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奧秘 萬物有靈 (組圖)

萬物有靈 (組圖)

分享

水結晶

水的感知能力

這項震驚世界的實驗由日本研究水結晶的I.H.M綜合研究所的江本勝先生主持,已進行了10幾年。所有的這些風姿各異的水結晶照片都是在零下5度的冷室中以高速攝影的方式拍攝而成。在最初的觀察中,研究員發現城市中被漂白的自來水幾乎無法形成結晶;而只要是天然水,無論出自何處,他們所展現的結晶都異常美麗。

當研究員異想天開地在實驗水兩邊放上音箱,讓水“聽”音樂後,一個奇妙的現象產生了:聽了貝多芬《田園交響曲》的水結晶美麗工整,而聽了莫扎特《第40號交響曲》的水結晶則展現出一種華麗的美。研究員進而在裝水的瓶壁上貼上不同的字或照片讓水“看”,結果看到“謝謝”的水結晶非常清晰地呈現出美麗的六角形;看到“混蛋”的水結晶破碎而零散。這個實驗說明水也有感知能力,能辨別善惡。

巴克斯特和他的實驗

植物的感知能力

1966年2月的一天,美國中央情報局的測謊儀專家克里夫.巴克斯特(Cleve Backster)在給庭院的花草澆水,他一時心血來潮,把測謊儀的電極連到了一株牛舌蘭(一種熱帶植物,大葉,小花,與棕櫚相似)的葉片上,並向它根部澆水。當水從根部徐徐上升時,他驚奇地發現:測謊儀的電流計並沒有像預料中那樣出現電阻減小的跡象,在電流計圖紙上,自動記錄筆不是向上,而是向下記下一大堆鋸齒形的圖形,這種曲線圖形與人在高興時感情激動的曲線圖形很相似。

巴克斯特隨後改裝了一台記錄測量儀,並把它與植物相互連接起來。他構想了對植物採取一次威脅行動——用火燒植物的葉子,在心中想像了這一燃燒情景的一瞬間,圖紙上的示蹤圖立刻就發生了變化,在表格上不停地向上掃瞄,而巴克斯特此時根本還沒有展開任何動作。隨後他取來了火柴,剛剛划著的一瞬間,記錄儀上再次出現了明顯的變化。

燃燒的火柴還沒有接觸到植物,記錄儀的指針已劇烈地擺動,甚至記錄曲線都超出了記錄紙的邊緣,出現了極強烈的恐懼表現。後來他又重複多次類似的實驗,比如,當他假裝着要燒植物的葉子時,圖紙上卻沒有這種反應。原來,植物還具有辨別人真假意圖的能力。

巴克斯特和他的同事們在全國各地的其他機構用其他植物和其他測謊儀做了類似的觀察和研究。他們對25種以上不同的植物和果樹進行試驗,其中包括萵苣、洋蔥、橘、香蕉等,得到的是相同的觀察結果。

巴克斯特曾經設計過這樣一個試驗:他當著植物的面,把幾隻活海蝦丟入沸騰的開水中,這時,植物馬上陷入到極度刺激之中。試驗多次,每次都有同樣的反應。為了排除任何可能的人為干擾,保證試驗絕對真實嚴謹,他用一種新設計的儀器,不按事先規定的時間,自動把海蝦投入沸水中,並用精確到十分之一秒的記錄儀記下結果。巴克斯特在三間房子各放一株植物,讓它們與儀器的電極相連,然後鎖上門,不允許任何人進入。第二天,他去看試驗結果,發現每當海蝦被投入沸水後的6至7秒鐘後,植物的活動曲線便急劇上升。

根據這些,巴克斯特指出,海蝦死亡引起了植物的劇烈曲線反應,這並不是一種偶然現象。幾乎可以肯定,植物之間能夠交流,而且,植物和其他生物之間也能發生交流。在美國耶魯大學,巴克斯特曾當眾將一隻蜘蛛與植物置於同一屋內,當觸動蜘蛛使其爬動時,儀器記錄紙上出現了奇蹟——早在蜘蛛開始爬行前,植物便產生了反應。顯然,這表明了植物具有感知蜘蛛行動意圖的超感能力。

為研究植物的記憶能力,巴克斯特將兩棵植物並排置於同一屋內,讓一名學生當著一株植物的面將另一株植物毀掉。然後讓這名學生混在幾個學生中間,都穿一樣的服裝,並戴上面具,一一向活着的那株植物走去,最後當“毀壞者”走過去時,植物在儀器記錄紙上立刻留下極為強烈的信號反應,表露出了對“毀壞者”的恐懼。類似驗證植物具有記憶力的實驗還有很多,例如,有人曾把測謊儀接在一盆仙人掌上,一個人把仙人掌連根拔起,扔在地上,然後把仙人掌栽到盆里,再讓那個人走近仙人掌,測謊儀上的指針馬上抖動起來,同樣顯示出仙人掌對這個人感到害怕。

以上兩個事例可以看出,萬物皆有靈,都存有善念,無論是水還是植物,都能分辨出善惡。人有的惡念,人做的壞事,人以為瞞住人就行了,不會被懲罰了。現在的研究中卻發現了,人做壞事,哪怕是想做壞事,連植物都能知道,身邊的植物難道不是見證者嗎?若神是更高等的生命,他很可能也在判斷着人的行為和思想。

(責任編輯:肖凡)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