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為鑒 畫中藏奧妙?王維原來是風水...

畫中藏奧妙?王維原來是風水學大師!(圖)

分享

很多人都以為古代山水畫和風水學風牛馬不相及,其實並非如此。古代山水畫和風水學均以自然山水為主要研究對象,而古代山水畫一直受到風水觀念的影響,王維、李成、郭熙等大家甚至將風水學運用到山水畫的構圖中,他們的作品使人感到“可游可居”,既有藝術內涵又富有吉祥含義,其創作手法值得現代人借鑒。

中國古代山水畫與風水學

山和水,是地球上最雄偉的自然景觀,也是人類賴以生存的兩大物質基礎,中國人歷來崇拜山水,敬畏山水,喜愛山水,親近山水。古代聖人大禹因治水而建千古奇功,造福後代,流芳百世;道家創始人老子以水喻道,指出柔可勝剛;儒家創始人孔子稱仁者樂山,知者樂水,把山水和儒家文化聯繫在一起。

古代堪輿家通過觀察山形水勢,尋龍點穴,選取最有利於人類生存繁衍的地方營建城鄉住宅,並形成了中國獨有的風水學。中國畫家陶醉於山水,寄情于山水。他們外師造化,中得心源,勤奮創作,不斷推陳出新,使山水畫成為中國繪畫三大科(山水、人物、花鳥)中最能代表中國傳統哲學思想和繪畫美學的畫科。

雖然風水學是實用學科,山水畫是藝術創作,但研究風水學和進行山水畫創作均以自然山水為主要對象,必須熟悉我國各地名山大川,摸清山水的來龍去脈,方能擇地必得吉,下筆如有神。風水學以趨吉避凶為宗旨,既重視山,也重視水,認為“山主貴,水主富”,山為地上之龍脈,水為山之血脈,“尋龍”要至山環聚,兩水交匯之處才可以“點穴”。山水畫的作者大部分是文人士大夫,他們不慕名利,淡泊虛無,追求寧靜致遠的境界,享受林泉之樂,對山水有不同的認識。他們在創作山水畫時既以現實中的山為基礎,又不受其拘束,常加上想象的成分,最終呈現在人們面前的畫面絕大多數是畫家理想中的山水圖。

風水學和山水畫融為一體始於東晉

對山水的認識和對山水的利用有差別,並不等於中國山水畫的發展和風水學毫無關聯。事實上中國山水畫在其發展歷程中一直受到風水觀念的影響,一些傑出的畫家和理論家還身體力行,努力將風水學觀念和山水畫創作融為一體,並取得了顯著成效。

東晉著名的文學家、訓詁學家郭璞在《葬書》中提出陰陽宅均要“乘生氣”方能致福。什麼是“生氣”呢?郭璞說:“夫陰陽之氣,噫而為風,升而為雲,降而為雨,行乎地中,謂之生氣。”又說:“生氣行乎地中,發而生乎萬物。”如何“乘生氣”呢?郭璞認為必須具備內外兩方面的條件,內在條件是地中必須藏有“生氣”,外在條件是“外藏八風”。內在條件的形成靠特殊的地質形態;外在條件的形成主要靠山和水。山體“千尺為勢,百尺為形”,大山有的“勢如萬馬,自天而降”,也有“勢如巨浪,重嶺疊嶂”,還有“勢如降龍,水繞雲從”等,小山有“形如燕巢,形如側壘,形如覆釜,形如植冠”等。山體“勢止形昂”則可藏風,水為“生氣”所生,有水即表明有“生氣”,源遠流長之水必然“生氣”旺盛,所以郭璞稱“得水為上,藏風次之”。另外,郭璞又提出左為青龍,右為白虎,前為朱雀,後為玄武的“四靈”說。

當時,郭璞的影響很大,朝野都很相信其風水術。畫家多為文士大夫,其中有很多人與郭璞相識,所以郭璞的山水理念對東晉畫壇也產生了影響。大畫家顧愷之不僅擅畫人物、佛像、美女、龍虎、鳥獸,而且獨創山水畫,為中國繪畫史開闢新紀元。從顧愷之寫的《畫雲台山記》可以看出,顧愷之的山水理念明顯受到風水觀念的影響。風水學“指山為龍”,把山脈直呼作“龍脈”,顧愷之稱畫山要“使勢蜿蜒如龍”,句中“勢”字與“龍”字均與風水觀念有關。風水學強調要左有青龍右有白虎,顧愷之稱畫中須有左右闕,並且要有重山之象,亦頗符合風水學的法度。

南北朝期間,擅山水畫者有張僧繇、陸探微、宗炳等人。張僧繇創沒骨山水畫法;陸探微的山水畫有“包前孕後,古今獨步”之稱,同時期的謝赫又首創“六法”之說,而“六法”中的第一條“氣韻生動”與郭璞風水學說中“乘生氣”之說有異曲同工之妙,兩者都以“氣”為本,以“生”為重,強調必須捕捉或表現出哺育自然萬物的“生氣”,才能達到最高的境界。

王維山水畫筆法布局與眾不同

到了隋朝,展子虔山水畫水平最高,史稱“子虔細描色暈,神意俱足,世誇為唐畫之祖。所作山水,咫尺千里,並皆突過前人”。唐朝中期,又出現了吳道子、李思訓、王維等山水畫大家。吳道子繪嘉陵江山水三百里一日而就。李思訓創青綠山水,筆力遒勁,賦色金碧輝煌,卓然自成一家。其子李道昭稍變家學,愈趨神妙。王維自創一種水墨渲染之法,其行筆着墨如春蠶吐絲、秋蟲蝕木,與李思訓的畫法截然不同。後人稱李思訓的青綠山水為北宗,稱王維的破墨法為南宗。

王維為唐代著名詩人、畫家。官至尚書右丞,世稱“王右丞”。他與孟浩然同為山水田園詩的代表人物,且擅山水畫,其作品被蘇軾譽為“詩中有畫,畫中有詩”,後一句成為後世文人畫的最高境界,王維因此也被奉為文人畫之祖。

然而,世人只知王維擅長寫意筆墨,卻不知王維對風水學頗有研究。他在構思山水畫時,每每考慮到風水布局,這從他寫的《山水訣》即可窺其奧秘。王維說:“初鋪水際,忌為浮泛之山;次布路岐,莫作連綿之道。主峰最宜高聳,客山須是奔趨。回抱處寺舍可安,水陸邊人家可置。村莊著數樹以成林,枝須抱體,山崖合一水而瀑瀉,泉不亂流……”文中“主峰”、“客山”、“奔趨”、“回抱”等詞語均為風水學術語,如果不懂風水學是不可能使用這些術語的。而且王維這段文字不僅是畫山水的口訣,也是風水學的選址原則。“主峰”即屋後山峰,“客山”即周圍朝向主峰的山,亦即“朝山”,有山來朝且呈奔趨之狀為“有情山”,若呈反背之狀則為“無情山”。“回抱”指房屋左右兩邊的“青龍砂”和“白虎砂”呈環抱狀夾護住宅。此外,王維所說的“水陸邊可置人家”也是風水學的選址要訣。

《輞川圖》庭院佔據上佳風水位

王維的繪畫實踐和他的繪畫理論是一致的。他晚年隱居藍田輞川,繪有《輞川圖》,此圖唐人摹本現藏於日本聖福寺。圖中繪群山環抱中的一處組合式庭院。庭院背後主峰高聳,主峰周圍有群山來朝;庭院兩邊有比主峰低矮的山體環抱;庭院前面有江河水流過,舟楫過往;庭院中有亭台樓閣,樹木掩映。從繪畫的角度講,此圖創造出一種淡泊超塵的意境。從風水學的角度講,王維此圖中的庭院佔據了上佳的風水位置。

(責任編輯:文恩)

留下一個答覆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