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水墨文字

標籤: 水墨文字

水墨文字--吻(圖)

《吻》 馮驥才作於1991年(40×67cm) 世上最偉大和震撼人心的吻是天空親吻大地。你一定會說,天空怎麼能親吻大地?那次考察絲綢之路,車子穿行...

水墨文字--樹後邊是太陽(圖)

《樹後邊是太陽》 馮驥才作於1991年(68×104cm) 如果是思想的苦悶,我會寫作;如果是心靈或情感的苦悶,我常常會拿起畫筆來。我的畫,比如《...

水墨文字--照透生命(圖)

《照透生命》 馮驥才作於1994年(68×68cm) 我們對自己的生命,無論是肉體的,還是靈魂,都有這樣一種渴望,即返回初始的樣子——潔白無瑕,透...

水墨文字--期待(圖)

《期待》 馮驥才作於1990年(90×61cm) 人很矛盾。有的時候喜歡自我封閉,喜歡設防,壘一道圍牆,躲在裡面,便有一種安寧、穩妥、寧靜,也可以...

水墨文字--落日最輝煌(圖)

《落日最輝煌》 馮驥才作於2004年(68×67cm) 一天的陽光中,我最喜歡落日時分。太陽在它將要落入地平線那一刻,忽然變得很大,很近,很亮,卻...

水墨文字--河灣的記憶(圖)

《河灣的記憶》 馮驥才作於1993年(90×120cm) 記憶中的這個河灣,是我少年時常常去釣魚的地方。它太普通了。S形的河道,兩邊的土岸和緩坡生...

水墨文字--林之光(圖)

《林之光》 馮驥才作於2001年(100×67cm) 意境,如果作為概念,會有諸多的解釋;如果從創作感受來說——意境是作畫時的心境。我已經不知道這...

水墨文字--久待(圖)

《久待》 馮驥才作於1994年(41×54cm) 我想,七十年代初那幾年是我人生中最緩慢最艱難的歲月。那是一種幾近絕望的期待。我那時經常畫一些擱淺...

水墨文字--通往你的路(圖)

《通往你的路》 馮驥才作於1992年(89×95cm) 一九八八年,我在奧地利薩爾斯堡,驅車走進一片古老的森林,感覺特別的美。忽然,我叫司機停車,...

水墨文字--清晨啼更亮(圖)

《清晨啼更亮》 馮驥才作於1993年(39×49cm) 一九九三年初夏在維也納舉辦“溫情的迷茫——馮驥才繪畫精品展”時,南下往薩爾斯堡方向做短暫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