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風民俗 古代過年頭飾有講究(圖)

古代過年頭飾有講究(圖)

分享

過年是中國最富有特色的傳統節日,在民間,傳統意義上的過年是指從臘月的臘祭或臘月二十三或二十四的祭灶,一直到正月十九,其中以除夕和正月初一為高潮。古人很重視“頭面”,可謂“萬‘飾’從‘頭’起”,那麼在新年裡,人們都戴什麼樣的頭飾?又有什麼講究呢?

鬧嚷嚷

鬧嚷嚷,明代元旦日,男女老幼所戴之飾物。以紙做成,纏於銅絲之上。為古代“人勝”、宋代“鬧蛾”之遺。元旦拜年時,無論男女老少,皆頭戴“鬧嚷嚷”。

明•沈榜《宛署雜記•民風一》:“歲時元旦拜年,道上叩頭,戴鬧嚷嚷:以烏金紙為飛鵝、蝴蝶、螞蚱之形,大如掌,小如錢,呼曰‘鬧嚷嚷’。大小男女,各戴一枝於首中,貴人有插滿頭者。”清•富察敦崇《燕京歲時記•花兒市》:“《余氏辨林》云:京師孟春之月,兒女多剪綵為花或草蟲之類插首,曰鬧嚷嚷。”清•姚之駰《元明事類鈔•元日鬧嚷嚷》引《北京歲華記》:“元旦人家兒女剪烏金紙作蝴蝶戴之,名曰鬧嚷嚷。”

人勝

古代荊楚風俗,婦女們於人日(農曆正月初七)剪綵或鏤刻金箔為人形,貼於屏風或戴在發上,以討取吉利,稱為人勝。《荊楚歲時記》:“正月七月為人日,以七種菜為羹,剪綵為人,或鏤金薄為人,以貼屏風,亦戴之頭鬢。又造華勝相遺。”唐•李商隱《人日即事》詩:“鏤金作勝傳荊俗,剪綵為人起晉風。”唐•溫庭筠《菩薩蠻》詞之二:“藕絲秋色淺,人勝參差剪。”宋•尤袤《全唐詩話•李適》:“七日重宴大明殿,賜彩鏤人勝。”唐代之後,更重視這個節日,至人日,皇帝賜群臣彩縷人勝,又登高大宴群臣。如果正月初七天氣晴朗,則主一年人口平安,出入順利。

鬧蛾

鬧蛾亦稱“夜蛾”、“蛾兒”,中國古代漢族婦女的一種頭飾,用絲綢或烏金紙為花或草蟲之形,然後用色彩畫上須子、翅紋而成。

明•劉若愚《酌中志•飲食好尚紀略》:“自歲莫正旦,咸頭戴鬧蛾,乃烏金紙裁成,畫顏色裝就者;亦有用草蟲、蝴蝶者。”清•王夫之《雜物贊•活的兒》:“以烏金紙剪為蛺蝶,朱粉點染,以小銅絲纏綴針上,旁施柏葉。迎春,元日,冶遊者插之巾帽,宋柳永詞所謂‘鬧蛾兒’也,或亦謂之‘鬧嚷嚷’。”清•陳維崧《望江南•歲暮雜憶》詞之一:“人鬭南唐金葉子,街飛北宋鬧蛾兒。”。

宋代正月十五元夕夜,婦女戴之,以應時節,蓋取蛾兒戲火之意。宋康與之《瑞鶴仙》詞:“花影亂,笑聲喧。鬧蛾滿路,成團打塊,簇着冠兒斗轉。”宋•周密《武林舊事•元夕》:“元夕節物,婦人皆戴珠翠、鬧蛾、玉梅、雪柳、菩提葉、燈球、銷金合、蟬貂袖、項帕,而衣多尚白,蓋月下所宜也。”

燈球

對古代女子服飾頗有研究的作家孟暉表示,在上元節的諸般頭飾中,第一不可或缺的就是各式袖珍燈籠,當時叫“燈球”。女性把這些小燈籠挑在釵頭,形成獨特的上元節專款步搖。侯寘作有《清平樂•詠橄欖燈球兒》:“縷金剪綵。茸綰同心帶。整整雲鬢宜簇戴。雪柳鬧蛾難賽。休誇結實炎州。且看指面纖柔。試問苦人滋味,何如插鬢風流。”

雪柳

宋代婦女在立春日和元宵節時插戴的一種絹或紙製成的頭花。《宣和遺事》前集:“少刻,京師民有似雪浪,盡頭上戴着玉梅、雪柳、鬧蛾兒。”宋•辛棄疾《青玉案•元夕》詞:“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古今小說•楊思溫燕山逢故人》:“家家點起,應無陸地金蓮;處處安排,那得玉梅雪柳?”

玉梅

人工製作的白絹梅花。宋代元宵節,節物尚白色,每年正月十四、十五、十六日夜,青年婦女盛行戴玉梅,以為應時的頭飾。彼時街頭巷陌,皆有售賣。此風習延續至宋以後。宋•晁沖之《傳言玉女》詞:“嬌波向人,手捻玉梅低說:‘相逢常是,上元時節’”。宋•李邴《女冠子》詞:“東來西往誰家女,買玉梅爭戴,緩步香風度。”宋•孟元老《東京夢華錄•正月十六》:“市人賣玉梅、夜蛾、蜂兒、雪柳、菩提葉。”宋•范成大《菩薩蠻》詞:“留取縷金幡,夜蛾相併看。”

上元節小首飾的花色,以朱弁《續骫骳說》“元宵詞”一條列舉較全:“都下元宵觀游之盛……又婦女首飾至此一新,髻鬢篸插,如蛾、蟬、蜂、蝶、雪柳、玉梅、燈球,裊裊滿頭,其名件甚多,不知起於何時。”

雖然宋代元宵節崇尚白色,穿白色的衣服,頭戴雪柳、玉梅等白色應節飾物,但若有黃金飾品,也是極好的。

(責任編輯:肖凡)

(文章來源:網絡轉載)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