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要聞 伊朗示威者遭殘酷鎮壓 突顯...

伊朗示威者遭殘酷鎮壓 突顯當局滅亡恐懼

分享

【新三才首發】在政府宣布大幅削減政府補貼並因此大幅提高燃油價格之後,許多當地人爆發對此一維持生計沉重打擊的抗議。人民與當局者之間的分歧越來越大,上週,又一次致命的抗議活動中,挫敗和憤怒再次籠罩著伊朗各地的街道。

「 25%的抗議者是20至25歲的年輕人。從第一天起,我就在街頭,從第二天起,該政權就開始向我們開槍。」來自Behbehan市的25歲抗議者阿魯什(Arash)人向媒體表示。「我的兩個朋友在我旁邊被殺。我的一個熟人是一名護士。她告訴我不要將傷者和殉難者帶到她的醫院,因為伊朗革命衛隊(IRGC)已派遣部隊將那裡的傷者帶走。」

在當局於11月16日提高汽油價格50%後,抗議者封鎖了主要城市的交通,並在之後與警察發生衝突。

據另一位駐德黑蘭的大學生說,他們在街上高呼「政權之死」,他們只是「不想這樣生活」。但是自從本週早些時候以來,他的電話已經停了,這表明針對這場抗議活動的互聯網幾乎全部停擺。

抗議者說,政府的反應是立即而嚴厲的,比過去的示威遊行還要嚴重。

大赦國際說,政府軍從屋頂和直升機上開槍。其他示威者譴責了警察的暴力行為,並發誓被扣押的那些人有受到令人髮指的酷刑。大赦國際預測死亡人數將超過100人,而其他政權評論家則保證有200多人喪生。

「是在第二天,IRGC襲擊了我們。他們由準軍事性的Bassij部隊陪同。他們殘酷地殺害了人們。」來自Mahshahr市的52歲汽車修理工Hassan回憶說。「他們甚至動用了直升機,在過去的幾天裡,他們將被捕者放進了公共汽車。但是人們的士氣仍然很高,他們並沒有從抗議訴求中退縮。」

此外,來自西拉子(Shiraz)的一位老師,32歲的帕拉什(Parvin)強調該政權要求釋放屍體的費用高達2500美元,而且「傷者太多,不計其數。」

許多人將暴力鎮壓視為德黑蘭政權正在潰散與擔憂其維持對人民控制能力的關鍵指標。

傳統基金會中東事務高級研究員吉姆·菲利普斯(Jim Phillips)表示:「這次政權做出的反應是更多暴力,因為它更加絕望,並且在長期遭受苦難的人們的眼中,其政治合法性已經基本消失。」 「強制性現在是確保生存的唯一選擇。」

上週的示威遊行範圍席捲了整個國家,從設拉子,德黑蘭和卡拉伊到馬什哈德,伊斯法罕等。

「這次伊朗人表明他們不相信『改革』。伊朗人民,尤其是婦女,每天都受到最高領導人阿亞圖拉·阿里·哈梅內伊(Ayatollah Khamenei)的壓迫,並且正在起義。」民主防衛基金會(FDD)資深研究員阿里里薩·納德(Alireza Nader)說。「該政權仍處於高度武裝狀態,正在為自己的生存而戰。」

與過去十年中發生的所有動亂一樣,德黑蘭當局將指責歸咎於外國對手,魯哈尼(Rouhani)指責示威遊行是「反動的區域政權、猶太復國主義者和美國人」。政府本週甚至發起了一場反抗議運動,將數百名支持者部署在大街上,以反對反政權集會。

「政權感到害怕。當局目前正試圖通過製造,甚至賄賂或強迫參加親政權示威遊行,以淹沒伊朗示威者,以示勝利。」民防部高級研究員Behnam Ben Taleblu說。「這當然是假的,但這是該政權試圖重建革命信譽和偽裝的一種方式,當它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虛假時,這招仍然受歡迎。」

隨著貨幣持續貶值,緊張局勢長期困擾著這個被孤立和受制裁的國家,主食和家庭用品的成本飆升。一些中產階級伊朗人向媒體表示,他們得不到就業,生活成本上升以及德黑蘭的外交地位惡化而無法出國旅行,這激怒了他們。

白宮本週在支持伊朗人民和政府的譴責發布的聲明,但許多人希望看到華府做得更多。「川普當局在過去一年多的時間裡一直沒有對侵犯人權行為發布任何新的制裁。歐盟很早就批准了60多個伊朗侵犯人權者,但美國卻從未這樣做。」聯合反對伊朗核武(UANI)的分析師艾倫•戈德史密斯(Alan Goldsmith)補充說。「華府應首先制裁所有這些人,以及對鎮壓目前的抗議活動負有重大責任的其他人。底線就是,伊朗政權已經準備使用武力鎮壓抗議和動亂。它認為自己的生存面臨風險。」

面對持續的流血衝突,地面上的伊朗人民保證繼續​​戰鬥。帕爾文補充說:「我們的精神很高。對我來說,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合作與幫助的精神已大大增強。」

(編譯:王明真)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首發)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