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13, 2020
標籤 知識分子

標籤: 知識分子

中國知識分子簡史

“知識就是力量”——當被稱為“英國唯物主義和整個現代實驗科學的真正始祖”培根400年前第一次說出這句話時,一個時代就此開始。擁有“知識”的階層,在...

民國與文革中知識分子的命運(圖)...

文革時被掘墓辱屍的名人 即便是夏日,讀《南渡北歸》第三部,依然讓我從心裡感到寒意。窗外吹進的是絲絲熱風,心裡湧出的卻是冰冰的寒涼,沒有一點溫熱的感...

極左年代知識分子如何認罪過關

以前讀過幾本寫文革的書,一大批知識分子說他們當時對照革命群眾加到他們身上的罪行,曾經做過真心實意的反思與認罪,而且還為自己跟不上偉大舵手的革命步伐...

學術權威蠢話錄—— 噫,中國學界...

【導語】這些大師級的學術權威,怎麼會講這些蠢話呢?是因為與外界隔絕三十年真的思想僵化了呢,還是彙報首先要考慮政治正確?要知道,宦鄉同志任社科院副院...

陳寅恪全集並非“大眾讀物”

有朋友從國內送了我一套《陳寅恪全集》,厚厚的十幾本,大老遠從國內寄來,盛情我不敢辜負。屢次嘗試,卻始終看不進去。我慚愧這套書到我這裡算是明珠暗投,...

重提“文革”需要反思公共政治

  (左為劉進,右為宋彬彬) 1月12日,老紅衛兵宋彬彬面對面,向“文革”中受到傷害的老師和同學道歉。這是繼陳小魯去年10月“文革道歉”後...

93歲詩人鄭敏:知識分子就該有良...

鄭敏,1920年出生,福建閩侯人。1939年考入西南聯大外文系,後又轉入哲學系。1948年赴美留學,先後在布朗大學和伊利諾伊州立大學學習。1956...

“我先是一個知識分子,再是一個小...

陳冠中 “旁觀者”陳冠中,“我先是一個知識分子,再是一個小說家” “我突然打破自己的邊界,徹底放開來,大無畏地寫。與現實相比,語言為何要那麼溫柔呢...

爬行教授和他的圍觀者們

“廿年教書無人問,一爬成名天下知”。1月6日,當我將北青報對范老師的報道轉發到微信朋友圈,已是資深法官的一位師兄如此喟嘆。當年正是他極力推薦我選范...

誰是中國的“公共知識分子”?

拉斐爾《雅典學園》,描繪古希臘哲學家們在一起探討哲學問題。 【新三才訊】這些年來,到底發生了什麼,有什麼樣的外部與內部的因素,導致公共知識分子變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