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道德 拜師與收徒

拜師與收徒

分享

孔子弟子聽其彈琴。

本沒有想到要收徒,卻在一次機緣巧合中,遇到叢叢——一個乖巧伶俐的孩子。說是孩子,也已經是大人了。先跟叢叢的母親認識,又經過好友舉薦,知道叢叢一段不凡經歷,就動了收徒的念頭。

原本打算五十歲以後考慮或再慢慢找徒弟,誰想到天賜這段師徒之緣,便覺得若放手,真有些不識老天的抬舉。只因為叢叢這孩子心眼兒極善,又肯吃苦和不貪地做公益,是懂義行的孩子,這就足夠把我打動了。

我心裡知道,教學生與收徒弟,完全是兩回事。

在台灣,早年的拜師一直追尋古禮。就拿學習的地點來說,塾分為幾種。一種是家塾,是官宦和富貴人家給自己家人或族人設立的學塾。老師腋下夾着孔夫子畫像,到府上被稱作“專館”的堂來授課。而一些小門小戶的人家,也可以幾家合著邀請先生授課,這種形式被稱為“散館”。

私塾則是老師在自己家裡或者在宗族的祠堂廟宇開館授課,招募學生也是鄉里附近。這種又被稱為“伙食學”或“廚學”。還有一種是義塾,由達官顯貴或者是當地政府倡議興辦,恩惠一方。甚至有些望族會動用族產,資助宗族中貧困生讀書,還有宗族用這種形式讓所有族內適齡學童就讀。

開學時間不一,不過,絕大多數都是在農閑以後的冬季,這一點和大陸早期比較像。春耕夏播秋收冬藏,立冬後,學塾逐漸開學,這是古代冬學的慣例。陸遊曾寫詩說:兒童冬學鬧比鄰,據案愚儒卻自珍。並自註:“農家十月,乃遣子弟入學,謂之冬學。”

我今年立冬在上海應良友文化之邀冬學開講,便是應古禮而行。徒弟叢叢,也是在立冬後兩日行收徒禮。這也是古禮的一種。

台灣拜師頗有講究,有時繁縟到數十種儀式儀軌,第一次進學拜師,學生要效仿古禮,以四色鮮菜,四色鮮果,四色酒肉做為贄見禮。初進門一拜,執贄完畢,再磕頭請拜,先生受兩拜後,回兩拜答謝,拜畢後老師入座,學生再拜。這樣三拜九叩大禮成。師父則回贈書籍勉勵。

大陸收徒在這點上與台灣稍有不同,簡單來說,收徒弟的方式一般有兩種途徑,一個是來自師父的學生,在學生中發現資質聰穎的,品性道德高尚的,親收為徒。還有一種就是舉薦人對師徒二人都有了解,中間牽線,再有中保,拜師時,還需要有見證人在席。我收徒叢叢就是舉薦人的功勞。

叢叢拜師,也是依古禮行規的。

首先,我要告拜亞聖先祖和列祖列宗,畢竟是第一次開山收徒,不能忘祖背宗,自行其事。然後徒弟奉茶,請求入師門,終身為徒學習。我應允後,徒弟行跪拜三叩,然後奉上六禮束修,最後聽師訓。整個過程需由主禮官依古禮導引進行,並在禮成後,由徒弟給在座每一位見證人奉茶謝禮。隨後,見證人發表見證感言贈與徒弟,有些見證人提前準備了見證禮送與徒弟加勉。

拜師儀式結束後,大家在拜師宴上更是邊用餐邊感嘆這樣的復禮儀式已經離我們當今生活太遙遠了,但這種復禮的需要正是當今社會所缺乏的。

禮樂御,射書數,古多傳為御在射後,其實不然,御是駕馭,也是操控,是一種心性理性的控制藝術。隨後才能做到射箭的射術和文學文字的把控,以及算數精算的理性思維。而禮樂則是在操控駕馭之上的大道層面的靈修。孔子授業六藝是有其非常精準的定位和用意的。這一點在古禮師訓中,多有提及,知禮方能施教。禮做六藝之首是給徒弟學生在求學之前就要樹立的人生觀。

台灣大學歷史學系名譽教授高明士這樣說,尊師重道是失落的傳統價值,理論上,古代教育是士志於道,所以為師在傳道授業解惑,人師比經師重要。今日則只在求知,為企業界訓練人才,求道、傳道不見了。古代入學儀式為確立師生名分,與今日繳學費意義完全不同。今日校園師生關係,成為買方與賣方關係,所以學生可以評鑒老師,當然不能用古代老師的名分觀念來看待了。

恰好,我收叢叢做徒弟,她說要終身受教於我。這一點,對我也是一種嚴謹的約束,我想大概古禮中的拜師與收徒,都會在跪拜與承受間,彼此承諾,將學問繼承發揚下去。

(責任編輯:石振麟)

(文章來源:中國周刊)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