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萬象 香蕉、社會主義和柏林圍牆

香蕉、社會主義和柏林圍牆

分享

【新三才編譯首發】30年前的這一天,將東德人局限於國家監視,集中控制和經濟剝奪的隔離牆被自由所取代。

柏林圍牆為我們提供了一項自然的實驗——表明哪種政治制度最能使人們蓬勃發展和繁榮。東柏林和西柏林給我們講述了兩個城市的故事,這兩個城市是由有著共同的歷史和文化的相似人物組成,這些人一度被隔離牆所隔離,卻過著完全不同的生活。

我(本文作者:羅米娜·博西亞,Romina Boccia)在西德長大。柏林圍牆倒塌後,許多家庭離開了東德前往繁榮的西德來尋求更好的生活。我的許多同學都是那些來自東德的人。

這些同學之一是羅米(Romy)。她很高,有一頭棕色的長髮。她喜歡吃香蕉。

香蕉,在我西德的童年時代就一直充裕而廉價。我們這些在西方長大的人把它視為理所當然。然而,對於羅米來說,無論何時她想吃,或想吃多少香蕉都可以,是西方生活的重要特徵之一。

她告訴我們,在牆後(東德),香蕉是一種稀有的奢侈品。在商店收到香蕉發貨的日子裡,每個人都可以通過長長的隊伍來辨認出來。她媽媽也常常排著隊,但所有香蕉都在輪到她之前就賣光了。

直到今天,當東德人看到一條長長的隊伍時,他們常常會說:「這裡有香蕉嗎?為什麼這條隊伍排這麼長?」

稀缺與富裕是社會主義國家與經濟自由國家區分開的主要對比之一。

生活在尊重個人自由,尊重私有財產並允許市場自由運作的民主國家中的人們通常享有豐富的生活。即使在其他地方種植香蕉,他們也可以廉價地獲得大量香蕉。自由企業系統是交付滿足人們喜好的商品和服務的最有效手段。

相比之下,由於被誤導號稱可以經濟自由而支持中央集權社會主義經濟的人反而常遭遇匱乏的情況。

在共產主義的東德,人們將簡單的香蕉視為稀有的異國情調。而在當今社會主義和腐敗的委內瑞拉,人們淪為一餐只能吃著本土的香蕉,其他都沒了。

由於肉類短缺,委內瑞拉的餐點越來越多地只剩下木薯或香蕉,肉類產品受到嚴格的價格控制。飢餓和營養不良正在上升。委內瑞拉人報告稱,在短短的一年內(2017年),平均體重減輕了24磅,有人將其稱為「馬杜羅飲食」。

中央控制經濟破壞了工作和投資的動力。它們還會使有關生產什麼和生產多少的重要市場機制短路。所有這些行為最終都導致​​稀缺和浪費。

這兩種政治制度之間的另一個明顯對比是,人們是否可以自由地行使自己的個性、發表言論和旅行的自由,或者他們是否受到政府的命令,因異議而被迫害和被俘虜。

自由市場民主制的特徵是高度的個人自由。另一方面,東德建立了大規模的監視系統,以確保其人民的一致性。目的是防止任何尚未完全接受國家幾乎完全控制的思想的人行使基本的個人權利,包括移民的自由。

除了政府的官方間諜機構外,許多東德人還通過舉發鄰居和朋友來承擔自己的「公民義務」。

通過訴諸嫉妒之類的人為惡習,並通過讓個人美化國家,社會主義帶來了最糟糕的人民。在社會主義制度下,無論多麼殘酷和邪惡,都只是為達目的的手段。

30年來,包括德國和美國在內的許多民主市場經濟體正在經歷社會主義的復甦。

如今,與那時一樣,它們通過限制市場和沒收財富來承諾提供光榮的社會計劃和更大的平等。不幸的是,這種神奇的思維吸引了許多社會後段的人,以及尚未看到社會主義來臨的殘酷現實的年輕人。

德國的歷史只是一個有力的提醒,說明社會主義是行不通的。無論在哪裡嘗試都失敗了。它沒有帶來繁榮和安全,而是不可避免地帶來了衰敗、絕望和奴役。

各地自由的人們最好明智地研究柏林圍牆後面的生活,以避免重蹈覆轍。

本文作者羅米娜·博恰(Romina Boccia)是遺產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格羅弗·赫爾曼中心(Georger M. Hermann Center)聯邦預算的主任。

(編譯:王明真)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編譯首發)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