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要聞 武漢肺炎吹哨者李文亮醫師因...

武漢肺炎吹哨者李文亮醫師因疫情病逝

分享

【新三才首發】對本次武漢肺炎疫情最早提出警告的8位吹哨者之一——武漢眼科醫生李文亮,自身也因為被感染新型冠狀病毒,於2月6日晚上病逝,當局號稱搶救到2月7日凌晨才宣告其死訊,但卻引發民間議論與憤慨的情緒。

在社交媒體上的帖子中,許多中國人將挫敗感指向了政府官員,儘管有明顯證據表明這種流行病正在蔓延,但許多人認為官員並沒有足夠迅速地做出回應。成千上萬的人昨晚湧向有關李醫生的現場直播,該直播由當地媒體在醫院外進行。

中國官方媒體2月6日晚上原本先報導說李醫生在晚上9:30左右心跳停止,但後續有稱醫院繼續進行搶救,最後才於2月7日凌晨2:58宣布死亡。

李醫生在1月下旬接受中共控制的《北京青年報》的採訪時回憶說,去年12月有報導稱,武漢市一個海鮮市場出現了一系列異常的肺炎病例。

李醫生在2019年12月30日告訴報紙,他在微信上向前同學發送了一條消息 ,警告他們有嚴重的急性呼吸道綜合症(SARS)的新病例。他後來糾正了這一說法,說這是一種未知的冠狀病毒。

李醫生後來受到中共黨紀幹部和醫院管理人員的訊問,他們指控他散佈謠言,並強迫他寫自我批評。

1月下旬,李醫生告訴《北京青年報》:「他們告訴我不要在網上發布有關此信息的任何信息。」「後來,這一流行病開始明顯擴散。我本人一直在治療被感染的人,其家人被感染,然後我也被感染了。」

李醫生在談到這種病毒以及政府為使他保持沉默所做的努力時,將其與外科醫生蔣彥永進行了比較。蔣彥永在吹響北京為掩蓋2003年非典危機程度所做的努力後成為英雄。疫情爆發後,相信武漢生病的醫務人員有數百人。

武漢市政府沒有透露被感染的醫務人員數量。迄今為止,醫學界最明顯的感染跡象來自另一名著名醫生,2003年SARS危機的老將鐘南山。他在一月份透露,有14名醫務人員被一名患者感染。

關於李醫師病逝的最早報導來自官方媒體的社交媒體報導,該報導試圖讚美他,反映出整個爆發期間困擾共產黨宣傳機構的混亂和矛盾。

共產黨主要報紙《人民日報》的英文和中文Twitter賬戶是最早稱讚李醫生為「舉報人」的人。數小時之內,帖子被刪除。取而代之的是,民族主義共產黨報紙《環球時報》報導說李醫生的心臟停止跳動幾個小時後,就處於危急狀態。然後,他被戴上了人工呼吸器搶救。

中國新聞媒體的兩位編輯說,他們接到通知,只是報導官方聲明,以淡化李醫生的死亡。同時,成千上萬的用戶淹沒了微博,要求武漢警方向李醫生道歉。一位用戶寫道:「向全國人民道歉。」

「這件事突然發生了,」武漢一位認識李醫生的醫生在2月6日晚上的電話採訪中說。「人類有時就像螞蟻。我們太渺小了。這對前線是沉重的打擊。現在我們的同事都非常沮喪。」

「我們的希望已經消失,」該市的另一位醫生說。「他是我們的英雄。」

已婚育有一個孩子的李醫師在中國當局加強警告大眾之前就發現了這種危險的新病毒。他回憶說,在早期,他沒有戴任何防護裝備。

李醫生在住院期間接受中國媒體的幾次採訪中,描述了他是如何被一名女性患者感染的,該患者在一月中因為青光眼來看診。她當時有發燒,CT掃描顯示她的肺部有未知病毒,她的兩個家庭成員也病了。

李醫生說:「這是人與人之間傳播的明顯案例。」他補充說,他已立即向醫院主管報告了這一情況。

幾天後,李醫生開始咳嗽,體溫上升。他訂了一家旅館的房間,因為擔心他的孩子和懷孕的妻子會被感染。CT掃描證實了他的恐懼。他上週在微博上寫道,他已被感染並於1月12日住院。他說,直到他2月1日首次出現症狀近三週,他才被確認為確診病例。

醫院把他隔離了。大約在同一時間,他得知他的父母和一些同事也受到感染。他在微博帖子中寫道:「我當時在想為什麼官方公告仍然說人與醫務人員之間沒有傳播。」

即使在被感染後,李醫生也發誓要回到抗擊病毒的第一線。「疫情仍在蔓延,」他在騰訊的帳戶中寫道。「我不想成為逃兵。」

(編譯:王明真)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首發)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