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萬象 評論:新冠病毒危機,為何令...

評論:新冠病毒危機,為何令人恐懼?

分享

【新三才首發】新型冠狀病毒的最新傳播正在引起全球恐慌。我們共同的恐懼並不全然是由這個類似新型流感疾病在全球造成超過3,200多人的死亡人數引起的,而是來於我們對該病毒所未知的部分。

專家至少同意該病毒起源於中國。但是北京的專制政府隱瞞了有關其起源、傳播和嚴重程度的信息達數週之久。

這種作法只會更加煽動全球大流行。

隨之而來的是漫天的猜測,新冠病毒究竟是一種有毒或突變的超級細菌?它是自然產生還是從附近的軍事實驗室逃脫而來?它源自染病的實驗動物嗎?陰謀論者提出說它是一種人造病毒,逃脫了科學家為製造疫苗或生物武器的努力。

疫情是否表明中國的科學家至少在病毒學和細菌學領域遠遠落後於西方同行?還是中國文化仍然具有露天「濕市場」等過時傳統的問題?

毫無根據的傳言說,這種病毒可能起源於這些市場之一,那裡仍然出售蝙蝠和穿山甲等外來哺乳動物供人類食用。中國有光鮮亮麗的高速鐵路和新機場,但成千上萬的中國人仍然生活在食品安全和廢物處置可疑的地方,這是歷史性的流行病孵化器。

該病毒傳染的方法也一直困擾著專家。為什麼伊朗的被感染死亡率大約是韓國、意大利和日本等國家患者的兩倍?為什麼幾乎沒有10歲以下的兒童死於感染?

鑑於新冠病毒與各種感冒和流感之間的症狀相似,政府是否無法(或不願)對感染者進行計數?這種不確定性是否表明我們正在低估被新冠病毒感染或殺死的人數?

還是我們高估了它的危險?成千上萬的患者可能已經從輕度病例中康復-也許一開始就不知道自己生病了。

有證據表明,僅約2%的患者在感染後會死亡。像其他病毒性疾病一樣,不幸的受害者大多是患有現有疾病的老年人。這種模式是否表明新冠病毒可能更像是每年的流感爆發-對數千人致命,但幾乎沒有關閉全球經濟的力量?

歷史上對大瘟疫場景的共同認知是:公元前430年的雅典、公元541年的君士坦丁堡和公元1347年的黑鼠疫。工業前的骯髒和無知狀況幫助傳播了由蝨子、跳蚤和囓齒動物傳播的細菌性疾病。

真正的瘟疫當然可以改變歷史。受災的雅典後來沒有能力在伯羅奔尼撒戰爭中擊敗斯巴達。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Justinian)永遠都無法完成他對新統一羅馬的夢想。黑死病幫助我們迎來了中世紀的終結。

修昔底德(Thucydides)、普羅科比烏斯(Procopius)、博卡喬(Boccaccio)和加繆(Camus)的偉大文學作品常常記錄了人類的苦難,尤其是文明規範崩潰後的歇斯底里。

歷史也提醒我們,大自然依然不會寬恕我們。我們可能生活在互聯網、智能手機和噴射機旅行的時代,但是病毒對所謂的人類進步無動於衷。

現代生活前所未有地將數百萬人擠入城市。飛機旅行、擁擠的飛機和機場,可以在數小時內將疾病從一個大陸傳到另一個大陸。

全球化是一把兩刃劍。它可以使數十億人富裕,但是即時交流和旅行帶來的效果可以使疾病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傳播。

先進的西方科學向缺乏先進研究中心的非西方社會傳播可能越來越有自殺性。

在全球化時代,邊界現在被認為是過時的。但是對其強制執行提醒我們,並非所有國家都一樣。所有主權人民都應有權為自己的安全採取措施,這遠遠超出跨國精英的職權範圍。

最後,讓成千上萬的無家可歸者生活在美國主要城市的人行道上污穢、害蟲和骯髒的環境中是明智還是安全的?

冠狀病毒的威脅以及伴隨它的毫無根據的歇斯底里都會過去。

但是大流行的陰魂不散提供了及時的警告,以提醒我們,與古代人相比,我們不盡然對動蕩的自然有任何免疫力,尤其是人類對其的偏執反應。

本評論作者維克多·戴維斯·漢森(Victor Davis Hanson)是美國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的軍事歷史高級研究員,也是加州州立大學弗雷斯諾分校的名譽教授。

(編譯:王明真)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首發)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