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要聞 日本鑽石公主郵輪檢疫期滿 ...

日本鑽石公主郵輪檢疫期滿 過程卻飽受爭議

分享

【新三才首發】停泊在日本東京橫濱港的鑽石公主號郵輪為期兩週隔離期已於2月19日結束,在接下來的幾天中,數千名的乘客和船員將在橫濱港下船,返回日本各地與各國。但迄今總共超過621名確診,以及有兩名乘客已死亡的現況,卻讓日本在這次的郵輪隔離中飽受爭議。

越來越多的科學家表示,鑽石公主郵輪已經成為新型冠狀病毒的孵化器,而不是用來防止疫情惡化的隔離設施。截至2月20日,在3,711名被隔離的乘客和船員中,已有621例確診,佔全船人數近1成7,這也使該船成為中國境外感染最多的地點。

現在的問題是: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

雖然日本政府一再捍衛檢疫的有效性。但是一些科學家認為實際上可能不那麼嚴格。隔離行動鬆懈的一個可能跡像是,三名在船上進行隔離檢查的日本衛生官員也被感染。

「我懷疑人們沒有像我們想像的那樣彼此隔離。」英格蘭東英吉利大學的醫學教授保羅·亨特(Paul Hunter)博士說。

日本神戶大學感染症專科教授岩田健太郎早前也曾登船了解病毒傳播機制,並於日前發佈影片指防控措施極差,他說他自己曾在SARS期間到中國了解疫情,也曾到非洲了解伊波拉疫情,但這次他對船上的情況感到害怕,覺得船上人員防疫意識很差,他之後因提出意見被趕下船。

日本衛生大臣加藤勝伸(Katsunobu Kato)2月18日對記者說,所有留在郵輪上的乘客都已採集了樣本,測試結果呈陰性的人將從2月19日開始下船,屆時他們已經進行了14天檢疫。

加藤說:「他們都希望早日回家,我們希望能幫助他們,使每個人都能順利回家。」

不過由於涉及的人數眾多,預計整個下船過程將持續到2月21日。

倫敦國王學院的爆發專家納塔莉·麥克德莫特(Nathalie MacDermott)博士說:「顯然隔離沒有奏效,現在這艘船已成為感染源。」她說,病毒傳播的確切機制目前尚不清楚。

麥克德莫特說:「我們需要了解船上的隔離措施是如何實施的,船上的空氣過濾是怎樣的,船艙是如何連接的以及廢物的處理方式。」

她說:「還可能存在我們不熟悉的另一種傳播方式。」她指出環境傳播的可能性以及「深度清洗」整艘船以防止人們接觸被污染表面的重要性。

在2002年至2003年爆發SARS的期間,專家們發現,在香港有300多人就是由於某屋苑的污水系統故障而被感染的。麥克德莫特說,鑽石公主號上可能存在類似的問題,但需要進行全面調查。她說:「如果隔離得當,沒有任何理由會是這樣的結果。」

雖然鑽石公主號上的一些乘客稱這艘船為「浮動監獄」,不過他們仍每天被允許戴著口罩在甲板上行走,並被告知與他人保持距離。

醫學教授亨特說,病毒的持續傳播可能是由於守法性問題。他說:「在船舶環境中實施檢疫非常困難,我絕對確定有些乘客認為他們不會讓任何人告訴他們他們可以做什麼和不能做什麼。」

亨特說,對隔離區沒有遏制該病毒的傳播感到「非常失望」,不幸的是,一些返回其本國的乘客現在將面臨第二次隔離期。

他說:「鑑於病毒會繼續傳播,我們必須假定每個離開船上的人都可能受到感染,因此他們必須經歷另一個為期兩週的隔離期。」「不這樣做將是魯莽的行為。」

日本衛生官員稱,在該船上進行14天隔離檢疫是適當的,其根據的理由是最初由中國武漢撤僑回日本的500名民眾只有一位檢測為陰性,而在政府機構進行為期14天的隔離之後,就沒再發現任何確診案例。

這些官員還為船上採取的預防措施辯護。他們說2月5日之後,大約有1,000名機組人員就被告知要戴口罩、洗手、使用消毒噴霧劑,並在停止餐館、酒吧和其他娛樂場的活動。當時,據報導第一批10人被感染,並正式開始了為期14天的隔離。

並指示乘客要待在自己的船艙內,不要四處走動或與其他乘客聯繫。那些住在無窗艙房的乘客每天可以出去在甲板上散步或運動約一個小時。

為期兩週的隔離主要是針對乘客,機組人員則一直與同事共享雙人房,他們繼續運送食物、信件、毛巾和便利設施給乘客,並進入客艙進行為客人提供清潔服務。船員們還自己煮飯,並在船員食堂里分組吃飯。

「與乘客不同,機組人員共享他們的房間,他們共享食物,這就是為什麼即使隔離開始後他們中的一些人仍被感染的原因。」世界衛生組織前區域主任尾身茂(Shigeru Omi)在最近的新聞發布會上說。

尾身說,隔離是早期被認為有效的措施之一。他說,但是這種病毒已經傳播到日本各地社區,那裡已經出現了無法追蹤的病例。「現階段,病毒的傳播將不可避免,這就是為什麼隔離無效的原因。」他說,現在的重點應從邊界控制轉移到防止在當地社區蔓延。

其他科學家說,應該從一開始就將乘客從船上移開。紐約大學醫學院生物倫理學教授亞瑟·卡普蘭(Arthur Caplan)說:「船是病毒孵化器的臭名昭著的地方。」「只有在沒有其他選擇的情況下,才會讓人們一直待在船上。」

卡普蘭說,第二次隔離是有道理的,但是日本官員們從一開始就做得很糟糕,並且無法說明如果原計劃失敗的後果。他說:「失去公民自由和遷徙權力從來都不是一件好事,但是如果您想保護某種疾病的傳播,那麼再進行兩週的隔離檢疫並不是一個不適當的負擔。」

(編譯:王明真)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首發)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