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萬象 評論:新型冠狀病毒已致死上...

評論:新型冠狀病毒已致死上千人,但中國講真話了嗎?

分享

【新三才首發】新型冠狀病毒的診斷數量每天都在增加,由於中共當局對相關信息的壓制,我們還有很多未知的事情。

許多專家說,這種來自中國武漢的病毒正在變成一種全球性流行病,其死亡率(根據官方統計)約為2%。相比之下,1918年西班牙流感的死亡率為2.5%。西班牙流感是全球性的災難,造成的死亡人數超過第一次世界大戰。這次武漢病毒會一樣嗎?

位在上海隔離區的美國人Frankie Huang在《紐約時報》上寫道,問題就在於大家太信任中國官方數字:「昨天,我在社交媒體上看到有人注意到,官方數字中死亡佔總人數的比例自1月30日以來,每天比例一直精確地保持在2.1%。『這種神奇的病毒非常擅長數學運算!』當我盯著這些數字時,我不禁皺起眉頭。我忘記了,中共對每條新聞都必須經過審查,以了解如何利用它來加強政權的統治。 …我非常想在千百萬人喪生之際相信中國政府。」

封閉的溝通渠道

好吧,也許中國官員在撒謊,但也許他們是在說實話,至少是盡其所能。但是,儘管中國政府對問題的範圍無疑比我們其他人了解更多,但對所發生的事情的了解可能比我們想知道的要少得多。人們常常害怕舉報壞消息,因為政府有懲處舉報者的歷史。

雲南省警方懲罰醫務人員分享他們所在地區發生的情況的信息。而且,首先說出需要緊急行動並與醫護人員分享他觀察結果的李文亮醫生,當時也被因散佈謠言而遭到譴責,這可能導致大眾拖延了幾週後才認真對待問題。李文亮上週去世,享年34歲,顯然是被他的病人傳染了此一病毒。

中國政府繼續審查新聞和社交媒體。這不僅使世界其他地方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而且使政府本身更難以跟蹤實際發生的事情,也無法由底層人士向上級報告來了解實情。

在某種程度上,這對任何組織都是一個問題。向高層報告的人通常會盡量使事情扭曲。如果報告需要經過幾層管理者,最終結果可能與實際情況相去甚遠。

在缺乏言論自由或新聞自由的獨裁或極權國家中,這是一個更大的問題。一方面,這種對表達的控制有助於鞏固當局的權力地位。另一方面,這也使當局對重要的事態一無所知。如果沒有辦法讓信息最終傳達到向上報告的各級別管理人員手中,那麼高層管理人員就無法知道他們是否被告知真相。

健全的組織系統可確保壞消息總能從最底層流向最上層。無法做到這一點的系統變得越來越脫離現實和不穩定。

如果我是中國領導人,我會擔心。

問題可能更嚴重

同時,對於我們其餘知之甚少的中國人來說,問題是這種疫情有可能變得多麼嚴重。好吧,正如弗蘭基·黃(Frankie Huang)指出的那樣,我們不能總是相信中國人在說什麼。但是從我們可以看到他們在做什麼的程度來說,他們似乎很害怕。

目前他們有超過數千萬人處於隔離狀態。這個沉重的步伐,這已經嚴重損害了中國本來已經疲軟的經濟。但與此同時,中國一直無視世界衛生組織和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的幫助。是因為他們不需要幫助,還是因為他們希望保留秘密?目前,還沒有辦法知道。

我們可以希望先進國家的衛生和醫療,可以讓疫情不會在中國以外失去控制,這是中國目前強烈缺乏的。但是還需要幾週的時間,我們才能確定這次爆發的嚴重程度。結果可能甚至會使中國人感到驚訝。

即使事實證明這不是一場特大災難,武漢病毒仍正在提醒人們,相互關聯的全球經濟既有好處,也有弊端,而且我們對新疾病暴發的準備還不夠。希望可以從這次經驗中汲取教訓,並且不要付出太多。

本文作者Glenn Harlan Reynolds是美國田納西大學法學教授,《新學校:信息時代將如何拯救美國自身的教育》一書的作者,也是《今日美國》撰稿人之一。

(編譯:王明真)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首發)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