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時空 47年來沒人再登月原因究竟...

47年來沒人再登月原因究竟為何?

分享

【新三才首發】就算不是最偉大的成就,讓12人登陸月球仍然是美國宇航局最偉大的成就之一。宇航員收集岩石,拍照,進行實驗,插上國旗,然後返航回家。但是在阿波羅計劃期間的那些停留,並沒有建立讓人類長期生活在月球上的設施。

在最近一次登陸月球――1972年12月的阿波羅17號――之後已經過去47年了,現在有很多理由讓人們期望能重返月球。

美國副總統邁克.彭斯承諾,將在2024年再次看到美國宇航員登月(包括第一批登月的女性),這項計劃名為Artemis。

但在記者最近的電話訪問中,美國宇航局局長Jim Bridenstine說,這個雄心勃勃的目標,將需要數量相當龐大的聯邦資金,而在歷史上這個問題的癥結一直是在華盛頓的政治圈。

「如果不是因為政治風險,我們現在就已經登上月球了。」Bridenstine 說。「事實上,我們可能已經在火星上了。」

那麼為什麼宇航員近47年來沒有重返月球?

「這正是政治上的風險讓它無法實現。」Bridenstine 說。「該計劃耗時太長,而且花費太大。」

Bridenstine表示,這是川普總統要求額外撥款16億美元,用於當前重返月球的計劃的主要部分,該計劃「主要聚焦在當前還不存在的月球登陸器」。

阿波羅9號宇航員Rusty Schweickart最近告訴《商業內幕》說,他希望Bridenstine的這個目標能夠獲得「好運」。

「加速推動雄心勃勃的事情是一項真正的挑戰,它需要承諾和資金,這就是需要的東西了。」Schweickart 說。「我們已經嘗試過兩次了――行政部門已經嘗試過了――而他們都胎死腹中了。」

研究人員和企業家長期以來一直在推動著在月球上建立一個載人基地――一個月球空間站。「在月球上建立一個永久性的人類研究站是下一個合乎邏輯的步驟。它離我們只有三天的距離。我們可以承受錯誤並且不會犧牲所有人。」前宇航員Chris Hadfield此前告訴《商業內幕》說。「我們有很多東西需要發明,然後進行測試,以便在我們深入研究之前先有機會學習。」

月球基地可以成為深太空任務的燃料庫,也可以製造前所未有的太空望遠鏡,使人們更容易在火星上生活,並解決有關地球和月球是如何產生的長期科學奧秘。它甚至可能刺激一個蓬勃發展的地球外經濟活動,也許是一個圍繞月球空間的旅遊活動。

但是,許多宇航員和其他專家認為,實現這一目標(一般是月球任務)的最大障礙其實是庸俗且有點令人沮喪的。

那就是,登月真的很貴——但又不是如此的貴。

對於任何太空飛行計劃來說,經過試驗來驗證的這個方式,特別是涉及載人的任務,其成本非常高。

美國宇航局2019年的預算為215億美元,川普政府要求國會在2020年的預算中將其提高到226億美元。

這些金額可能聽起來像是一筆大錢,直到你體認到它被各個機構的部門和雄心勃勃的項目所瓜分,例如,韋伯太空望遠鏡、一個叫做太空發射系統(SLS)的巨型火箭項目,以及遠征的任務——太陽、木星、火星、小行星帶、柯伯帶直到太陽系的邊緣。(做為比較,美國軍方每年的預算約為6,800億美元。)

此外,NASA的預算與過去相比,有點少。

阿波羅7號宇航員Walter Cunningham在2015年的國會證詞中表示:「NASA在聯邦預算中的比例在1965年達到了4%的最高值。在過去的40年中,它一直保持在1%以下,而在過去的15年裡一直是接近0.4%的聯邦預算。」

川普的預算要求重返月球,然後再對火星進行軌道繞行。但考慮到與NASA的SLS火箭計劃不斷膨脹的成本和滾雪球般越來越大的計劃延遲,即使國際空間站早退役,也可能沒有足夠的資金來實現它。

NASA在2005年的一份報告估計,重返月球將花費大約1,040億美元(若計通貨膨脹,約為今天的1,330億美元),大約耗時13年。阿波羅計劃的成本約為現在的1,200億美元。

Cunningham在他的證詞中說道:「載人探測是最昂貴的太空探險,因此也是最難獲得政治支持的地方。」

據《科學美國人》稱,他補充道:「除非國家,就是在國會這裡,決定投入更多的資金,否則這就是我們現在在這裡做的事,它就是個空話。」

談到火星任務和重返月球,Cunningham說:「NASA的預算太低,無法完成我們談到的所有事情。」

總統的問題

如果川普政府在2024年再次成功的讓宇航員登陸月球,那將是川普第二任期的尾聲了,前提是如果他連任成功的話。

其中還有另一個主要問題:政黨政治。「為什麼你會相信任何一位總統的預測,說未來兩任政府會發生的事情?」Hadfield說道,「那只是空話。」

設計、建造和測試可以載人進入另一個世界的太空船的過程通常超過兩任總統的任期。但新上任的總統和立法者經常廢除前任領袖的太空探索優先事項。

「我希望下一任總統能夠支持讓我們完成我們被要求執行的任務的預算,無論任務是甚麼。」在川普上任之前的2016年1月,在太空中度過一年的宇航員Scott Kelly在《Reddit》的發文中寫著。

但總統和國會似乎並不在乎堅持這一過程。

例如,在2004年,布什政府要求NASA設法取代即將退役的太空梭,並準備重返月球。該機構提出了星座計劃,使用名為Ares的火箭和一艘名為Orion的太空船讓宇航員登陸月球。NASA在五年內花費了90億美元為該載人航天計劃設計、構建和測試硬體。

然而,在美國總統歐巴馬上台後,美國政府審計署發布了一份關於NASA無法估計星座計畫成本的報告,歐巴馬廢除了該計劃,並簽署了SLS火箭計畫來取代它。

川普沒有取消SLS。但他確實改變了歐巴馬將宇航員送入小行星的目標,將重點放在月球和火星任務上。

NASA昂貴的優先事項在頻繁的變更導致取消後取消,因此損失了約200億美元,以及浪費了多年的時間和衝勁。

阿波羅8號宇航員Jim Lovell告訴《商業內幕》說:「我很失望他們這麼慢,並試圖去做別的事情。在不久的將來,我會對任何事情都不感興趣。我會就這樣看這些事情來來去去。」

Buzz Aldrin在2015年向國會作證時表示,他相信重返月球的意願必須來自國會山莊。

Aldrin在一份聲明中寫道:「美國領導階層通過不斷做其他國家無法做到的事情來激勵世界。我們在45年前的短暫時間裡證明了這一點。我不相信這是自發性的作為,我相信它始於兩黨的國會和政府對歷任領導階層的承諾。」

政府重返月球的承諾背後的真正推動力是美國人民的意願,他們投票支持政治家並幫助制定政策優先事項。但大眾對月球探測的興趣一直不冷不熱。

即使在阿波羅計劃的高峰期,在Aldrin和Neil Armstrong登上月球表面之後,也只有53%的美國人表示他們認為這個計劃是值得的。其餘大部分時間,美國對阿波羅計畫的認可度徘徊在50%以下。

今天,大多數美國人認為NASA應該注重重返月球。在2018年12月舉行的《INSIDER》民意調查中,超過57%的全國受訪者表示,重返月球是NASA的一個重要目標,但只有約38%的人表示需要活生生的人類重返。(其他則希望美國可以用機器人在月球上進行探測。)

支持火星探測的人群更加強大,在2018年皮尤研究中心的一次民意調查中,有63%的受訪者表示它應該是NASA的優先考慮事項。與此同時,91%的人認為掃描天空中的致命小行星非常重要。

超越政治的挑戰

NASA的任務和預算的政治拔河並不是人們沒有返回月球的唯一原因。月球也是人類45億年來的死亡陷阱,絕不能被人貶低或低估。

它的表面散布著隕石坑和巨石,威脅到著陸的安全。在1969年首次登陸月球之前,美國政府花費了數十億美元用於開發、發射和運送衛星到月球以繪製地圖並幫助任務規劃人員尋找阿波羅計畫可能的登陸點。

但更大的擔憂是隕石撞擊所造成的影響:風化層,也稱為月球塵埃。

南加大的航空工程師 Madhu Thangavelu 在2014年寫道,月球覆蓋著「一種細小的滑石狀的外層月球塵埃,在某些地區有幾英寸深,通過與周圍的太陽風相互作用而帶靜電,它非常具有磨蝕性和粘性,很快就會污染太空衣、車輛和系統。」

居住在太空總共665天的宇航員Peggy Whitson此前告訴《商業內幕》人士說,阿波羅計畫的任務「塵埃帶來很多問題」。

「如果我們要停留很長的時間並建立永久性基地,我們必須弄清楚要如何處理這個問題。」Whitson說。

陽光也是個問題。大約有14天之久,月球表面會是一個沸騰的景觀,因為直接暴露在太陽刺眼的光線之下,因為月球沒有大氣層保護。而接下來的14天則是完全黑暗,使月球表面成為宇宙中極寒冷的地方之一。

NASA開發了一種小型核反應堆叫做Kilopower,可以在以週計數的月球夜晚為宇航員提供電力,並且可以應用到包括火星在內的其他世界。

Thangavelu 寫道:「沒有比月球更無情,更苛刻的地方了。但是,由於距離地球非常近,所以沒有更好的地方可以在地球之外來學習如何生存。」

NASA設計了防塵防曬的太空衣和火星車,但不確定該裝備是否已準備就緒。

億萬富翁的「太空狂熱」可能會到那裡去

宇航員說,另一個問題是NASA的勞動力的老化。今天,有更多接受調查的美國孩子表示他們夢想成為YouTube明星,而不是宇航員。

「你必須意識到年輕人對這種努力至關重要」,阿波羅17號宇航員Harrison Schmitt最近告訴《商業內幕》。 「阿波羅13號任務控制室中,人員的平均年齡為26歲,而且他們已經完成了一系列的任務。」

Schweickart回應了這一擔憂,並指出今天NASA Johnson航天中心工作人員的平均年齡接近60歲。

「創新與興奮並不由這兒來。興奮來自於當你有青少年和20歲左右的孩子運行程序時。」Schweickart說。「當馬斯克的『火箭推進器』著陸時,他的整個公司都在大喊大叫,上下跳躍著。」

馬斯克被宇航員Jeffrey Hoffman稱之為「太空狂熱的億萬富翁」的一員,他們開發了一套新的私人擁有可至月球的火箭。

Hoffman在今年早些時候的一次圓桌會議上對記者說:「過去10年在太空飛行領域中一直在進行的創新,如果只靠NASA、波音和洛克希德,就不會發生。因為沒有動力降低成本或改變我們以往執行的方式。」

Hoffman所指的創新是馬斯克火箭公司SpaceX的工作,以及經營航空航天公司Blue Origin的Jeff Bezos的工作。

「毫無疑問,如果我們要走得更遠,特別是如果我們想要比月球更遠,我們需要新的交通工具。」Hoffman補充道,「現在我們仍處於太空飛行的馬車時代。」

許多宇航員重回月球的願望與Bezos的長期願景是一致的。Bezos已經提出計劃,使用Blue Origin即將推出的新格倫火箭系統開始建造第一個月球基地。

「我們將把所有重工業從地球上移走,地球將劃分為住宅和輕工業區。」他在2018年4月表示。

馬斯克還談到SpaceX公司即將推出的星艦號如何為開創出經濟實惠、定期探訪月球的道路。SpaceX甚至可能在NASA或Blue Origin之前登月。

Hoffman說:「我的夢想是,有一天月球將成為地球經濟領域的一部分——就像赤道同步軌道和低地球軌道一樣。太空就像赤道同步軌道一樣是我們日常經濟的一部分。總有一天,我認為月球也將如此,這是值得努力的。」

宇航員不懷疑我們是否會重返月球或推進火星。這只是時間的問題。

Lovell說:「我猜最終他們會回到月球並推進到火星,這將會成為事實,但可能不會在我的此生中實現。希望他們能成功。」

(編譯:心宇)

(責任編輯:姜啟明)

(文章來源:新三才首發)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