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幹線 英國准王妃:新一代時尚偶像...

英國准王妃:新一代時尚偶像(圖)

分享

2010年10月23日,凱特·米德爾頓與威廉王子一同參加好友Harry Meade的婚禮

2009年8月,凱特·米德爾頓出席英國貴族Nicholas Van Cutsem的婚禮

【新三才訊】凱特·米德爾頓成為新的英國王妃已是板上釘釘的事!那麼,在戴上威廉王子贈送的先母的藍寶石訂婚戒指之後,她是否也能像戴安娜王妃一樣,成為又一位皇室時尚偶像呢?近來時尚界最熱議的話題莫過於,威廉王子的未婚妻凱特·米德爾頓(Kate Middleton)將會經歷怎樣的時尚進程?她的形象在未來的幾年裡將發生何種變化? 米德爾頓完全有資本效法戴安娜。後者新婚時是一個與時尚界八竿子打不到的年輕女孩,最終卻成長為一代時尚偶像。

米德爾頓有着一雙寶石藍的眼睛,留着一頭巧克力色的長髮。她常常穿着花呢外套配平底靴,或針織裹身裙搭配款式保守的珠寶,維持着永不出錯的經典造型。這是從戴安娜時代至今,英國新一代上流社會女性的標準配置。

“平民出身”,英國人給她打上了這樣的標籤。所以她盡量避免選擇奢侈品牌的服裝,她的牛仔褲、靴子和淑女式套裙來自issa、bcbg max azria, collette dinnigan和 diane von furstenberg等品牌。她還鍾愛高街,諸如jigsaw、whistles and kew銷售的款式保險、時裝感不那麼強的衣服都在她的選擇範圍之內。她喜歡longchamp和bric’s的旅行包,同時也是以定製女式西服和大衣而着稱的英國設計師Katherine Hooker的忠實顧客。

米德爾頓的髮型由坐落在sloane廣場的richard ward沙龍打理,這裡是切爾西名流和電視明星的聚集地。她的帽飾出自Philip Treacy之手,但絕沒有Isabella Blow戴的那麼誇張。

還沒有足夠的膽量去將大眾的目光彙集到自己身上來的米德爾頓即將開始一段新的人生:作為英國的新王妃,與丈夫一起居住在北威爾士莊園,與該地區的其他上流社會人士舉行社交活動。這樣的生活從二人的聖安德魯斯大學時代已經開始,只是,她至今還沒有找到適合自己的穿衣風格。

曾給戴安娜王妃制衣,並奠定了近兩代英國上流社會女性着裝風格的設計師bruce oldfield說:“米德爾頓不想出錯,不願離經叛道。她的造型關鍵詞是‘年輕、時尚、經典’,而不是引領時尚。記得當年戴安娜也極不情願穿披肩,她的時尚偶像形象是被他人打造出來的,並不在她本人的義務範圍之內。”

倫敦着名室內設計師Nicky Haslam則認為,米德爾頓與時髦的首相夫人samantha cameron都有一種“老式的優雅”和隨性的態度,“凱特並沒有被所謂的‘規矩’束縛,她不希望別人告訴她她該怎麼做。她就是她自己,她的優雅與生俱來。”她說。米德爾頓身高178cm,威廉王子則是190cm。Haslam說:“米德爾頓對自己的身高相當滿意。王室終於出了兩個巨人。”

鑒於米德爾頓高挑的身材和漂亮的面孔,設計師們建議她選擇更具氣場的造型。giles deacon說:“她現在的衣服過於溫柔,如果我來為她做造型,就會讓她穿上線條更銳利的服裝,搭配更奢華的珠寶。她完全駕馭得了色彩,我想她應該多穿些淺色。”

julien macdonald建議米德爾頓打扮得再年輕些。他說:“她是個年輕姑娘,我們希望看到她青春的一面。英倫時尚一向是先鋒的代名詞,我們有全世界最頂尖的設計師。她應該讓全世界看看什麼是英倫風格。在現今的政治氣候之下,她的出現無疑極大地鼓舞了人心。”

倫敦起家的巴西裔設計師daniella helayel是倫敦時裝周成員品牌issa的創立人和設計師,她極有可能為米德爾頓設計婚紗。“她是個非常可愛的姑娘。我們很高興聽到她和王子的婚訊。她能夠一直鍾愛issa是我們極大的榮幸。”設計師說。

11月初,《星期日郵報》報道了米德爾頓出現在issa位於切爾西的工作室的消息。她在那兒待了很久,為即將來臨的訂婚典禮定製了大量的裙子與外套。

近日剛推出新娘禮服定製業務的bruce oldfield也將成為有力的競爭者。他為米德爾頓的閨蜜們設計禮服,包括剛剛步入婚禮殿堂的着名室內設計師nina campbell 之女alice deen。

burberry的christopher bailey很有可能也在米德爾頓的婚紗設計師候選名單當中。christopher發表聲明稱,burberry一直是王室定製品牌,多年來一直為查爾斯王儲、威廉和哈里兩位王子提供服裝。

就目前情況來看,雖然有大量國際設計師表示願意為她制衣,米德爾頓還是傾向於選擇英國本土設計師。marchesa的設計師georgina chapman對此舉大加讚賞。她是這位準王妃在馬爾伯勒學院的學姐,“凱特是一朵永不凋零的英倫玫瑰。美麗,很有英倫氣質,典雅而精緻。她已經養成了良好的皇家風範,面對公眾舉止得宜。這位未來的王妃潛力無窮,終將成為一代時尚偶像。”她說。

婚紗設計師lela rose說:“米德爾頓的婚禮禮裙定製是一項艱巨的任務。我敢說,到她婚禮的那日,她一定會挑戰傳統的界限,儘力穿上她能穿的最現代的款式。這次婚禮對很多人來說意義重大。她是傳統與現代的結合體,但將兩者調和卻不容易。我可以想象她的禮服有乾淨簡潔的線條,精緻的細節,簡單的裝飾。但這不能與傳統豪華而繁複的皇家婚禮相衝突。她已經給人們留下了親和又傳統的印象。我們習慣了好萊塢式奇裝異服的視覺轟炸,她的典雅猶如一縷清風。”

與米德爾頓的低調作風相一致的是,威廉王子也沒有在定情之物上大手大腳地砸錢,而是把母親戴安娜當年的一枚garrard藍寶石訂婚戒指贈給了自己的準新娘。

這對在1981年時售價28000英鎊的戒指中央是一顆18克拉的橢圓形藍寶石,白金戒托上還鑲嵌着14顆小鑽石。當年查爾斯將它送給戴安娜時,類似款式的訂婚戒指一時間大肆風靡。

“我以自己的方式讓我的母親也不會錯過這場婚禮。”威廉王子這樣宣布,“媽媽是我生命中很特別的人,現在凱特也是。我想以這種方式把她倆連接到一起。”

若不負全球媒體的期望,米德爾頓的確將沿着戴安娜的足跡,嫁給一個未來的國王,成為一代時尚偶像。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