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三地 香港:威脅潛伏,戰鬥繼續

香港:威脅潛伏,戰鬥繼續

分享

【新三才首發】評論家說,中共新的國家安全法是對城市自治判了死刑,但年輕的香港人仍在奮戰。

從19歲起,林寶榮(Paul Lam)參加了每年的7月1日遊行,這標誌著香港於1997年從英國移交到中國。林寶榮(Lam)於2003年首次參加時,他和五十萬示威者成功抵制當時擬議中的安全法案。上週三,此活動的23週年紀念日與過去不一樣了。隨著中共的國家安全法在前英國殖民地生效,這每年的遊行第一次被禁止。

現年36歲的林做了一個選擇:面對可能被捕的威脅。林與其他成千上萬的人一起走上街頭,站了出來。林是一名視聽設計師,當他繞道走進足球場附近的一條小街,以避免與警察衝突時,他說:「雖然我們『被』沉默了,但我仍然需要努力反對這種獨裁統治。」「我父母的這一代幾乎避開了政治。我這一代的人不能再這樣了。」

針對中共的新法,評論家們說,相關術語含糊不清,可以經由當局的任意解釋。香港的抗議者和國外一些政府都稱其為香港的自治、自由和獨立司法權判了死刑。

「借來的時間」

香港長久以來被稱為「借來的地方、借來的時間」,香港在1989年中國天安門廣場屠殺之後以及1997年被中國共產黨接管之後發生了大規模移民。

但是這次,許多人的選擇是戰鬥而不是逃跑。這是因為後殖民時代的人們將香港視為家園,在那裡,他們是遵行自由、公平競爭和法治等價值觀的種族,而不是當中國人。

香港是一個從中國大陸逃離戰爭和政治動蕩的難民建造的城市,香港約有60%的人口來自其他地方。

今年35歲的黎明(Minnie Li)從她十幾歲還居住在家鄉上海時,就對自由的思想如飛蛾撲向燭光一般的嚮往。正當她在香港讀博士的時候,她面對為真正自由而必須征服恐懼。2014年,在大規模的親民主派的雨傘運動靜坐期間,黎記得猶豫了半小時​​後她在Facebook上發布抗議活動。當時黎還不是這個城市的永久居民,她冒著敢於大聲疾呼的人在中國大陸會被刑事判決的風險。

毫無疑問,她萌芽的激進主義震驚了大陸當局,後者警告她的父親等她回家她將失去工作。即使這樣,黎也不去理會。 「你必須鼓起勇氣來對抗自己的恐懼。事後看來,你的恐懼似乎被誇大了,但這並沒有使它變得不那麼真實。但是,你仍然直面自己的恐懼,打開內心查找恐懼的根源。」黎明表示。「總之就是要實踐個人選擇並且每天去對抗。這是每天的嚴峻考驗。」

2019年夏天,現在已經是大學講師的黎明,率先參加了反對引渡法案的絕食抗議,該法案遭到數月的反政府抗議活動而被擊退。根據國家安全法,她知道自己的立場:「我不會審查自己和言論,而且這項新法律肯定無法癱瘓我的行動。」與美國人結婚的黎明還表示,她的家人沒有離開的計劃。像黎明的丈夫一樣,在750萬香港居民中,近一半持有外國護照。

為自由而戰

在最近幾週,隨著國安法將終結香港自治迫在眉睫,澳大利亞和美國一直在考慮採取措施,為香港人提供逃脫之路。上週,英國宣布計劃將持殖民時期護照的所有香港居民的居留期限從六個月延長至五年,並可以選擇申請英國國籍。再次離開的誘惑一直是存在的。

但是岑敖暉(Lester Shum)並非如此,他將放棄美國國籍,以便在下週參與立法會即將到來的選舉的民主派初選。該市的憲法限制了在立法機關任職的外國公民的人數。27歲的岑出生於紐約市,於1990年代中期回到香港,此後一直住在這裡。作為2014年雨傘運動的學生領袖,岑和許多同齡人一樣,提出了自己的座右銘,即他們屬於「被時代選擇的世代」以抗拒北京。但是現在,正是他選擇了堅持自己的立場。岑說,儘管他為放棄外國護照的決定而苦苦掙扎,但他對成為候選人感到更加堅定。

岑說,「走出來是對國家安全法的一種重要的強烈回應,讓世界各國看的見。」「示威者之所以引起全球關注,是因為我們表現出堅強的抵抗意願。」他說,走出來競選將對政府構成挑戰,這將是激怒親民主盟友的另一場壓倒性勝利,就如去年11月岑贏得地方議會席位時的民主勝利。

幾週前,香港警方給他發了一封信,指責他在Facebook上散佈謠言,暗示在抗議活動中警察牽連一名學生墜樓身亡。這是一項指控,根據新法律,岑可能會受到起訴和懲罰。然而,岑在追求自由方面仍然堅定不移。他說:「即使我可以離開到一個自由的國家,但我在那裡享有的自由也不會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是在我的家鄉香港爭取自由。」

(編譯:雪麗)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首發)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