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風民俗 不義之財不可取 (圖)

不義之財不可取 (圖)

分享

神目如電,善惡必報是天理。

清朝年間,在大陸貴州省甕安縣境內的盧化住着一位盧員外,自從他操持家業以來,憑着祖輩留下來的一些財產,為人處事非常尖酸刻薄,除對佃戶(租地種之人)利上加利盤剝外,還組織與幫做販賣私鹽生意,年景欠收時他的食鹽貴得怕人,人們給了他個順口溜:盧員外生意做得好,斗米(35斤)斤鹽買不到。(過去一斤為十六兩),一輩子他都是大斗進,小斗出,大秤進,小秤出,而他的鹽賣出時只有十二、三兩,刻剝人的名聲怨聲載道,人們苦不堪言,又能怎麼樣呢?

由於他做事心術不正,盡掙黑心錢,一輩子做了不少缺德事,在人們陰咒中,他一連娶了四個女人都未給他生下一男半女,當他59歲時又娶了第五個小妾進府,不久就身懷六甲,大約在他要滿六十歲時分娩,確實事隨願往,在慶賀六十大壽的第二天一男嬰出世了。為慶賀這一雙喜臨門的日子,即取名為盧壽,以表紀念。

光陰荏苒,歲月如梭,一晃盧壽就是四、五歲了,請來私塾老師教讀,孩童聰明伶俐,能過目不忘,又勤奮好學。老年得子的盧員外,簡直樂開了心,在兒子13歲那年便就附近訂下了一門稱心的親事,同時去了不少彩禮,準備第二年即迎娶媳婦進府。事隔不久,盧壽就開始生病,用了無數草醫中醫都無濟於事,求神拜佛許願也不見好轉,花多少銀兩請名醫高手也不在乎,只要能治好盧壽的病就行。但是眼看病勢一天天在沉重下去……。盧員外是個一錢如命的人,為說親花了不少錢財,又眼看兒子病勢堪憂,倒不如找親家商量把媳婦接過門來沖沖喜,或有個好轉的希望,如有個三長兩短的,她也是我盧家的人了。主意一定,當然親家也無話可說,就同意了迎親的佳期,各備各的。

恰巧在喜期臨近前的七、八天時間,盧壽好像病情好去了三分之二,並對爹爹說:你把那匹你常騎的大騾子殺血來我吃,病就好完了。他爹非常高興,騾子算個啥,只要你好,隨即安排人手在後園,殺得一碗騾血,邊走邊喊,盧壽爹給你端血來了,快起來喝吧!一直走到床邊未見迴音,用手去摸。他早已氣絕身亡了。瞬間老人暈倒在地,當家人把他抬到床上睡一下後,就聽到他在喊,盧壽么兒,你要去哪裡呀!快跟我回家吧!不要去了。用他的嘴在說,又是盧壽的聲音,老東西,誰是你的兒子,你以前欠了我幾千兩銀子不還我,我是來收帳的,除彩禮錢外,還差一匹騾馬的錢才夠數,你等着吧,還有人要來收大帳呢!你再追老子要打你了。話音剛落,只聽盧員外哇的一聲就醒了,模糊間看到親人們的哭泣和幫工們的慌亂……隨即又暈過去了,七十多歲的老人能經得起這一打擊嗎?沒幾天就嗚呼歸西了,正是:陰間新添枉死鬼,陽間滅絕狠毒人。

幾天道場超度安葬後沒隔多久,不知是出自於報復呢?或為女人和錢財的關係,在一個夜晚,四周熊熊大火把一個狠心掙錢造就的盧家大院燃為灰燼,眾人便逃之夭夭了。

(責任編輯:肖凡)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