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萬象 評論:新冠病毒疫情真相比報...

評論:新冠病毒疫情真相比報導的要糟

分享

【新三才首發】中國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造成的死亡人數和感染人數均遠超過其官方報告。

一天之內,報告的感染和死亡總數分別增加了44%和23%,顯示中國的疫情爆發正以指數級的速度增長。但這並不是「因為爆發的形式發生了任何變化」,相反,這僅僅是因為「(中國)政府改變了追蹤確診病例的標準。」

中國的官方統計數字一直低估了現實。甚至在其調整數字之前,幾週前的情況就已經暗示「疫情正在蔓延,遠遠超出了官方的病例數」。

造成這種低估的原因很多。

首先,目前流行的COVID-19診斷測試的準確度可能只有30%到40%。一些接受診斷測試的人被錯誤地清除,並被錯誤地從官方數據中排除。

其次,診斷測試材料本身是稀缺的。測試針對最明顯症狀的患者。但是此病毒攜帶者可以是無症狀的。而且它們甚至在發病之前就具有傳染性。

第三,中國醫院已經不堪重負。有些人被拒之門外。其他人則等待了好幾天都看不上醫生。最嚴重的病人甚至可能太虛弱了,而無法去醫院看病。其他人因等待時間和人手不足而無法接受治療,因此他們自我隔離。但是,只有那些接受過治療並且對該病毒的檢測呈陽性的人才有機會被納入官方統計。

第四,資源和公眾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武漢這個擁有1100萬人口的城市,據報導該地區發生了第一批新冠病例。但是,武漢周邊與湖北省有數千萬人,那裡的醫療服務水平更低。在武漢都還未能結清所有疑似案件的情況下,武漢郊區一定存在更多未清案件。

第五,除了這些後勤挑戰之外,政治還妨礙了準確的評估。中國共產黨政府是一個集權的一黨制國家。該黨通過保證社會穩定和經濟增長來證明其壟斷地位。疫情爆發的新聞會威脅這兩個目標,因此,該黨視壓制壞消息方面為其生存之道。

「政治問題在任何時候都是最根本的重大問題。」湖北省省長王曉東說。

例如,李文亮醫生在醫院公開發現該病毒之前就注意到了該病毒。他告訴他的同事要採取額外的預防措施。

因此,當政府當局得知李醫生的發現時,他們並不是來處理該病毒,而是處理了李醫生。讓他因散佈「謠言」而被捕,並被迫簽署虛假的供認。官方則表示沒有病毒。

幾週後,李醫生死於COVID-19。

同時,另外兩個也暴露了這種病毒影響的人,陳秋實和方斌,從武漢內部上傳了視頻。政府當局對其進行了追蹤並使其消失。陳秋實的家人認為,即使他看起來很健康,也應該已經與COVID-19患者一起被隔離。

數十年來,中國共產黨一直將異議人士視為「邪惡」病毒,加以隔離和消除。受害者包括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和人權活動家,他們只是呼籲中國自己的法律從虐待官員中獲得救濟。中共就對其開槍了。

在這種環境下,檢查是規則。持不同政見者是例外。

事實上,中共當局對COVID-19的實際反應,正表現出嚴重性遠超過讓公眾所認知的程度。中共當時只承認有17人死於該病毒,卻祭出隔離大約6000萬人的手段,要知道這樣的決定代表著至少數十億美元的經濟損失。

如果要說中共會為數十人甚至數百人的生命,就承受這樣的經濟損失代價,這是令人難以置信的。

要知道中共通常不在意國內的公共衛生。空氣污染每年導致約160萬人死亡;中國約有一半的水受到污染而無法接觸;食物中毒是經常發生的;假嬰兒配方奶粉害死許多嬰兒;每年大約有25萬人死於交通事故等等。

要使中共當局對COVID-19做出如此大的回應,真正的死亡人數一定已經遠超過地方官員的掩蓋能力,並且已經說服中國最高官員這代表著生存威脅。

畢竟,在COVID-19爆發之前,中國最大的新聞就是其對新疆維吾爾人因其宗教和種族所採取的古拉格式的勞改集中營。

連毛澤東當年在進行文革種族滅絕的過程中,也沒有突然經歷「疫情」的時刻。

這當然不意味著中共政府對COVID-19採取極端措施是錯誤的。相反,這只更加表明問題比中共所公開承認的還要更嚴重。

本文作者盧·奧洛夫斯基(Lew Olowski)為美國著名律師與評論家。

(編譯:王明真)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首發)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