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要聞 新冠狀病毒正被嚴重低估

新冠狀病毒正被嚴重低估

分享

【新三才首發】中國擁有15億人口,擁有強大的軍事資源和聰明的頭腦,中共當局能夠在數小時內封鎖天空、道路和街道。但面在2019新冠狀病毒(武漢肺炎)當前,儘管還有其他選擇餘地,中共卻採取了人類歷史上最大的隔離手段。

雖然,世界再三向中國要求提高透明度,中共對這種新一代的病毒仍只提供了部分事實。

真實數字可能高達6位數

隨著感染的迅速蔓延,中國新冠狀病毒爆發的確診人數已遠遠超過了SARS。

截至2月2日,中國公布的總感染人數達到了14396例,死亡304例。其他國家確診例包含台灣10例、泰國19例、日本20例、新加坡18例等,菲律賓也在2月2日出現一名患者死亡,為中國境外首名死亡病例,目前全球確診病例已達14574例,死亡305例。

香港病毒學家管軼說,整個武漢的封鎖可能為時已晚,無法控制病毒的傳播。武漢當局說,在農曆新年和疫情爆發之前,有500萬人離開了這座城市。

但是,該病毒正在瘋狂傳播。1月31日,美國官員宣布疫情為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同時宣布了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聖塔克拉拉舉行的第七例確診病例。

但是確定的數字可能只反映出令人恐懼的冰山一角。英國醫學雜誌《柳葉刀》估計,上週以來已有超過75,000人被感染。CBS新聞2月1日報導說:「現在,如果那是真的,那將證實許多人已經感到擔憂──北京的數字被嚴重低估了。」

中國頂尖的大學研究人員最近發表了一份報告,得出的實際感染人數約為20,000。有些人聲稱這個數字更高。1月27日,一名武漢護士堅持認為此次疫情比官員們承認的要嚴重得多。她說:「目前,包括武漢乃至中國在內的湖北省,已有9萬人感染了冠狀病毒。」

香港大學(HKU)學者的數據驅動數學模型將其數字定為43,590,並預測,僅在4月下旬至5月初之間,僅在重慶這個特大城市,每天的感染病例就可以看到150,000例新病例。

世衛組織宣告全球公共衛生緊急情況

實際上,更高的數字可能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被揭露。

Shi是英國居民,在農曆新年期間返回武漢與住院的老年母親同住,她說,她在母親的醫院感染病毒後發燒。經過9個小時的測試──鼻腔擦拭以排除流感,CT掃描以檢查她的肺部,並進行了血液檢查──醫生宣布她以及她67歲的父親患有冠狀病毒,但由於第四,最權威的測試無法提供,他們只能被視為可疑患者。Shi在全武漢找不到一家可以提供最終試劑檢測的醫院。

香港大學的科學家認為,一次PCR快速檢測可以在幾個小時內完成,因此胸部X光檢查和血液檢查都是浪費資源。大多數中國醫院缺乏檢測或糾正這種絕大多數新感染的能力,中國許多人在長時間的檢測延遲中苦苦掙扎,甚至根本沒有得到檢測,可疑患者沒有被納入官方統計。最重要的是症狀會潛伏長達兩週或更長時間。

病毒的最初溫和性引起了專家的關注,因為這意味著人們可以在數週內未發現任何症狀的情況下傳播該病毒。中國當局報告說潛伏期長達兩週。

儘管目前死亡率很低,但是如果沒有適當地控制病毒,可能會使最脆弱的人群(通常是最年幼和最年長的人群)處於高風險之中。

世界衛生組織(WHO)在1月30日將疫情歸類為「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稱「整個世界需要保持警惕」,而不僅僅是中國武漢的震中。

新病毒已在中國和全球至少23個國家傳播,在國外已確認178例,其中包括美國,加拿大,香港,日本,越南,韓國,台灣,意大利,法國,德國,芬蘭,尼泊爾,柬埔寨,新加坡,阿拉伯聯合酋長國,泰國,馬來西亞,斯里蘭卡,印度,菲律賓和澳大利亞。

美國和英國已發出強烈警告,禁止中國旅行。各國政府正在收緊邊境,蒙古、菲律賓、香港,哈薩克斯坦、澳門、尼泊爾、朝鮮、俄羅斯、台灣、越南和美國限制了中國公民的入境。

包括加拿大航空、印度航空、芬蘭航空、荷航、漢莎航空、美國航空、英國航空、國泰航空、達美航空、芬蘭航空、香港航空和聯合航空在內的十幾家航空公司已暫停進出中國大陸的航班,其暫停時間為從2周到3個月(直到4月)。

1月28日,香港領導人林鄭月娥(Carrie Lam)公佈了旅行限制清單,但拒絕遵守居民完全關閉邊境的要求。這引發了周六部分邊境關閉時醫生的罷工。

冠狀病毒:天然的還是人造的?

那麼,這種病毒是從哪裡來的呢?在1月29日發表在《柳葉刀》雜誌上的一項新研究中,科學家指出,蝙蝠是2019新型冠狀病毒(又被稱為2019-nCoV)的宿主。

然而,喬治敦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傳染病專家丹尼爾·露西(Daniel Lucey)說,根據這些最初的臨床病例,人類的首次感染必定發生在2019年11月或更早的時間。該病毒可能在12月下旬從華南海鮮批發市場被發現的情況下悄然傳播,在那裡出售了各種野生動物。

露西在接受《ScienceInsider》採訪時說:「中國一定已經意識到這種流行病並非源於武漢華南海鮮市場。」

他說,《柳葉刀》中的數據也對中國提供的初始信息的準確性提出了疑問。最初,武漢市衛生委員會將這41例患者確定為唯一確診病例,在1月11日至18日之間,計數仍保持不變。該委員會一再指出,已有人與人之間傳播的證據。

密歇根大學中國研究中心主任,中國政治專家瑪麗·加拉格爾(Mary Gallagher)表示,武漢當局極有可能漏報數字。她說:「這不一定是中央政府的陰險命令,這幾乎就像是一種潛規則,壞消息要盡可能多地掩蓋。」

不到三週後,中國發生了另一番故事。1月20日,中國任命的專家鐘南山說,確實有人與人之間傳播的證據。一個月後,確診病例已達五位數。

以色列的生物戰和軍事情報專家丹尼·肖漢姆(Dany Shoham)透露,實際上,這種致命病毒的真正起源可能與北京的秘密生物武器計劃有關。武漢的病毒研究所恰好是全國唯一能夠處理致命病毒的場所。

肖漢姆對《華盛頓時報》表示:「就研發而言,該研究所的某些實驗室可能至少在附屬方面參與了中國(生物武器)的研究,但還沒有成為中國生物武器聯盟的主要設施。」肖漢姆說。「原則上,病毒的向外滲透既可能是洩漏,也可能是正常情況下離開有關設施的人在室內未被注意到的感染。武漢病毒研究所可能就是這種情況。」

2016年的文件確實顯示武漢病毒研究所已經研究冠狀病毒很多年了。如果未經證實的報導屬實,這將不是中國研究機構第一次洩漏致命疾病。2004年3月,SARS病毒從北京國立病毒學研究所逃脫後,有9人被感染,其中1人死亡。

「我被迫以執法者的身份來思考這種病毒為何在中國的旅遊中心爆發。武漢實際上是一個連接中國所有主要城市的現代化鐵路樞紐,它已經成為中國的心臟。」巴基斯坦政治家雷曼·馬利克(Rehman Malik)參議員在其博客文章《冠狀病毒:是自然還是人造生物戰的產物?》中寫道。

人與人之間的傳播

美國衛生官員1月30日報導了美國首例人際傳播冠狀病毒的病例。該患者不是中國人,是60多歲的女人的丈夫-這是芝加哥第一個報告的受害者-她是從武漢旅行回來的。伊利諾伊州公共衛生部的流行病學家詹妮弗·萊登(Jennifer Layden)博士說,她已經住院了,但狀況似乎很好。

如果攜帶冠狀病毒的人在他人附近呼吸、說話、咳嗽或打噴嚏,則可能通過落在人或表面上的呼吸飛沫攜帶病毒發生人對人的傳播。

「我們知道這可能令人擔憂,」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主任羅伯特·雷德菲爾德(Robert Redfield)博士說。他說:「但我們的評估仍然是,美國公眾面臨的直接風險很低。」

美國官員禁止在過去兩週內曾來過中國並且不是美國公民的直系親屬或永久居民的外國人入境。此外,人類服務部長亞歷克斯·阿扎爾(Alex Azar)說,過去兩個星期來美國進入中國湖北省的任何人都將被隔離2週。

國家衛生中心國家中心主任南希梅森尼爾博士說,美國衛生官員1月31日下令從武漢撤離的195名美國人進行聯邦檢疫,他們將留在南加州的軍事基地直到2月中旬。免疫和呼吸系統疾病。

同時,在中國,已經沉重的衛生系統在嚴重難以控制的健康危機的重壓下顯示出承受不住的跡象。「確實有很多人不能住院,但是指責護士毫無意義。沒有床,沒有資源。」一名武漢護士告訴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像其他許多人一樣,她在家裡也被自我隔離。

醫護人員處在臨界點;她醫院的500名醫護人員中大約有30名已經住院,而且醫療資源和床位都非常不足。她說,由於隔離衣極少,工作人員在輪班結束時要對它們進行消毒,以便第二天再穿。

另一名工作人員回答說:「只有人們快死了的嚴重情況才有機會住院。」

(作者:Patricial Kingswell)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首發)

分享
前一篇文章兩分鐘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