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萬象 我的中國學生不想讓你談論香...

我的中國學生不想讓你談論香港。顯然,我們對他們教育失敗了。

分享

【新三才編譯首發】中國留學生在美國留學多年,卻沒有接受民主價值觀。那是我們的失敗,而不是他們的失敗。

在過去的幾周裡,我寫了幾篇專欄文章來支持香港的抗議者。每次發表之後,我的郵箱都會充滿了來自在美國留學的中國學生的憤怒信息。他們寫道,香港正在威脅中國的統一與安全,自由主義的西方人也是如此,這些中國學生對民主和人權有著偏頗的想法。

但是這些人都已經在自由的西方世界求學。顯然,我們在教育他們這方面做得仍不夠好。

看看中國學生最近在我們校園裡對支持香港聲音的諷刺。在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收集簽名來支持香港抗議活動的學生們,被他們的中國同學奪下了他們的旗幟、摔斷了旗桿,並將其扔進了垃圾桶。中國學生還代表香港敦促大學官員取消校園集會。

耶魯大學的香港支持者報告說,中國學生們在網上騷擾了他,而大學為他提供了安全保障。在哥倫比亞,參加一位香港抗議領袖演講的中國學生們站起來唱中國國歌,以表達他們對北京的支持。

中國學生支持中共

當然,那是他們在美國求學期間的權利,但這不是他們的政府在中國所承認的權利。在中國,政治言論受到嚴密監控和限制。簡而言之,中國學生正在行使自由的權力,來支持一個敵對自由的政權。

這反過來反映了他們在這裡所接受教育的失敗。我們的整個通識教育體系都以民主生活的技能和習慣為前提:理性、文明和思想的自由交流。如果中國學生在美國待了幾年,並決定不喜歡民主,那麼我們一定沒有對此提出足夠的說帖。

其中有部分原因是因為許多中國學生都是封閉與孤獨的。我們想說,民主始於國內,但我們並沒有真正歡迎在這裡求學的超過36萬中國人。

耶魯大學研究人員在2013年進行的一項研究中,發現美國校園中有45%的中國學生有抑鬱症狀,而29%的人則表現出焦慮症狀。當與全部整體學生中只有13%的人表示抑鬱和焦慮來比較時,這些數字真是令人驚訝。

英語(障礙)是中國學生最常遇到的問題。由於他們來自要求死記硬背的教育體系,因此他們也為需要分析和辯論的作業而苦苦掙扎。

然而,最重要的是,中國學生感到與美國同儕之間是分離的。在2017年的一項研究中,研究員Kun Yan發現「與美國人交朋友」和「與美國人成功交流」是中國學生面臨的最大挑戰。在與美國人的社交場合中,他們通常無法分辨細微的差別和幽默感,而美國人也似乎很少努力將他們視為朋友。因此,他們經常只能通過手機和網路與美國境內的其他中國人或在家中與家人聊天。

而且大多數人主要還都只看中國媒體,這為他們提供了穩定的國家宣傳管道。

更好地推廣民主

所以,我們應該對於中國學生們經常與其政府論調站在同一立場而感到訝異嗎?我們幾乎沒有做任何把他們融為一體的努力。我們只有很高興地接受中國學生的學費,他們每年為美國經濟貢獻超過300億美元。但是我們卻不願意為了使他們有賓至如歸的感覺而努力。

這需要我們在中國學生到達美國時就提供語言和文化的銜接課程,以及他們在此求學期間持續的提供英語教學。我們還應該為他們提供更多的心理健康服務,包括精通中文的治療師。

最重要的是,我們應該建立結構化的對話,讓中國學生和美國學生互相搭配,來討論文化、教育以及(當然)政治。一些中國學生肯定會繼續重複中共領導人的口號,中共和其官方媒體將中國政權所謂的「穩定」與西方的「混亂」作了對比。但是其他中國學生會欣賞民主的優點,而這正是中共所不想要的。

我們喜歡吹捧大學的「多樣性」,包括不斷增長的國際學生人數。但是,如果來自國外的新學生只是重塑自己母國的社會模式,他們將不會學到新東西。我們其他人也一樣,將會失去很大的機會。如果我們真的相信民主,就應該與我們的留學生們一起實踐民主。然後希望最好的體制最終能勝出。

本文作者喬納森·齊默曼(Jonathan Zimmerman)在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教授教育和歷史。他是《業餘時間:美國大學教學史》的作者,該書將於明年由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出版社出版。

原文出處:UAS Today

(編譯:王明真)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編譯首發)

分享
前一篇文章超級英雄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