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為鑒 周 公(圖)

周 公(圖)

分享

【新三才首發】周公,姓姬名旦,亦稱叔旦,是西伯侯姬昌的第四個兒子、周武王的同母弟弟。武王死後,成王因為年幼,所以由他攝政七年。攝政期間,他出師東征,平定了管蔡和武庚的叛亂;並進一步分封諸侯,營建東都,制禮作樂。成王長大後,他還政於成王。

為什麼周公沒有篡位奪權呢?因為周公是個非常有德行的人。

(周公)周公姬旦從小就孝敬父母,誠實忠厚,而且多才多藝,聰明伶俐,深得文王的喜愛。姬昌在世的時候,姬旦和他的哥哥姬發(武王)常在他的左右,幫助處理政務。

武王繼位後,姬旦成為武王的助手。這時候,姬旦的地位和老臣姜太公一樣,都是武王左右最得力的大臣,他們共同籌劃滅商大計,完成父親姬昌未完成的大業。

兩年後,姬旦和武王聯合各國諸侯在盟津訂立盟約,檢閱軍隊。盟津會盟後的第二年,武王在姬旦等人的輔佐下,統率軍隊渡過盟津,並在牧野集眾誓師,誓詞就是《尚書》中的“牧誓”。“牧誓”為姬旦所作。

商朝滅亡後,周朝建立。滅商後,在如何處置殷人的問題上,武王徵求大臣的意見。姜太公表示,這些人應該全部殺掉。周武王不同意,又找來召公商量。召公說:“有罪的殺,沒罪的留下。”武王覺的有罪的人,不分輕重一律殺掉也不行。於是,武王又找來姬旦。姬旦的意見是:讓殷人在他們原來的住處安居,耕種原來的土地,以爭取殷人當中有影響有仁德的人。武王採納了這個意見。這贏得了殷人的擁護。

滅商歸來,在鎬京(今陝西省長安縣)武王同姬旦談起在洛水和伊水之間的平原地帶建立新都,以便控制東方之事。由於日夜操勞,武王得了重病。姬旦虔誠的向先祖太王、季王、文王祈禱,並說自己可以去代替他。武王的病這才漸漸好了。但過了不久,武王還是病故了。武王臨終前要把王位傳給有德有才的姬旦,並且說這事不用占卜,可以當面決定。姬旦哭着不肯接受。

武王死後,姬旦立武王之子誦繼位,這就是成王。成王當時還是個十多歲的小孩子,因此由姬旦攝政。這引起了管叔和蔡叔的不滿。

滅商後的第三年,管叔、蔡叔和封於豳的武庚祿父一同起來反對姬旦,企圖奪權。響應的有幾十個原來同殷商關係良好的國家。這對剛建國不久的周朝來說,是個非常沉重的打擊。但是姬旦臨危不亂。他首先說服姜太公和召公,說明自己攝政是為了周王朝,以求得內部保持團結。

在贏得眾人的支持後,周公於第二年討伐叛亂。周公向臣子們表示:“我們小小的周邦,是靠了上天的保佑才興盛起來的,我們承受的是天命。為了這次出征,我又占卜一次,上天要來幫助我們,這是上天顯示的威嚴,誰都不能違抗,你們應該順從天意,幫助周成就這個偉大的事業!”臣子們聽了,眾志成城。姬旦的話被史官記載下來,這就是《尚書》里的“大誥”。

三年後,叛亂被平息。武庚、管叔被殺,蔡叔被流放。蔡叔的兒子胡(Hú)品德高尚,為人善良,和他的父親大不一樣。蔡叔死了之後,周公便提拔他掌管魯國。胡把魯國治理的很好,姬旦又把他封到新蔡(Xīncài)。討伐平定管、蔡之後,周公繼續向東消滅了參與叛亂的五十多個小國。周公東征的勝利,也將周朝的統治地區延伸到了東部沿海地區。

如何統治被征服的地區,是戰爭勝利後的大問題。周公決定將這些地區封給周王室中最可信賴的成員。周公將弟弟“封”分封到商統治的中心地區,以朝歌為都,建立衛國,為衛康叔(Wèikāngshū);並分給他殷民七族,大多是些有某種手工藝專長的氏族。周公告訴康叔,要用德行治理國家,對犯法的人要懲罰,但執行刑罰要慎重。

周公又將長子伯禽(Bóqín),封到魯(今山東省曲阜市)地區,建立了魯國。姜太公原被封為齊侯,都城營丘(今山東省臨淄北),這次姜太公平定叛亂有功,封地非常大,“東至海,西至河,南至穆陵,北至無棣”,建立了齊國。周公的同姓召公被封在燕(Yān),唐叔(成王的弟弟)封在從前夏朝的所在地(今山西省太原市南),建立了晉國;紂王的哥哥微子反對紂王和武庚叛亂,因此也受了分封,在商丘(今河南省商丘市)建立了宋國。據記載,姬旦“立七十一國,姬姓獨居五十三人”。姬旦把周朝的同姓兄弟、功臣、貴族分封在全國各個重要地方。

在諸侯國內,周公也設立了一套政治軍事組織。同姓諸侯除了和周天子保持着從屬的政治關係以外,還和周天子保持着嚴格的宗法關係。宗法關係的中心是確認嫡長子的繼承權。嫡長子不僅可以繼承財產,而且可以繼承政治地位。

周朝實行同姓不婚制度,異姓之間結婚不受限制,這樣,周天子和異姓諸侯之間,就可以依靠通婚建立起血緣聯繫。

分封制和宗法制度,在周公之前就有,但是到周公執政和輔佐成王期間,這些制度更加完備了。經過十年努力,到成王當政時,政令可以下達到各封國的各國官吏。

周朝的都城在豐、鎬(在今西安附近),遠離中原,偏於西部。周公東征回來後,決定營建東都洛邑,以便有效的控制東方。周公攝政的第五年,正式營建洛邑。經過一年左右的時間建成。內城方一千七百二十丈,外城方七十里。城內宮殿富麗堂皇,新都叫新邑,又稱洛邑。

在洛邑營修建時,姬旦還建立了一整套禮樂制度。所謂禮,指的是劃分等級名份的典章制度。禮非常複雜,幾乎包括了諸侯以及地位僅次於諸侯的百姓們(即西方所稱的“貴族”)的衣食住行、喪葬婚嫁等一切行為規則。共有五類:一為吉禮(jílǐ),用於祭祀神明。二是凶禮(xiōnglǐ),用於喪葬。三為賓禮(bīnlǐ),用於朝聘接待;四為軍禮,用於興師動眾;五為嘉禮(jiālǐ),用於飲宴婚冠。所謂樂,就是音樂。這在當時是貴族才有的特權,什麼等級什麼場合奏什麼音樂,有相當嚴格的區分。

當東都洛邑建成時,周公的禮樂也製成。這時成王已經長大,姬旦便把政權交給成王,自己退居輔佐地位。周成王遷都洛邑後,姬旦召集天下諸侯舉行盛大慶典。在新都正式冊封天下諸侯,並且宣布各項典章制度,也就是所說的“制禮作樂”。

周成王執政後,周公擔心成王年少,貪圖安逸,便寫了一篇文章勸勉成王,希望他學習商代幾個賢王和周文王,愛護百姓,勵精圖治,要成為一個有作為的國君。

周公為了周王朝的事業,殫精竭慮。到了晚年,他回到受封的地方。臨終前他說:“我死後,一定要把我埋葬在成周地方,以表明不敢離開成王。”

周公死後,成王用最隆重的天子禮節,把姬旦葬在畢原(今陝西省西安市西北),那裡有文王陵和武王陵。把姬旦和文王、武王葬在一起,是表示姬旦的功勞大,完成了文王和武王的沒有完成的事業。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