達州的醫生和生物技術顧問,Dena Grayson博士說。「普通公民根本不需要擁有戰爭用的武器。」

然而,其他專業人士認為,否定精神疾病是罪魁禍首並不準確,並說將資源投入到對其治療是至關重要的。

「任何意想拿起槍並且計劃殺死另一個人的人顯然是患有精神疾病。這可能是由於吸毒成癮或許多其他精神疾病,如抑鬱症和反社會人格障礙」,加州臨床心理學家和行為治療師卡蒂莫頓(Kati Morton)說。「精神疾病確實有其作用,這就是為什麼改善我們的心理護理體系可以幫助我們更早地發現警告標誌。」

路易斯安那州杜蘭大學創傷學研究所主任查爾斯菲利利(Charles Figley)指出,大規模槍擊事件和精神疾病之間的聯繫主要集中在射擊者「由於無法辨別是非對錯,因此導致行為能力減弱」,但現在最重要的是「確定它是否是精神疾病,或者是以自私和不人道的方式行事,來傷害他人」。

近年來的一系列民意調查 —— 從蓋洛普到華盛頓郵報 —— 也發現大約有一半的美國人將槍枝暴力歸咎於精神疾病,並且「心理保健系統未能識別出對他人有危險的人」,他們支持「太容易獲取槍枝」的論點。

「在某些情況下,未經治療的精神疾病會加劇反社會人格特質,導致妄想思維,助長不合邏輯的決策,所有這些都會導致人們選擇傷害他人的手段來危害別人」,檢察官且是行為專家並身為《紅旗》的作者溫迪帕特里克(Wendy Patrick)指出,「從另一方面來說,有很多精神病患者甚至永遠都不會傷害一隻蒼蠅」。

因此,試圖阻止患有精神疾病的人獲得槍枝,這事充滿了複雜性。

全國精神疾病聯盟(NAMI)也認為,制定基於精神疾病的新的聯邦或州槍枝法律「可能會對人們在最需要尋求治療和幫助的時候製造更多障礙。」

按照目前的情況,聯邦法律認為「任何人出售或以其他方式處置任何火器或彈藥給任何已知或有合理理由相信該人已被裁定為精神缺陷或已被任何精神機構認定過的人」都是非法的。

包括紐約州,佛羅里達州,加利福尼亞州和伊利諾伊州在內的17個州制定了一些「紅旗法案」 ―― 也稱為極端保護法,允許執法部門或親屬向法院申請,針對被認為對自己或他人構成威脅的人至少暫時地禁止使用槍枝,包括那些非自願性進入精神病院的人。然而,批評者哀嘆聯邦制度依賴各州報告此類案件,以便將其添加到背景調查系統中,各州照章辦事的可靠性基本上是很難說的。

「解決與精神疾病相關的槍枝暴力的方法在於改善獲得治療的機會,而不是讓人們首先就產生避免尋求治療的行為。NAMI倡導聯邦與各州政府,來資助專注於早期識別,早期干預和基於證據的健康治療的計劃」,該組織表示。「投資研究以更好地識別預測槍枝暴力的特徵也是必要的。」

此外,臨床心理學家、律師兼FBI學者的Lisa Strohman 博士斷言,制止下一場悲劇的解決方案不在於槍枝管制,而在於為潛在的攻擊者進行標記並提供必要的協助。

「大多數情況下,這些大規模射擊事件的兇手是孤獨的白人男性,並且在網絡論壇中尋找到了歸屬感,這些論壇充斥著激進或支持這些暴力和歧視的意識形態」,她補充說。「這不是槍枝管制問題,這是一個心理健康問題,我們政府缺乏責任心來認知有辦法追蹤這些激進團體。我們不能袖手旁觀,平時讓有針對性的廣告發送給我們,我們知道業者可以追蹤所有內容,而卻不要求他們負責追蹤這些激進的搜索。」

然而,專家們還提醒說,單單將槍枝從沒有記錄的可疑人員手中拿走,或者對那些表現出激進跡象的人進行強制治療,這是一個滑坡式的退步,最終可能導致大規模對美國公民侵犯隱私和違憲的行為。

但是,在槍枝取得與精神疾病爭論的裂縫之間的,是那些指出藏在大屠殺背後的其他因素持續性的摧毀著美國社區的人。

「大多數患有精神疾病的人都沒有能力組合其動機、方法和機會來執行大規模謀殺。我所看到的是那些清醒、失望、沮喪和被社會孤立的人」,槍械教練兼全球風險分析師Dennis Santiago解釋道。「從長遠來看,改變社會態度以超越自私的權利是消除大規模謀殺的根本原因的唯一途徑。」

專家指出的其他因素從視頻遊戲和暴力電影到扭曲的國內恐怖主義意識形態和憤怒,或其他不屬於精神疾病臨床診斷的問題。

但考慮到辯論中的強大分歧,許多人預計不會有太大變化 ―― 至少在短期內如此。

「實在是太兩極化這個問題所以得不到真正的解決方案」,蒂姆拉金(Tim Larkin),一個前美軍特種作戰人員補充說。「我們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接受訓練來應付這類主動射擊事件。」

Hollie McKay 自2007年以來一直是《Fox News Digital》的一名記者。她在戰爭地區廣泛報導了包括伊拉克,敘利亞,葉門,阿富汗,巴基斯坦,緬甸和拉丁美洲在內的全球衝突,戰爭罪行和恐怖主義。

(編譯:王明真)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首發)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