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道德 孔子對與他同時代的晏子的評...

孔子對與他同時代的晏子的評價(組圖)

分享

孔子(公元前551年—前479年)和晏子(公元前578年—前500年)是同時代之人。二人的政見未必完全一致,但孔子對晏子的個人品德是充分肯定的,經常是讚譽有加。試看我們從《晏子春秋》這本書中選取的幾個故事。

孔子像(網絡圖片)

《晏子春秋·諫上》

有一次,大雪下了三天三夜而不止,齊景公披着白色的狐皮裘衣,坐在殿堂的台階上賞雪。晏子進宮拜見景公,已站在那兒有一會了。只見景公慢慢悠悠說到:“真奇怪啊,這大雪下了三天三夜,怎麼一點也不覺得冷吶。”

晏子回答道:“天氣真的不冷嗎?” 齊景公笑了笑。

晏子繼續說道:“我聽說古代賢德之君,自己吃飽了能知道還有人在挨餓,自己穿暖了能知道還有人在受寒,自己安逸了能知道還有人在受辛苦。可是景公您自己吃飽穿暖了,卻什麼都不知道啊!”

齊景公立即收斂笑容,說道:“你說的很對,寡人聽從你的意見。”於是,馬上下令從國庫取出衣物和糧食,分發給饑寒交迫的老百姓。還下命令,凡是在路上見到饑寒者,立即予以救濟,不必問其來自那裡,家住何處。任職者發給兩個月救濟糧,生病者發兩年救濟糧。

孔子聽到此事後,贊道:“晏子完全知道為達到一定的效果該如何說話。而景公確實也能乘機大行善事啊。”

晏子像(網絡圖片)

《晏子春秋·外篇上》

孔子說:“齊靈公行為放縱時,晏子用正規的行為規範侍奉他;齊莊公膽怯,晏子就用揚威宣武的態度侍奉他;齊景公奢侈,晏子就用節儉的方法侍奉他。晏子真是個賢明君子。不過,做了三代丞相,還不能對老百姓勸善,看來晏子還是見識短淺啊。”

晏子聽到後,去會見了孔子。說道:“本人聽說先生對我有意見,今日特來拜訪。像我這樣的人,怎能用勸善履行我的職責呢。我的家族中等待我的接濟才能祭祀祖先的有幾百家,齊國國內無業的世人等待我的接濟才能開火做飯的也有幾百家。我純粹是為了他們才做這個官呀。像我這樣的人,怎能用勸善履行我的職責呢。”

晏子告別時,孔子以賓客之禮送行,再次感謝他的光臨。

孔子回屋後,對弟子們說道:“晏子做了那麼多救助百姓之事而不自誇,用高尚的德行輔佐了三代國君而不自認功勞。晏子真是個君子啊!”

《晏子春秋·雜上》

晏子的父親晏桓子死後,晏子為其守喪。他身上穿着粗麻布做成的喪服,腰間栓着草繩,手執喪丈,腳蹬草鞋,吃着米粥,住在倚廬之中,以草荐為被,草為枕。家裡的老管家說:“這可不是大夫喪父之禮啊!” 晏子說:“只有卿才算是大夫呀。”

曾子把這件事告訴了孔子,孔子說:“晏子很懂得遠離禍端。他不是用自己的對去駁斥別人的錯。明明他不同意當時實行的‘大夫喪父之禮’(卽,大夫實際上不守喪),可又不願讓別的大夫感到為難,故意說自己不算大夫,這樣就避開了與眾大夫的矛盾。晏子這樣做很夠義氣。“

《晏子春秋·問上》

齊景公問晏子道:“治理國家害怕犯什麼錯誤呢?” 晏子回答說:“怕的是善惡不分。” 景公又問:”如何考察善與惡呢?“ 晏子答道:“要選擇好您身邊的人,國君左右的近臣都是忠良之輩,文武百官就都知道自己應如何做,善與惡就分清了。“

孔子聽到後就說:“這話說的很對。忠良到了國君身邊,不善之輩就無從進入;而如果邪惡之徒包圍了國君,忠良之人就沒辦法靠近國君了。“

《晏子春秋·諫下》

有一次晏子奉命出使魯國。在他出國期間,齊景公驅使齊國百姓為他修築大台。到了寒冬季節工程尚未完成。那些受凍挨餓的人那裡來的都有,大家都盼望着晏子快點回來,為他們說話。

晏子終於回來了,把出使之事稟告完畢,景公想留下他飲酒取樂。

晏子說:“謝謝您賜座給我,我想先為您唱一首歌。歌中唱道:”平民百姓說:‘冰冷河水澆我頭,怎奈何;上天硬是拆散我的家,怎奈何?’“ 唱完之後,晏子感慨萬分,滿臉淚水。

景公趕快說:“先生為何傷心到這個地步,是不是為了大台工程呀,我馬上就下令停工。”

晏子連連再拜,一言不發,徑直向大台走去。他手裡拿着大木棍,專打那些不努力幹活的。嘴裡還不停說著:“連我這個微不足道的人都有房屋,以供遮風避雨之用,而國君讓你們為他修築大台,你們卻不快快為他修好,這是為什麼,啊?”結果大家都罵晏子:“你這是助紂為虐!“

孔子聽到此事,極為感慨,他說:“古代善於為臣子的人,都會把好名聲留給國君,自己承擔各種災禍。朝廷之上可大膽切磋國君不對之處,朝廷之外則高聲讚譽國君的恩德。這樣的話,即使侍奉的是昏君,也能使他坐在朝廷上,接受諸侯的朝拜。而那些忠善之臣又從不自我誇耀。懂得此道之人,就是晏子啊!”

(責任編輯:文恩)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