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要聞 最高法院重新審理密西根州禁...

最高法院重新審理密西根州禁止“平權法案”

分享

民眾排隊等候最高法院10月7日開庭審理

【新三才訊】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在星期二重新審理平權法案(Affirmative Action, 或稱禁止種族隔離法案)議題。但是這一回問題不再是大學入學許可的核定是否以種族的不同作為考量。而是這個案子考驗選民可不可以利用公投封殺禁止平權法案政策。

2003年高等法院支持密西根大學法學院的平權法案政策。異議人士第二天就發動公投阻止這項政策。2006年選民進一步壓倒性地投票通過提案修正密西根州的憲法不準高等學府應用平權法案政策。

密西根的各州立大學與學院迅即停止以種族與祖先不同廣結善緣,使得註冊入學的少數民族大減。但是到了2012年一個聯邦上訴法庭卻裁定公投本身就是種族歧視,於是美國聯邦法庭就介入審理這個議題。

近年來法庭裡的保守人士越來越懷疑以種族作為根據的政策是否妥當。一如2007年大法官約翰.羅拔斯的名言『制止以種族為依據的歧視的方法就是不再以種族的不同來歧視人們』(學生家長控告西雅圖學區)。

『要以平等對待還是要以禁止隔離來製造不平等』?

密西根州檢察總長比爾舒特認為這就是密西根州的選民所做的事。『佔人口總數百分之58的密西根州公民所做與所要說的就是因為你的種族不同或者膚色有異而給予不同待遇是不對的』他說『本案的旨意就在於平等對待所有人。』

但是公投的反對者卻認為投票動議操弄整個體系。他們指出其他各州的入學許可政策是由三個州立大學所推選出來的董事所制定。事實上,支持平權法案人士所見到的是有些學校董事的選舉是以是否支持平權法案政策為考量。他們辯稱一旦這個程序行不通州政府的立法機關就會把決定入學許可的權力交付給其他機構。否則這個州政府的立法機關也會提出另一套加強區分的辦法-例如,給予高中畢業成績在前百分之十之內的學生保送進入大學。

美國民間自由聯盟的馬克羅森保說『他們無法奪取我們的政策制定程序,也不能奪走我們制定高等教育體制的方式。』『種族政策只有一套,入學許可的審查卻可以有許多套,任由挑選。』

馬克羅森保擬於星期二告訴大法官公投提案通過之後少數族群想要重新採行平權法案政策就得再次修正州立憲法。他強調這項工作極為艱辛而且必須付出很大的代價。想到密西根州有百分之79是白種人,就知道這有多困難。相對而言,其他密西根州的公民想要更改大學入學許可的挑選方式就很容易-譬如說,優先錄取校友子女-他們只要遊說學校董事就行了。

他說『一談到種族議題他們就製造了一個隔離與不平等的體制。』

不單單是密西根州一地而已

星期二的議題不僅僅是密西根州的平權法案公投而已,還可以追溯到1969年之後最高法院的一連串裁定。這些裁定建立了所謂的『政策制定程序的教條』打擊針對少數族裔的州立公投。譬如說,就有一個案例是州內的公投決議取消當地的公共汽車不得隔離不同族裔學生的相關規定。

舒特卻認為這些政策制定程序的教條『不合時宜』而堅持無論如何他的密西根州公投是不一樣的。

舒特說『其他的案例不以法律之下人人平等為前提。我們採行的原則卻是平等待人。』

此案的主體無疑就是高等教育體系裡的平權法案。2003年最高法院支持密西根州方案之時投票比數是5比4。大法官珊卓拉.戴.奧康諾的所謂『多數意見』強調禁止種族隔離法案僅宜暫時採用。25年之後將不再須要採行種族偏好。

但是珊卓拉.戴.奧康諾已經退休,繼任的大法官是山繆.亞力多。眾所周知他對禁止隔離政策很憎惡。在上次審議期中費許控告德州大學一案裡重提此案之時這位大法官竟然將該案發回下級法庭重新審理,使得許多人都瞠目結舌。

大多數觀察家都期待這種發回下級法庭重新審理的情況不會再發生在密西根州的公投議題上。機率上大家都看好大法官會維持原議。

新聞背景(摘自維基百科)

在美國,平權法案(Affirmative action)是指聯邦政府和州政府在法律要求的平等機會。這些措施是為了防止在“膚色、宗教、性別或民族出身”上對僱員或就業申請人的歧視。

例如美國勞工部提供的平權法案包括宣傳活動,有針對性的招聘,員工和管理的發展,以及員工的支持計劃。

推動平權法案,目地在於糾正歷史上與之相關的有明顯歧視的缺點。但是隨著時代的發展,平權法案逐漸變成為一個有爭議的問題。平權法案採取了一些政策,如種族配額或大學入學的性別配額,被批評為“逆向歧視”(Reverse Discrimination)的一種形式。

起源

美國最高法院於19世紀中葉就開始了依據憲法的保障原則來保護黑人公民權利的行為。

興起

平權運動是20世紀60年代伴隨黑人運動,婦女解放運動等民權運動興起的一項政策與運動,1965年由約翰遜發起,主張在大學招生、政府招標等情況下照顧如少數民族、女性等弱勢群體,是一個特定時期“種族優先”的法律。

爭議

隨着時代的變化,平權法案的含義也在不斷的變化,從字面理解,Affirmative Action起初旨在支持幫助少數派。

贊同者認為“平權法案”可以消除歧視,避免歷史倒流,從而達到平等。

而反對者認為:即使由於個人命運的不幸,也不允許普遍優待公民中的一個群體。

教育領域的爭議

由於平權法案的推行,美國教育領域的形勢有從一個極端到另一個極端的現象時有發生。比如,有的教育和研究項目,走到了不是少數裔就不能申請進入的境地。對少數裔的優惠,在某些方面似乎過了頭。以著名的密西根大學為例,新生的入學總體評分,必要的畢業考試SAT成績,滿分佔18點,而少數族裔種族優惠分就佔20點。也就是說,如果一個非常用功的非少數裔青年,在SAT考試中得到滿分,1600分(大概在0.5%左右),在其它條件相同的情況下,那麼他/她將在總分上低於一個沒有SAT成績的少數裔青年。當然這是理論上的邏輯說法。但是,過中的問題已經清楚地表現出來了。密西根大學兩個白人學生在2005年為此訴諸法律,狀告學校當局,歧視白人學生。幾經周折,這個案子最後上訴到了聯邦最高法院。由於明顯的不合理,近來,幾個重要大學先後取消或者是修改了若干“歧視”多數裔學生的項目。其中包括MIT,普林斯頓,依阿華,北卡等等。

有人認為,這種平權運動矯枉過正,形成了一種“逆向歧視”。加州大學首先將廢除平權法案提上議案,並在1995年正式停止實施在招生中優惠少數族裔和婦女。
(譯自NPR, 責任編輯:張弘)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